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影音介绍 >> 用26篇短篇小说,印刻2018年的中国文学
用26篇短篇小说,印刻2018年的中国文学
发布时间:2019-04-7 14:19:05 浏览次数:309

来源:《凤凰新闻》2019年4月7日

 用26篇短篇小说,印刻2018年的中国文学

       人民文学出版社自1977年起,即每年编选和出版年度短篇小说选和中篇小说选,两种年选曾经深得读者的喜爱,在文学界和读者中具有广泛影响。1994年后,这项工作一度中断。21世纪肇始,我们决定恢复中、短篇小说年选的编选和出版工作,向读者集中推荐优秀的中、短篇小说。

       人民文学出版社经典选本“21世纪年度小说选”,以职业编辑眼光从2018年度文学报刊发表的海量作品中,精选出足以代表当代文学高度与活力的26部短篇力作,作者涵盖莫言、李敬泽等享誉文坛的大家,张楚、张悦然、双雪涛、任晓雯等实力作家与王占黑、班宇、董夏青青、郑执等备受瞩目的新锐。

       王占黑 《麻将的故事》

       90后新锐作家王占黑获奖系列“街道英雄”之一

       90后年轻作家王占黑努力衔接和延续自契诃夫、沈从文以来的写实主义传统,朴实、自然,方言入文,依靠细节推进小说,写城市平民的现状,但不哀其不幸,也不怒其不争。——2018宝珀•理想国文学奖授奖辞

       莫言 《等待摩西》

       获诺贝尔文学奖后沉寂数年,莫言携新作强势归来

       据说有的黄瓜放到冰箱里还会生长,此事未亲眼目睹,不敢确认为真,但确有小说因过分贴近生活在写完之后又自行生长出了续篇。《等待摩西》就是这样的小说。——莫言

       蔡东 《照夜白》

       白马的前蹄划过夜空,照亮现代人内心的幽暗之境

       蔡东面对喧嚣的种种,亦能沉下心来,她有沉思的能力和耐力,能思及问题的根本。面对日常题材时总是能再进一步,再深一层。还懂得运用智性和诗性的力量,借此减轻现实的重量,摆脱现实的限制,让人物身上那些黏稠的泥淖逐渐风干,一一脱落。——李德南

       张楚 《中年妇女恋爱史》

       书写如蒲公英般在夜风中摇曳的“她们”

       张楚的《中年妇女恋爱史》以一系列社会重大的历史时间作为参照,呈现了一群普通女性从少女到中年的情感生活,无序无奈而又摇曳多姿,以斑斓的命运回应了时代的骤变。——洪治纲

       孙频 《在阳台上》

       善写灵肉之“疼”的80后作家孙频突破自我之作

       孙频的写作生猛酷烈,灵肉相煎。她文思飞扬,善从线头凌乱的现实中梳理出妥帖精准的叙述;她忧愤深广,善写沙子一样孤独存在的个体。孙频的作品,绝不世故圆通,罕见地保有单纯的激情,总于戏剧性转折中一剑封喉。——第六届“花城文学奖•新锐作家奖”授奖词

       胡迁 《看哪,一艘船》

       《大象席地而坐》导演胡迁遗作

       胡迁是一个在小说里面很坦诚的人,他对自己的剖析或者袒露到了一种相当相当勇敢的地步,这个勇敢也通过他最后选择离开的方式来证明。——张悦然

       须一瓜 《会有一条叫王新大的鱼》

       《烈日灼心》原著作者须一瓜,

       继续触摸人生的褶皱与裂隙

       须一瓜构建了比新闻更真实的生活图景,显示了作者对瞬间的把握力——这是文学新的、独特的课题。她善于利用外向的、新闻式的素材搭建桥梁,来抵达内向的文学世界。——卢一萍

       双雪涛 《女儿》

       机心巧构,用小说“刺杀”小说家

       双雪涛为中国当代小说展示出新的可能性。在围剿现实的寒冷征途中,他在语言、结构、叙事节奏等方面,获得了愈发精巧、成熟的驾驭能力。——第三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年度青年作家授奖词

       弋舟 《如在水底,如在空中》

       新科鲁奖得主弋舟“丁酉故事”之一:

       他们为靠近那道光,不惜涉险

       从丙申到丁酉,弋舟以他短篇创作的实绩做出证明,小说抽象的大脑始终要落实在气血的肉身上,落实在一个中国小说家驳杂的个人经验与感官上,弋舟相信他自己,推石上山,要真正地成为那个独一无二的个人,这就是我视他为少数者的原因之一。——李敬泽

       任晓雯 《换肾记》

       《当代》文学拉力赛2018年度中短篇小说总冠军

       《换肾记》以微小切口展现了社会现实内部的复杂现状。任晓雯以年轻作家对社会生活的独特观察,将一个普通的新闻事件有效转化为文学叙述,在思想观念逐步转型的社会背景下,重新审视“爱”的主题,生发出具有时代特征的新意味。——《当代》文学拉力赛授奖词

       郭爽 《饲猫》      

       以猫隐喻都市女性在家庭与社会中的重重困境

       阴影先于光焰,被拋先于自由,尘埃般的生命先于同情或遗忘。郭爽的传彩之笔,描摹出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基本的轮廓。——格非

       次仁罗布 《红尘慈悲》

       这红尘世界里不缺乏慈悲,只是我们的眼睛被愚痴蒙住

       在《红尘慈悲》中,我们读到的不仅仅是一个让人悲叹的故事,而是红尘中的那份灵魂的静谧。虽然不一定有来生,但是我们坚信在尘世中,有一种永恒,那就是深沉的爱和融入生命的信仰。——益西强杰

       班宇 《逍遥游》

       现象级文学新人班宇,

       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短篇榜首之作

       《逍遥游》作者班宇就像是从巨大的崩溃中幸存折返的人,他掌握着满手的细节,慢慢陈列一些,又藏起更多。一段翻滚着尘世悲欢的穷游,既看山河风景,也探幽微人心。——收获文学排行榜授奖词

       黄咏梅 《给猫留门》

       猫与人,谁才是最懂得掩饰伤痛的物种?

       黄咏梅的小说以女性的独特的视角,对于当下生活的细微处做了异常深入的表现,她能够将女性的人生面对的种种感情、生活和价值的挑战和危机,刻画得非常淋漓尽致。——张颐武

       李敬泽 《夜奔》

       “新锐作家”李敬泽的“李敬泽体”小说

       李敬泽的《夜奔》,让人联想到39年前王蒙的《夜的眼》,但意味却迥然不同。作家并没有赋予作品明晰的思想意蕴,但我们却感受到了一个知识分子面对现实的那种荒诞感、困惑感和沉重感。——《文学报》年度短篇小说综述

       肖克凡 《特殊任务》

       小说家的“特殊任务”就是一次次重新从往事出发

       肖克凡老师是能在从容中写出火候的作家,而真正的火候也许都是从容之中写出来的。风吹草低见牛羊,是这种小说的气象,在有些时候,风吹草低的气象强于狂风暴雨的气势。——石一枫

       朱山坡 《深山来客》

       暗藏冰山的短制,写出情感感召的力量

       极少到青年作家像朱山坡那样,低调与才华兼具,热情与冷峻并置,质朴与智慧浑然一体,世事洞明又有赤子之心……——林白

       张惠雯 《沉默的母亲》

       以沉默的美学,书写母亲们为家庭所消耗的生命

       无论是中国故事还是新移民故事,她都不是致力于详述情节与细节,而是在认真地审视和诉说人的感情,传递她对人性问题的尖锐与怜悯。——戴瑶琴

       斯继东 《禁指》

       洗涮烧饭与抚琴打谱,各自有各自的郑重与坦然

       江南文化与士子风度的当代镜像。越人斯继东有能力看到一种属人的优雅高贵就在世上人家的日用起居之间。——收获文学排行榜授奖词

       张悦然 《法力》

       道别并不发生在转身的那一刻,它是此后不断繁衍的梦

       张悦然小说的价值在于:记录了敏感而忧伤的少年们的心理成长轨迹,透射出与这个年龄的心力极为相称的真实。这种真实来自这代人的心灵深处,其实并不便于随意示人。他们喜欢什么,厌恶什么,向往什么,抵制什么,这些都能在她的小说中找到答案。——莫言

       小白 《离岸》

       一段有毒的蜜月之旅,一个不可能的犯罪现场

       小白是我敬仰的作家,他对写作之道了解之深入,足以令人信赖他的性研究,他的缜密、透彻、机锋、趣味乃至诚挚华丽,甚至使他的见识看上去富有肉体的欢畅。——孙甘露

       范小青 《角色》

       《扬子江评论》2018年度文学排行榜短篇榜首

       范小青却不跟时代风,而是一直在安安静静地写。她的作品一直有一个潜在的稳定的东西在,这是她多年来可持续写作的内在动力。——王安忆

       鲁敏 《球与枪》

       鲁迅文学奖得主鲁敏新作,与监控摄影头多情对视

       鲁敏关切复杂的都市生活,独辟蹊径,敏锐地探索人的精神疑难。不避尘埃,与她的人物一起经受困惑和考验。——鲁迅文学奖授奖辞

       董夏青青 《费丽尔》

新一代军旅作家的“边塞诗”

       董夏青青成熟大气的文学风格和对“坚硬”题材的把握能力,令人印象深刻。仿佛当代的“边塞诗”,闪着金属的光泽,泛着边地的寒气。——“人民文学•紫金之星”短篇小说奖授奖词

       姚鄂梅 《旧姑娘》

       母亲不会老,顶多会变成一个旧姑娘

       传奇是容易写的,平凡生活却不易写出一番况味。《旧姑娘》凭借平淡的细节、平实的文字和对平常生活的透彻理解,以及作为现实生活中的母亲的想象力,将作品的家庭伦理元素不断拓展,并上升到社会伦理的开阔视野和格局。——喻向午

       郑执 《仙症》

       2018“匿名作家计划”首奖作品

       一部北方档案。以冷峻的文字和强烈的现场感,还原了疯癫个体与家族成员的群像。魔幻与现实感并存,内在张力充盈。在这片爱的荒原,人们以绝处求生的意志找寻爱之星火、生之意义。——“匿名作家计划”首奖授奖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