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江涌专栏 >> 犹太人与货币文明
犹太人与货币文明
发布时间:2018-12-05 09:24:23 浏览次数:49

来源:《金融的神话》

文/江涌、高寅

        有一个民族,虽然数千年屡屡遭受排斥、种族歧视甚至屠杀,但是依然生生不息;虽然数量占世界人口微不足道,但是诸多领域创造了令全世界为之惊叹的成就,掌控着西方社会的重要权力与财富;虽然成为世人所唾弃的高利贷放贷者、诸多经济动荡的制造者,但是为人类货币演变乃至金融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虽然散沙似地分布在全球各地、使用不同语言,但是具有高度凝聚力,成为一类具有典型特征的精神共同体。这个迄今仍毁誉参半、令人羡慕嫉妒恨的民族就是犹太人。要深入科学地分析货币文明的变迁发展,不能也无法回避犹太人。犹太人历史就是一部人类货币文明发展历史的缩影。

        一、犹太人选择货币

        (一)苦难辉煌的千年历史

        犹太人的祖先是属于古闪米特人的希伯来人。约公元前20世纪至前17世纪,希伯来人开始游牧于阿拉伯半岛西南部地区,直至向迦南地区 以及埃及迁徙。建立于约公元前1030年的希伯来王国在前930年分裂为北部的以色列王国与南部的犹大王国。 之后,随着外部民族入侵,以色列王国和犹大王国先后灭亡。犹太人从此四散流离,几度复国,几度又被外族或者其他宗教势力所摧毁。1947年11月29日,在美国主导下的联合国大会投票通过了一项将巴勒斯坦分割成一个阿拉伯国家和一个犹太国的议案。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建国。建国后的以色列与周边地区的纷争甚至战争从未停歇。纵观犹太人的历史,就是一部荆棘丛生、坎坷遍布的苦难灾难史。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统计数字,2007年,犹太人占世界总人口的0.23%,也即意味着百分之一中的四分之一。” 犹太人尽管数量少、灾难多、流动性大,但是在经济、政治、文学艺术、医学、哲学、科技、军事等众多领域取得了卓越成就。“从1901-2001年共有68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其中犹太人(或者说犹太裔)就有152位,占获奖人数的22.35%。其中获物理学奖的有39人,占物理学获奖总数的24%;化学奖获奖者23人,占16.8%;生理学和医学奖获奖者51人,占29.1%;经济学奖获得者18人,占47.37%;文学奖获得者12人,占13%;和平奖获得者9人,占10.98%。” 地球若无犹太人,哪将会是什么样?

        (二)始终游荡的反犹主义

        几千年来,由于犹太人的“特立独行”,相关“反犹太人”的言论与行动从未停歇。约公元前1230年(或前1250年),埃及人驱赶犹太人,摩西带领族人逃出埃及;公元前722年,亚述王萨尔贡二世占领撒马利亚,以色列王国灭亡;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攻陷耶路撒冷,犹大王国灭亡。 公元元年前后,罗马人对犹太人进行镇压与迫害;公元70年与135年,犹太人两次起义都被罗马人镇压并遭受人数减半的屠杀;公元412年,西班牙的犹太人被强迫改信基督教,在欧洲天主教排斥犹太教的极端行为时而不时发生;公元11世纪,十字军东征剑指犹太人。

        在18世纪,“无论何处,犹太人都被排除在中央或地方的政府机构外,也排除在律师、议会、军队、大学外。这不仅适用于西欧许多国家,如法国、荷兰、英国,也适用于美国” 。1939-1945年,欧洲犹太人遭到纳粹大屠杀。在很多国家,凡是犹太人成规模、有所成就的之时,基本上都会遭受不同程度的排斥乃至迫害。就是最顶尖的犹太科学家,也需要有声称其“与其他犹太人不同”的推荐信才能在顶尖大学获得教职,“数学家理查德·费曼——一位国际公认的天才——在1939年仍然需要一封特别的推荐信才能被普林斯顿大学所接受”,“爱因斯坦,也需要一封类似的推荐信,才能在苏黎世大学得到他的教授职位”。 以上这些都是“反犹太人”行动中广为人知的,至于那些地方性的歧视法规以及其他民族或者宗教对犹太人的侮辱更是不计其数。

        (三)被迫选择货币金融

        反犹主义在犹太人历史上断断续续,一方面对犹太人造成了极大摧残,另一方面对犹太人的行事方式、散居特点以及经商氛围造成了重大影响。“犹太人的想象中的民族是商人的民族,一般地说,是财迷的民族。” 从古代开始,流散在西欧地区的犹太人就被禁止从事农业、手工业以及正统的国家职位,甚至禁止拥有个人财产(主要指不动产),从事货币放贷行业,在某种意义上,成为犹太人迫不得已的选择,基督教禁止基督徒放贷收息,高利贷则更是罪恶,犹太教虽然也禁止高利贷,但是对异教徒放贷没有明确限制。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西方有句名言,上帝是公平的,他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打开了另一扇窗。从事职业的种种禁忌一方面限制了犹太人,另一方面也成就了犹太人在货币金融领域的辉煌成就。“十字军在商业圈内激起了许多反犹情绪,而各个国家日渐壮大的商业阶层组织起行会,将犹太人排挤出市场”,“一切谋生渠道都向他们关闭了,剩下的唯一可能是成为放债者”。 个别善于货币经营以及政治投机的犹太人,甚至成为了“宫廷犹太人”,专司为皇家贵族打理货币事宜。“在西方古代史中,几乎每个君主、统治者和独裁者都会在宫廷中拥有一些犹太人,作为统治者与他所统治的犹太人之间的联络者。这些宫廷中的犹太人往往成为非官方的顾问、国库管理者或使节。” “在整个16、17、18世纪,无论作为军队的供应者,还是作为君主们寻求财富支持的富人,犹太人都影响最大。” 

        (四)遍布四海的货币平台

        相对于固定资产或者庄园田地,货币资产具有充分流动性,易于携带转移,因此常常遭遇排斥甚至迫害的犹太人,选择货币作为谋生乃至发展的手段,就顺理成章了。被迫到处迁徙、四海为家的犹太人,从地中海的威尼斯、热那亚,再到欧洲大陆的西班牙、荷兰,直至英国,最后到美国,从原先的城邦到近现代的民族国家,都有一个不变的特质,那就是这城邦或国家都是犹太人寄居的壳(平台)。16-17世纪,“犹太人控制了西班牙的羊毛、丝绸、染料、糖、胡椒、印度香料和珠宝贸易。整个出口贸易的很大一部分由犹太人从事,他们为威尼斯人供货,并从货物的出售中提取佣金;他们同时还是证券经纪人。” 

        犹太人到哪里,就将其货币理念、经营理念以及民族精神带到哪里,很快就可以在当地站稳脚跟。1733年,汉堡的参议院档案馆中的一份报告中记载:“无论在大商人阶层、制造商还是在日用品供应商中,犹太人统统占据了重要位置。他们令人讨厌,却又不可或缺。” 一旦所在地出现“反犹”倾向,犹太商人便立即进行空间挪移,不管是在哪个国家或者地区,犹太人只是更换了实践货币与经商理念的地点而已。伴随民族国家的出现,伴随着犹太人区域迁移,当然也伴随着经济金融的发展,其所经营的货币也由一般金银货币向国家主权货币进行转移。在当代,犹太人对国家的依附比以往更加紧密。“犹太人用犹太人的方式解放了自己,不仅因为他掌握了金钱势力,而且因为金钱通过犹太人或者其他的人而成了世界势力。” 

        二、犹太人操控货币

        (一)群星璀璨的经济学家

        在犹太人中产生了众多鼎鼎大名的经济学家。有奠定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理论的卡尔·马克思,“人们将当今世界东西方的对立,喻为两个犹太人耶稣和马克思的对立,因为耶稣是西方世界的精神领袖,而马克思则是东方社会主义的代表” 。同样有着非常深邃社会思想的经济史学家、经济人类学家卡尔·波兰尼。此外,还有凯恩斯主义的集大成者保罗·萨缪尔森,有库兹涅茨周期创始人、国民收入核算理论的提出者西蒙·库兹涅茨,有社会选择理论、投票悖论的定义者肯尼斯·阿罗,有坚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而反对社会主义、凯恩斯主义和集体主义而著称的冯·哈耶克,有货币主义鼻祖米尔顿·弗里德曼,有新国际贸易理论的创立者保罗·克鲁格曼,还有现代管理学代表人物彼得·德鲁克等等。

        “在流派林立的当代西方经济学中,主要分为三大派,一派是以犹太人萨缪尔森、克莱因、莫迪里亚尼和索洛为代表的新古典综合派”,“第二派是以犹太人哈耶克和弗里德曼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派;第三派是以犹太人库兹涅茨和西蒙为代表的以解决各种实际问题为目标的经济学家”。 若说当今西方经济学主要反映的就是犹太人的经济思想,并不过分。犹太人掌控着西方亦即世界的经济话语权。西方经济学大师凯恩斯有句名言: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的思想,无论是对还是错,实际上都要比一般人想象的更为有力。这个世界确实是由少数精英统治的。那些相信自己在智力上不受影响的实干家往往是那些已经过世的经济学家的奴隶。那些当权狂人信奉的其实也不过是若干年前某些末流文人狂妄思想的零碎而已。犹太人的思想尤其是经济思想对当今世界的影响广泛而深远。

        (二)翻云覆雨的金融大鳄

        “以色列人如同太阳一般掠过欧洲上空:他们到来,万物复苏;他们离去,万物凋零。” 犹太人中涌现了一批又一批控制货币的银行家、金融家。“沃伯格家族势力的崛起,归功于德国城邦重工业的成长;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功,则归功于对皇族的忠心。” “19世纪中期有条著名格言:‘全欧洲只有一个政权,这就是罗斯柴尔德:众多的银行是其走卒,商人与工人是他忠实的士兵,而投机则是其利剑’。” 商业银行决定了前工业革命时代,投资银行则深刻影响后工业革命时代,掌控时代钥匙的前者是伦敦城,后者是华尔街,而身居伦敦城与华尔街金融中枢的依旧是犹太银行家。

        多年来,叱咤国际金融市场上是以高盛、美林为代表的投资银行集团,它们长袖善舞,在世界经济舞台兴风作浪,不仅臣服一个个企业机构,而且挑战一个个主权国家。成功时,威风八面,涌起一轮接一轮泡沫,触发世界经济“非理性繁荣”;失败时,在国际金融市场掀起惊涛骇浪,如雷曼兄弟破产多年后仍余波荡漾。呼风唤雨、翻云覆雨的不只是高盛、美林等华尔街金融巨头,更有像乔治·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敢于对英镑等主权货币发动袭击,且屡屡得手。巨头与大鳄与时俱进,不仅操控货币与投机资本叱咤金融市场,更通过对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使货币进入企业,控制产业资本,形成金融资本,实现万能垄断,操控国家政权。

        (三)操纵世界的货币精英

        “如果没有犹太人提供军用物资和必不可少的军费,美国恐怕不可能取得完全的独立。” “美国的犹太人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具实力、最富足、最有影响力的群体,其中自然包括银行家、企业家和经济学家。” 以洛克菲勒为代表的犹太金融家,利用金融危机(1907年)以及美国政府的财政困境,于1913年建立了独立于美国政府的联邦储备体系——名义上是美国的中央银行,实质是由犹太财团掌握的私人机构——掌握美元发行流通与监管的权力,如此原本作为独立主权货币的美元,实质上不再具有昔日的纯公共产品性质与主权地位。在犹太财团与美国国家利益一致时,美联储可以照顾美国的利益,而当犹太财团与美国国家利益矛盾时,自然会牺牲美国国家利益,而维护私人利益。这与英格兰银行(犹太财团控制的英国中央银行)有着同样的逻辑。

        在美国实力与势力上升时期,犹太财团与美国国家利益大体一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通过道威斯计划和杨格计划奠定了美元在欧洲的主体地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定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核心地位。毋庸置疑,犹太财团为美元国际化作出了积极而且是巨大贡献。犹太财团在美国的实力与势力是如此强大,以至于他们从不忌讳将自己的代理人输送到行使国家权力的关键岗位,包括美联储主席这样的重要职位。新近连续四任美联储主席如保罗·沃克、艾伦·格林斯潘、本·伯南克、珍妮特·耶伦都是犹太人。主权货币凝聚国家权力,美元作为世界核心货币,凝聚了撼动世界经济的能量,但是犹太人控制着国家权力与巨大能量。“犹太人的实际政治权力同他的政治权利之间的矛盾,就是政治同金钱势力之间的矛盾。虽然在观念上,政治凌驾于金钱势力之上,其实前者是后者的奴隶。” 

        (四)决定市场的金融机构

        早在17世纪,“犹太人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大股东”,“几乎找不到完全没有犹太人的殖民活动”。 甚至在罗马帝国时期的殖民活动都离不开犹太人参与。十字军东征所需资金通常是由犹太银行家与商人提供,以讨伐对象的财产与收益——包括殖民地开拓——为抵押。犹太人参与了“三大银行——阿姆斯特丹银行、英格兰银行与汉堡银行——的创立” 。英国、美国的真正统治者是伦敦城与华尔街的金融家,尤其是犹太人金融家。犹太财团通过伦敦城与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如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控制了数量极其庞大的货币与金融资本,在金融市场中呼风唤雨,在国家政治决策中翻云覆雨。

        几千年来,犹太人无祖国,货币资本无国界,二者相辅相成。犹太财团肩负犹太教的使命,积极努力去传播上帝的声音,建立山巅之城,征服、统治与控制世界,强权国家、霸权国家实质就是金融资本扩张同时也是犹太财团实现使命的重要平台。屡试不爽的实践表明,借助国家权力尤其是强权霸权国家的权力,实现资本扩张,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受益最大的不是美国政权、普通百姓、一般企业,而是犹太财团。这理应是乔治·索罗斯在前苏东国家积极发动“颜色革命”的经济根源。“到1999年,犹太人控制俄罗斯经济的80%,主流媒体大部分也掌握在他们的手中。这些犹太寡头崛起的背后不可能没有美国犹太金融资本的鼎力相助。” 在金融资本改造强权霸权国家过程中,强权霸权国家实际上沦为金融资本——犹太财团的殖民地与半殖民地,今日美国、昔日英国荷兰西班牙莫不如此。

        三、犹太人对货币文明的贡献

        (一)信守契约的货币理念

        在建立以色列国之前,除了两千多年前短暂存在的希伯来王国和犹大王国外,犹太人没有自己的独立国家。正因如此,长期流亡于世界各地(“大流散”)成为犹太人的一种存在状态,在任何地方都犹如浮萍一般的过客。迫于严酷的形势,为了生存,犹太人不得不从事商业活动。但是,犹太人有一股韧劲,即使是四处漂泊,也要扎下根来以保持尽可能的稳定,犹如蒲公英一般,因为良好的货币活动开展需要良好的信用以及稳定的契约关系。“犹太人在宗教领域追逐货币、最早承认货币的巨大价值,体现出现代资本文明的最大特征——自由与契约。” 犹太人在数千年的商业活动中,凭借着信用和契约,逐渐积累了在货币金融领域的非凡声誉。犹太人的契约精神构成了市场经济的核心理念、成为资本主义的灵魂。契约精神要求法治力量的约束,间接也促成了法治社会的形成。

        共同体一般具有三个要素,即社会、市场和政府。犹太人长期没有国家,因此在世界各地以教堂为据点、以教会为依托、以教职人员为纽带,建立了高度凝聚、发达的宗教组织共同体,货币市场作为犹太人日常生活、生存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在高度紧密的组织关系中被凝炼得高度发达与繁荣。犹太人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具备良好的契约精神。“当正确的时刻到来,来自世界各地、原本素未谋面的犹太人会毫不犹豫地团结起来,实现共同的理想。” 作为信仰犹太的教犹太人,本身就是他们的强大纽带与坚实有力的担保。

        (二)催生拓展货币的职能

        “金钱是以色列人的妒忌之神;在他面前,一切神都要退位。金钱贬低人所崇奉的一切神,并把一切神都变成商品。” “几乎在一切货币领域,都有犹太人的身影。” 按照传统政治经济学定义,货币具有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贮藏手段以及世界货币五大职能。犹太人是现代货币职能的催生者与拓展者。犹太人是最早一批熟练运用货币价值尺度与流通手段两大基本职能的民族。经商活动经常需要赊买赊卖,支付手段由此在犹太人手中被派生。犹太人以获取货币、积攒与储藏货币为乐趣,贮藏手段及其相应技术在犹太人这里被运用得炉火纯青。早期的金银执行世界货币职能,分布在全世界的犹太人将金银世界货币职能发扬光大,而后的英镑、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承载者也被犹太人充分运用。英镑、美元只是英国美国的主权形式,而更多的则是犹太人的精神内核。

        “票据是犹太人的现实的神。犹太人的神只是幻想的票据。” 犹太人在经营货币金融市场中,为了规避风险并获取更大收益,各类被股神沃伦·巴菲特称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金融衍生品被陆续创造出来。“17世纪荷兰货币与信贷体制的所有发展,或多或少都受了犹太人的影响”,“威尼斯的全部证券经纪在16世纪几乎由犹太人完全控制”。 16世纪初期,“证券交易所刚刚形成之时,犹太人几乎就已经完全垄断了证券经纪业” 。金融衍生品是货币职能在货币金融市场交易规模庞大以及交易频繁条件下的延伸产物,是“高能货币”,通过数十倍甚至百倍放大的金融杠杆,比普通货币具有更大的影响力与杀伤力。犹太人的高超货币经营能力使得金融衍生品不断放大,直至能够成为摧毁机构、摧毁国家、摧毁世界经济的终极金融武器。这个至今仍然令诸多国家、诸多民族一头雾水的超级武器,牢牢掌握在犹太人的手里。

        (三)四海传播的货币文明

        历史上,犹太人在某些国家或者特定时刻被视为祸端与异类,被驱赶而亡命天涯。但是,犹太人并没有屈服,该民族以四海为家,散布在全世界的犹太人是货币文明的最好传播者。著名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Friedman)写了一本畅销书《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犹太人以货币金融为工具,通过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将全球越来越紧密地连接联系起来,是谓经济金融化与金融全球化,将“世界是平的”理念贯彻到底,凡是有犹太人的地方,世界经济之路就不会太陡峭。当然,打此路过的,通常要留下买路钱。

        铜钱无腿走千家,货币与金融资本本质上没有国界,其在全球流通,带动各种相关商品与要素流向世界各地,促进国际贸易与国际分工,增进国际交往交流交融,提高社会生产力与社会福利。自从货币文明(尤其是作为货币文明延伸的资本文明)时代开启以来,人类在短短几个世纪的经济发展成就相对于过去数万年,社会生产力与社会财富不知已壮大多少倍。犹太人通过货币与金融资本的力量,模糊乃至打破了国家以及区域的界限,以国际主义精神推动了区域经济一体化与经济全球化,使地球村真正变成了可及的现实。但是,没有国界的货币与金融资本对国家利益产生正面积极影响的同时,也带来越来越多的负面消极影响,如此与主权国家之间产生越来越多的矛盾,相关国家和地区对犹太人的疑虑、忧虑乃至恐惧必然会随之增加。

        四、犹太人货币文明发达的原因

        (一)虔诚的宗教信仰

        “一个民族或部落遭受憎恨与迫害,这并不构成激励他们在其活动中加倍努力的充分理由。相反,在许多情况下,这种蔑视与虐待只会摧毁道德品行和进取心。只有拥有特殊的品质,这种品质才能在环境的压力下成为能量再生的源泉。” 犹太教是全世界犹太人共同笃信的宗教。犹太教历史悠久,与世界上大多数宗教一样,有着宗教的共同特征,但是犹太教有一个特点很可能是其它宗教望尘莫及的,那就是犹太人对犹太教特别虔诚同时又不失科学理性,犹太教的清规戒律已经内化为犹太人日常生活行为的一部分,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已经成为全世界犹太人的心灵家园。

        犹太教口传律法汇编成《塔木德》,《塔木德》不仅体现犹太人的世界观,而且更有犹太人为人处世、生存发展的方法论,是犹太人集体智慧的结晶与传承。《塔木德》汇编并不一劳永逸,而是不断得到拉比们与时俱进的修订,成为犹太人从年少时就必须作为教科书进行研读的经典。在《塔木德》中,“几乎找不到轻视财富的内容” ,有着许多关于重视货币、商业的说教,并且为人处事的准则也深含其中。犹太人从小耳濡目染,对货币金融的感知与把握可能使世界任何一个民族难以望其项背。犹太教清规戒律规范约束着犹太人的守信履约,《塔木德》则赋予犹太人聪颖智慧,使犹太人能够在残酷的商业战场中近乎所向披靡。

        (二)传承的商业理念

        “犹太教的世俗基础是什么呢?实际需要,自私自利。犹太人的世俗礼拜是什么呢?做生意。他们的世俗的神是什么呢?金钱。” 犹太人并不是忽然或偶然就成为货币金融的领导者。早在两千多年前,当世界诸多民族从事农业生产,为获取糊口粮食而劳苦耕作时,犹太人就已经通过商业经营以及高利贷,与货币结下了不解之缘。“犹太人开发商业领域时总是率先进入某个特定的领域,而不顾市场中有着怎样的实际困难”,“正是在这样的市场中,才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从古代至近代直至当代,仅在放债领域,犹太人将其“变成了一种艺术;高度组织化的借贷机制很可能是他们的发明,并无疑为他们所利用” 。在货币金融领域,犹太人中的经济学家、金融寡头、政府金融官员以及所创建的货币金融机构,犹如雨后春笋蓬勃而出,蔚为大观。在世界数百年货币金融史中,犹太人从未缺席,而且多数时候独占鳌头。通过教育,犹太人将货币金融以及商业理念不断传承给下一代,保证货币金融领域薪火相传,而且始终处于执牛耳态势。

        (三)网状的散居结构

        全世界1400多万犹太人,散居在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以色列和美国的犹太人加起来就超过1100万。“犹太人之所以成为商人,不仅是因为他们受压迫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流浪和散居世界各地的状况。” 由于历史原因,犹太人散布于世界各地。这种分布形式有两种特别明显的优势:一是有利于将犹太人的货币金融以及商业理念播撒到世界各地;二是当“反犹太人”主义和行动兴起时,很难对犹太人生命及财富造成集中而大规模摧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仅在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被屠杀的犹太人就达110万人,虽然极大地摧毁了德国与东欧犹太人,但是世界上其他地区的犹太人及其事业并没有受到毁灭,反而在最恶劣的形势下愈挫愈勇,战争一结束,帮助犹太人恢复家园乃至复国,就被美国等国提上了议事日程。而且,不管犹太人身在何处,犹太精神“能把新的世间创造物和世间关系吸引到自己的活动范围内”,“随着社会状况的进一步发展而扩大”。 

        结语:永不止步的犹太人

        在几千年历史上,由于战争、灾害、同化、疾病等诸多原因,在一国或一地域,很多民族由人口众多的多数民族变成少数民族,再由少数民族直至销声匿迹,湮没在人类的浩瀚历史中。然而,犹太人竟然能够在各种极端磨难与考验中生存下来,并且能够在货币金融领域大放异彩。从古代犹太人选择高利贷作为职业,到当代犹太人在职业金融家领域独树一帜;从仅仅在西欧区域从事金融业,到逐步扩展到全球的货币金融网络。无论就时间还是空间而言,犹太人当之无愧地成为货币文明的积极参与者,以及货币文明不断发展的有力推动者。这绝不是历史的偶然,无边的苦难、虔诚的信仰以及传承的教育等等品质,已经注定犹太人无法平凡。犹太人对货币文明的正面影响以及负面冲击仍将在未来持续,是研究货币文明时绕不开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