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江涌专栏 >> 货币文明: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货币文明: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发布时间:2018-11-28 10:16:28 浏览次数:51

来源:《金融的神话》

文/江涌、高寅

        人类文明历经多种形态,一般包括狩猎文明、游牧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也包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还包括宗教文明、政治文明、生态文明、道德文明等,不同视角有不同的概括。随着货币的诞生,货币在人类的生产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早已成为人类发展的必备要素。作为一种文明形态,货币不仅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对人类其他文明也产生深刻影响。

        一、“第一杠杆”将人类推向货币文明

        货币具有无比强大的经济和非经济功能,日益成为社会关系的重要纽带和社会发展的“第一杠杆”,成为促进“地球文明”不停发展的重要力量。任何“货币事件”不仅限于经济领域,更作为“文明事件”对政治、文化产生直接而复杂的影响,成为现代文明的重要现象。 

        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首次将“货币与文明”联系起来,认为货币的不同形式是体现文明发展状态的重要线索。恩格斯也将金属货币、资本、利息、高利贷、商人等作为人类跨入文明门槛的主要特征,其首要因素就是“货币”。 

        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到较高阶段、生产关系提升到一定程度后,人类文明因货币的广泛深入使用而得到了一次升华,这就是货币文明。货币文明是人类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货币形态、货币制度以及货币理念的总和,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自货币诞生那一刻起,货币文明就开始孕育,数千年的锤炼已经将货币及货币文明锻造成人类文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随着货币的作用越发重要,货币文明的地位越发巩固。

        就具体内涵而言,货币文明包括四个方面:全世界各国所使用、交易、交换的各种自然货币、人造货币和电子货币等;由各种货币所衍生出来的货币市场、证券市场、股票市场、保险市场、金融衍生品市场等;通过货币将世界各国和地区连接在一起的国际贸易体系和国际金融体系;由货币所引发的对人类生存与发展意识的改变与进步,这种意识将指引人类更好地走向未来。

        二、货币形态演变的文明记忆

        文明初级:自然货币。货币是固定地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从货币诞生那一刻起,最初货币总是以自然物形式存在的,当时的人类文明发展阶段不足以支撑对自然物进行更加精细和复杂的改造。因此,能够为交换双方所共同认可的自然物品就扮演了货币职能。历史上出现的一般等价物主要有盐、龟壳、贝壳、动物毛皮、天然珠宝,甚至木头、石头等等。以自然物品形式出现的货币,是人类生产力进步进而导致物质产品丰富的必然结果,一方面有了剩余自然物品充当一般等价物的角色,另一方面剩余物品的增加使彼此之间的频繁交换成为可能。自然货币形态反映了人类文明的初级阶段,在该阶段货币文明开始孕育并具备了雏形,反应了人类生产力的进步与发展。

        文明中级:人造货币。“文明的出现带来了更加复杂的劳动分工和经济组织体系,如专业从事纺织、陶艺、金属冶炼和其他工艺的全职工匠出现了;建筑师、工程师、药剂师和其他职业出现了;重量和长度单位制度化了;数学发明了;原始形式的科学萌芽诞生了。” 第一次工业革命将人类带入蒸汽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将人类领入电气时代,而正在发生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则将人类推向了以信息网络化、人工智能化为主要特征的新时代。工业文明时代到来,使人类的专业化分工日益清晰而明细,科学发展日新月异,由此推动工业技术不断进步,这些都明显体现在货币形态上。铸造技术的发展使得金银能够被加工成各种便于携带的形态与大小的货币,雕刻技术的进步使得硬币能够精细地反映出其所代表的国家、面值以及其他明显特征,“一个国家现有的金属货币量,不仅要够商品流通使用。它还必须够应付货币流通的变动”,“现有货币量分为贮藏货币和流通货币的比例是不断变化的,但货币总量总是等于作为贮藏货币而存在的货币和作为流通货币而存在的货币之和” 。印刷防伪技术的改进,使得票据尤其是纸币最终成为当代国家最常使用的货币形态之一。此外,在特定的区域、特定的历史时期,香烟等流通性好的物品也曾成为人们用来进行交易的货币形态。人造货币形态反映了人类文明的中级阶段,在该阶段货币文明已经显示出了成熟的特征,反应了人类生产力的显著提高以及生产关系的不断进步。

        文明深化 :电子货币。电子计算机的发明和国际互联网的出现,使得货币拥有了当前最闪亮也最捉摸不定的形态——电子货币。电子货币使得货币在全球金融系统中只是一个用不同国家货币标注的数字符号而已。自然货币和人造货币以实物为具象,主要是通过实物在买者和卖者之间进行转移;而电子货币则是以虚拟电子数字符号为具象,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介质在买者和卖者之间进行转移,如果电力、网络和计算机出现系统问题,那么电子货币就成为虚无缥缈的“空头支票”。电子货币使得贸易和金融交易在转瞬之间即可完成,极大地节省了时间、人力、物力与财力。“流通费用被压缩到最低限度,货币力量得到更为强大的发展,促进了货币向资本大规模的转换;而没有脱离贵金属之上的新的货币形式,现代资本文明的充分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 

        虚拟货币极大地节约了货币制造成本与商品交易成本,但是倘若没有全球信息网络、电子计算机以及居民对于网络技术文化的熟知,电子货币就不可能产生。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而言,要想使用电子货币,在先期投入的软硬件设施以及培训文化知识的成本都是巨大的。一个国家越是发达,居民受教育程度越高,那么该国电子货币的普及化程度就会越发明显。电子货币形态反映了人类文明的深化阶段,在该阶段货币文明已经显示出了向高级化发展的特征,这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大表征。

        三、货币文明对人类社会发展影响深远

        其一,彻底摆脱人身依附关系。

        在货币作为等价物被大规模接受以前,社会中的人身依附关系十分原始而野蛮。“大多数生产性工作是由奴隶或与奴隶地位相似的农民来完成的,即使他们有机会改进技术,他们的回报即使有也是极少的,不外乎收入高一点或劳动少一点。” 15至19世纪,欧洲殖民者在非洲大陆疯狂捕猎黑人,将他们掳往美洲,从事罪恶的黑奴贸易。美英等西方国家的发达与繁荣正是以数以亿万的黑奴鲜血与汗水铸就的。黑奴依附于当地种植园主、地主或者资本家,动辄施以枷锁与皮鞭,苟且偷生,命如草芥,境况无比凄惨。

        此外,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在封建制度占主导地位的条件下,农民(农奴)对地主同样有着紧密的人身依附关系。农民(农奴)对国家有承担徭役、实物地租的义务,对地主负有上交实物地租的义务,繁重的苛捐杂税将农民(农奴)的劳动剩余褫夺殆尽,丰年勉强养家糊口,凶年则难免忍饥挨饿。“在封建时代,现金支付并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唯一的纽带。卑贱者同高贵者之间的关系,不只是买者同卖者的关系,而且是多方面的关系,即官兵的关系、忠顺的臣民同君主的关系等。随着货币最后获胜,一个不同的时代出现了。” 

        货币的大规模使用,使得农民(农奴)对国家和地主的赤裸裸人身依附关系渐渐淡化。在资产阶级革命后,农民(农奴)得到了政治意义上的解放,不再受到残酷的生命剥夺,解放了的农民(农奴)只需要上交一定数量的货币就可以减免徭役或者作为地租支付。“凡是货币关系代替人身关系、货币贡赋代替实物贡赋关系的地方,封建关系也就让位于资产阶级主义。” 尽管货币使得原有的赤裸裸的人身依附关系转变为经济依附关系,尽管新的阶级剥削压迫替代了旧的阶级剥削压迫,但是必须指出,这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

        其二,促进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

        想像一下没有货币的日子:一个有马的人想买茶,而有茶的人不要马而想要刀,因此有马的人必须先去找一个有刀并且需要马、同时价值又相等的人相交换,拿交换到的刀后去交换茶。即使在通信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如此繁杂的交易过程会让诸多人士望而生畏。货币的出现使得商品之间的交换摆脱了各种因素的干扰与繁琐的流程,只要买卖双方持有共同认可的货币,在买卖过程中,买方付出货币,卖方交出商品,交易就能达成。

        “货币主义把为世界市场进行的生产,以及产品到商品从而到货币的转化,正确地宣告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前提和条件。当它以重商主义继续向前发展时,起决定作用的”“是剩余价值的生产了”,“这种剩余价值这样一来就表现为剩余货币,表现为贸易差额中的余额”。 货币的出现以及广泛使用,极大提升了市场作用,加速自然经济向商品经济、市场经济转变。在商品抑或市场经济条件下,只要有足够的货币,生产者就可以在市场中买到相关的生产要素而组织生产,消费者就可以在市场中买到所需商品而进行消费,经济活动与社会活动由此不断走向兴盛繁荣。

        纵观人类发展历史,和平发展与战争革命交替存在。单就时间而言,和平时间更久些,但是就程度而言,战争革命带来的毁灭性打击足以摧毁任何和平发展成果,并且恶劣影响深远,几代人甚或几百年都难以抚平创伤。以往世界各国各地区各种族之间多是血淋淋的掠夺与杀戮,是你死我活的竞争余战争。但是,货币文明的到来使得竞争方式逐渐出现重大改变,世界开始由掠夺杀戮向经济竞争转变。

        其三,加剧金融动荡,恶化经济危机。

        “货币是经济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甚至货币结构中出现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变化,也会对经济产生深远而预料不到的后果,但在很大程度上,货币又是一个看不见的因素。” 汇率、利率、外汇资产、国债、GDP等等都成为各国广泛关注的经济指标,国家之间的竞争更多地转向经济领域,动荡也主要体现在经济领域,激烈的经济竞争而导致动荡,最突出的莫过于“货币战争”。尽管“货币战争”没有刀光剑影的直观,没有血与火的残酷,但是它会造成比“有硝烟的战争”范围更广、幅度更大的破坏性与杀伤性。

        “在资本主义生产中货币不仅起流通手段的作用,而且也起货币资本的作用,同时又会产生这种生产方式所特有的、使交换从而也使再生产(或者是简单再生产,或者是扩大再生产)得以正常进行的某些条件,而这些条件转变为同样多的造成过程失常的条件,转变为同样多的危机的可能性。” 自资本主义诞生以来,瘟疫一般的经济危机周期性爆发,货币文明的深化(如电子货币)使得区域经济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发展更加迅速,通过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将世界各国和地区紧密连接在一起。

        随着货币广泛运用(如金融衍生品),在一国爆发的经济危机(金融全球化下越来越多地表现为金融危机),会很快传染到相邻与相关国家,尤其是处在世界资本主义中心的国家发生经济危机时,对国际金融与世界经济的冲击尤为明显。美国次贷危机通过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的传导机制,使得全球遭殃。次贷危机的冲击波不仅局限于金融经济,而且不断向相关各国社会、政治、文化等领域渗透,其影响之大、影响之深远,前所未有。

        其四,超越意识形态对抗,促进国家民族融合。

        14至15世纪,地处地中海的意大利出现了世界资本主义萌芽。1922年,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诞生。伴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峙在“冷战”期间不断推向高潮,而且一度出现剑拔弩张的军事对抗局面(如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然而,1991年随着苏联的解体,随着中国奉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昔日政治意识形态的对抗逐渐缓和。面对开放的全球市场,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似乎捐弃前嫌,抛却意识形态的纠葛,实现日趋紧密的经济合作与经贸往来,积累货币成为一项重要的国家发展任务。货币越多,国家就越有财力和能力去进行各种建设,企业就越有资本进行再投资、扩大再生产并赚取更多的利润,个人就越能提高自身的生活水平并获得更高程度的满足感。正是货币文明,化干戈为玉帛,化冷战对峙为经贸往来,商业竞争超越了意识形态对抗。正因如此,在那些国际主义者看来,货币文明下的闷声发财正令世界走向一体化,走向大同。

        一个国家要想统一并且强大,货币一体化是先决条件。秦灭六国,一统天下,其中“钱同币”即统一全国货币,是其重要一环。当代,欧元已经吸收了近二十个国家的货币,欧元区成员国实施共同的货币政策,为欧洲统一大市场建设进而实现欧洲一体化提供了新契机、新基础、新条件。

        “货币符号本身需要得到客观的社会公认,而纸做的象征是靠强制流通得到这种公认的。国家的这种强制行动,只有在一国范围内或国内的流通领域内才有效。” 货币成为国家民族实现融合发展的重要促进力量。统一的货币制度以及使用习惯,使得一定区域——国家的物理形态——对居民有着日趋增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货币在国家统一和民族融合进程中扮演着物理与精神认同角色。经济越是发展,财富越是增加,货币使用越是广泛,民众对于国家和民族的认同感和自豪感也越是增强。

        其五,改变计量价值方式,促使价值观念变化。

        在货币诞生之前,人类所有的价值都没有办法进行有效量化,而在货币诞生之后,只要标准设定合理,任何事物与活动都可以折合为一定量的货币。这是人类由无序盲目发展向可计量发展(数字管理)所迈出的一大步。比如,过去人类对于生态破坏以及环境污染问题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破坏多少以及污染大小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数目,但是通过货币计量,以“触目惊心”的方式,很快便清楚GDP增长是以多少“沉没成本”为代价的。目前,“绿色GDP”的研究与测度已经成为学术界的热门话题与课题,各方专家学者纷纷拿出不同的研究成果,能够得到国际公认的计算方式还需进一步检验论证。

        在货币文明出现之前,人类对于自然、宗教与权力产生了极大的崇拜热情,一切唯自然、宗教与权力马首是瞻。但是,在货币诞生并被广泛使用之后,货币渐进地取代了一切追逐的热情与狂热,晋升为价值崇拜物。货币使得芸芸众生越来越多地向钱看齐,金钱不是万能,没钱万万不能。有货币就能生存,有更多货币就能发展。有不少货币就是中产,有大量货币就是富豪,有天量货币就是寡头,可以藐视一切。“货币资本的循环,是产业资本循环的最片面、从而最明显和最典型的表现形式;产业资本的目的和动机——价值增值,赚钱和积累——表现得最为醒目(为贵卖而买)。” 

        货币的变化改变了人类的世界观与价值观,马克思所言的货币拜物教由此得到了清晰地验证。在某一节点,货币为王的时代到来了。追求货币并非罪恶,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并非取之有道,一些人为了货币不惜铤而走险。“昨天,资产者还被繁荣所陶醉,怀着启蒙的骄傲,宣称货币是空虚的幻想。只有商品才是货币。今天,他们在世界市场上到处叫嚷:只有货币才是商品!他们的灵魂渴求货币这惟一的财富,就像鹿渴求清水一样。” “货币不仅是致富欲望的一个对象,并且是致富欲望的唯一对象。” 

        其六,世界货币成为经济霸权的重要手段。

        近百年来,战争与殖民是西方国家对广大殖民地及发展中国家的掠夺手段。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处于世界中心的西方国家再也无法维持原有的赤裸裸掠夺方式,转而通过经济交往尤其是货币流通对世界进行隐蔽地掠夺。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以军事霸权为基础,以美元霸权为手段,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渗透与操控,对世界主要是发展中国家进行掠夺。

        “世界货币作为一般支付手段、一般购买手段和一般财富的绝对社会化身执行职能。” 长期以来,美国通过美元这一世界货币,向全世界收取铸币税;通过金融市场的主导地位,操纵金融资产价格涨跌,获取巨额收益;通过国债发行与利率调节,来控制国际资金以华尔街为中心在全世界环流;如今在石油美元岌岌可危之际,又通过打造粮食美元,希望延长美元的霸主地位。

        四、货币文明与人类其他文明相互影响

        货币文明作为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推动物质文明不断前进,不断使物质文明迈上新的高度。物质文明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迄今为止,人类三次工业革命的实质都是为了促进物质文明的发展。货币文明能够对物质文明的成果进行具体的货币量化,使物质文明的大小多寡得以衡量。与货币文明相伴的国际贸易、国际金融以及由此所衍生出的资本市场,对能够生产物质财富的工业,投入源源不断的资本,从而使物质文明创造有了坚实的实际支撑。“城市的手工业者、商人是城市文明的体现者,也是货币文明的行动者。城市力量的崛起显示出决定芸芸众生的命运不再是出身和门第,而是财富力量。人们开始‘学会’向财富表示敬意,而不再是宗教领袖、战争英雄、显赫的贵族。”  

        货币文明对精神文明存在正向与反向的双重作用:一方面,货币文明的发展能够促进精神文明的进步,《史记·管晏列传》有写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货币财富的增长将使得人类有能力、有基础去追逐更高、更好的精神层面的文明发展;另一方面,货币文明可能使人类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货币财富上,对高尚的精神文明建设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如果一切向钱看齐,那么精神文明建设不仅无从谈起,而且很可能走上邪路。

        货币文明与政治文明互相促进、共同发展,只要能够指引得当,二者将进入良性的发展通道。国泰民安、政通人和、社会和谐、制度完善是政治文明的基本要素。货币文明包括货币体系的完善以及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将为政治文明要素的全面提升提供基本的物质支撑。但是,要防止货币力量膨胀独大,有效节制资本,避免权力被关进由资本设计的制度笼子里,从而阻碍政治文明的发展甚至窒息政治文明。政治文明也会影响货币文明的发展,良好的政治制度将为货币文明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不良的政治制度将破坏货币文明的发展与和谐。

        随着社会实践的不断推进,以及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人们,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来一时的经济增长,得不偿失。生态文明由此逐渐深入人心。货币文明的深化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生态文明意识的强化,以及巩固生态文明所取得的成果:一方面,金融作为货币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繁荣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升级转换,有助于低碳节能环保等新发展模式的实现,从而替代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的旧发展模式;另一方面,发达的金融资本市场还能够为环境保护以及污染治理提供资金支持,把金山银山转化为绿水青山。

        可以说,有了人类社会,就有了宗教。一些宗教早已经跨越地区和种族界限,散播于全世界。在某种程度上,宗教对人类的影响力与控制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影响。货币与货币文明也超越地区与种族的界限,取得了与宗教及宗教文明类似的作用与影响。人们对货币的虔诚程度有时候甚至已经超过了对宗教的虔诚程度。“金钱是一切事物的普遍的、独立的价值。因此它剥夺了整个世界——人的世界和自然界——固有的价值。金钱是从人的劳动和存在的同人相异化的本质;这个异己的本质却统治了人,人则向它顶礼膜拜。” 宗教能够给人带来心灵上的归宿与慰藉,货币除此之外,还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物质享受。对于芸芸众生而言,货币文明可能更具有吸引力。

        人之所以成为人,就是因为人不仅具有自然属性,还具社会属性。而社会属性的核心在于人类拥有道德,具有善恶标准,有羞耻之心。道德文明是人类文明不断走向高尚的源泉与动力。文明不能离开道德,因为没有道德文明,就不可能有货币文明。我们不能设想,人类社会可以允许,一个异己甚或毁灭自己的力量与文明的存在。但是,随着金融资本与金融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实用主义者、金融投机家把货币文明与道德文明越来越明显地对立起来,形成对货币的盲目崇拜与极度追求。为了追求更多的货币,一些人会不顾礼义廉耻,不惜铤而走险,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当今世界的金融家鼓吹,“金融市场不是不道德的,而是‘超道德’的或者说,与道德无关的。” “市场价值是‘超道德’的,即是与道德无关的,而社会价值又是典型的道德问题;市场价值是关于胜败的,而社会价值是关于对错的,它不在乎胜负。如果别人做什么,我们也做什么,那么,我们就会成为一项竞争的参与者,战胜竞争对手就是一切;如果我们真的相信道德价值,那就应该只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即使别人不这样做。” 这是一个极其典型的实用主义理解,是对货币文明的曲解。这种曲解造成了货币文明与道德文明之间现实的或潜在的冲突,为了人类文明的健康发展,必须划清货币文明与曲解的货币文明之间的界限,防止扭曲的货币文明侵蚀道德圣地。

        五、结语

        从当代视角而言,货币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深化阶段,促进了人类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从数百万年人类进化视角而言,货币文明只是人类文明行进中的一小步,但是毫无疑问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货币文明的影响下,人类各种不同类型的文明在保持差异化的基础上,共通共融共享性越来越多,冲突分歧不断减少。可以预见,货币文明将进一步发展完善,与其他人类文明一起,引领人类不断迈向更加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