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江涌专栏 >> 金融异化与国家安全
金融异化与国家安全
发布时间:2019-02-20 10:18:48 浏览次数:225

       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大势下,金融的两面性日益突出,一方面以传统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作为配置资源的重要手段,促进国民经济增长,助推世界经济繁荣;另一方面,以华尔街投资银行为代表的,作为劫掠财富的主要工具,损害大众福祉,威胁国家安全。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大势下,金融正由原来的服务实体经济异化为主导乃至控制实体经济,由原来的服务各类市场主体异化为服务少数政治强权,由原来的经济润滑剂异化为经济乱象之源。在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的大势下,金融越来越成为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风险防范越来越成为国家经济安全的核心,金融安全越来越成为国家安全的薄弱环节。

       一、国家安全的演变

       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国家安全”的内涵与外延不断演进,传统的国家安全主要集中于军事与国防安全,如今的国家安全,除了国防安全,还有政治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以及文化安全等。

       梳理、回顾战争的历史,有利于深刻、全面理解国家安全内涵的演变。历史上,使用军事、动用战争的目的不外乎“抢女人、抢地盘、抢财富”,相对应的就是防止自己的“女人、地盘、财富”被异族、异国、异己的势力所抢。此外,欧洲、伊斯兰世界都发生过宗教战争,如“十字军东征”与“圣战”,但是这些都是一种披着“抢人心”的外衣,主要目的不外围绕“抢地盘、抢财富”打转转。

       战争的原本目的首先是“抢女人”。看过《动物世界》节目的人,很容易明白这一点。西方有名言,“克娄巴特拉的鼻子再高一点,世界将是另一幅模样”。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抢夺女人的战争已不多见,基督教“一夫一妻”制或许有杰出贡献。在一些伊斯兰国家,一个成年男子可以同时保留四个妻子,但是这个规章只对身强力壮的富裕男人而言,很多穷人连一个老婆也难养活。

       战争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抢地盘”,抢夺阳光下的地盘,拓展势力范围。这一目的驱动战争的历史沿革很长,直到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抢地盘”依然是主要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民族自决风起云涌,跨国贸易与跨国投资日益兴盛,殖民地、阳光下的地盘的意义明显下降。当今世界除了少数地区零星冲突外,为地盘打仗的国家越来越少。

       战争第三个主要目的是“抢财富”。人类文明,社会进步,经济发展,“抢女人、抢地盘”越来越罕见,贸易与投资的自由化,不需要开疆拓土,开拓殖民地。核武出现、经济全球化兴盛、冷战结束使得大国之间直接的兵戎相见、政治对抗渐行渐远,经济竞争日趋激烈。因此,国家之间的军事战争越来越多地被国家之间的经济竞争所替代,兵不血刃,同样可以达到“增加财富”的目的。国际经济竞争中的“抢市场”、“抢竞争制高点”实质就是“抢财富”。

       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使得金融成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东南亚金融危机清楚显示,金融危机不仅导致经济危机,还引发社会危机、政治危机乃至国家危机。在印度尼西亚,人民几十年辛苦劳作而积攒的财富,一夜之间,就被国际金融大鳄席卷一空。印尼盾的货币危机,在内外游资的冲击下,很快演化为金融危机,恶化为经济危机,社会矛盾交织着种族矛盾,使危机不断沿烧与恶化,最终出现政治危机——政权更迭,统治印尼30多年的苏哈托政府倒台,更有国家危机——东帝汶正式独立,亚齐等省独立倾向明显增加。很显然,金融危机不同于战争,但是金融危机与一场大规模战争的结果十分近似。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畅销书《世界是平的》的作者弗里德曼于1996年在其专栏发表评论,“我们生活在两个超级大国的世界里,一个是美国,一个是穆迪。美国可以用炸弹摧毁一个国家,穆迪可以用债券降级毁灭一个国家;有时候,两者的力量说不上谁更大”。从泰国、韩国、墨西哥、阿根廷直至冰岛、希腊等国,无不是在以穆迪为代表的美国评级机构的“暴风雨就要来啦”的呼喊,以及以高盛为代表美国金融机构的市场操纵中,而纷纷陷入危机。美国金融机构超强,不仅掌握企业的生死予夺,而且具备灭国的能力;美国的军事力量独步天下,政治强权无可比拟,当然更具有灭国的能力。如若将军事、政治与金融力量相联合,近乎是无坚不摧。匠心独运的索罗斯基金会在前苏东地区策动、支持颜色革命,颠覆一个又一个国家政权。因此,金融力量与导弹、核弹力量同样具有强大的灭国能力。

       现阶段,对于众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日趋开放的新兴市场而言,金融风险防范成为经济安全的核心,而金融安全直接影响经济安全,进而影响政治安全、社会安全、文化安全与国防安全。因此,国家安全越来越集中于经济安全,集中于金融安全。

       二、金融功能的异化

       所谓金融,简言之,就是资金的融通。自金融活动出现那天起,为实体经济服务,是该行业生存与发展的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职能。从古老的西方金匠铺、中国票号,直到现在分业经营下的商业银行,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职能一以贯之。但是,随着股票的出现、投资银行的兴起、资本市场的发展,金融的职能在悄然演变,由原来主要服务实体经济异化为主导、控制实体经济,从国民经济的配角异化为国际经济的主导。当今的美国华尔街、伦敦金融城就是将这种异化演绎到极致。

       金融机构的诞生与金融行业的出现,主要是解决投资者与借贷者之间信息不对称问题,降低交易风险与成本,实现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从而增进经济效率,间接促进社会财富的创造。但是,金融从业者(集中为金融家)在利用借贷之间信息不对称的过程中,发现人为制造、放大信息不对称,可以带来更大、更快的利润。由于受到金融监管当局与社会舆论的制约,这种不道德行为没有肆虐与泛滥。但是,金融家为获得垄断利润,可以不择手段。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英国评论家登宁的话:“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中国古语“盗亦有道”,但是对于当今的金融家而言,赚钱手段没有底线,任何妨碍其利润获取的障碍,都可以逾越、穿越或规避。

       正因如此,金融家巧立各种名目——主要是金融创新,规避金融监管与舆论监督,人为制造、放大信息不对称,通过操纵金融资产价格、吹大经济泡沫、转移风险、关联交易等途径进行敛财,如此金融就由原来一种配置资源的工具,异化为劫掠财富的手段。所以,现代金融具有两面性,即配置资源与劫掠财富。传统金融业务如商业银行业务,更多的是配置资源,积极面更大;现代金融业务如资本市场、影子银行,更多的是越来越倾向劫掠财富,消极因素更多;在国际,德日金融模式积极意义更大,英美金融模式消极面突出。看看华尔街投资银行、影子金融机构,高官年均报酬数以亿计,中层经理有千万年薪,普通员工年终平均花红亦能数以百万计,这些钱财那里来的?依照“资本利润平均化”的经济法则,华尔街不可能长期取得如此高额回报。高额回报是通过所谓的金融创新巧取豪夺来的,是金融游戏骗来的,是劫掠来的。

       与传统金融显著不同的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现代金融,本质上就是一种欺诈,一种现代版的“庞氏骗局”。由于财富的货币化、数字化与虚拟化,使得金融本来作为一种融资服务工具,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工具,越来越异化成为一种获取、乃至掠夺财富的最隐蔽、最便捷、最经济的手段。在金融资本的长期不懈努力下,金融利益集团控制英美国家政权,然后英美在经济自由主义的旗帜下,在“金融深化”可以促进增长、带来繁荣的理论蛊惑下,用国家的力量、国际组织(世界银行、IMF)将金融资本向世界扩张。上世纪8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核心是金融自由化)将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置于金融资本的统治之下。那些信以为真的国家,在实行金融自由化而经历短暂的经济繁荣(经济泡沫)过后,纷纷步入危机。

       因此,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风险防范是国家经济安全的核心。金融是把典型的双刃剑,合适运用,可以优化资源配置、促进经济增长;应用不当,会增加经济风险、激化社会矛盾。所以,世人在关注金融发展与金融稳定的同时,必须清醒地看到金融风险与金融危机。在经济金融化下,一国一旦发生金融危机,受冲击的不仅是虚拟经济,还有实体经济,而且金融危机往往会恶化为经济危机与社会危机;在经济全球化下,一国一旦发生金融危机,往往会波及其他尤其是邻近国家,演绎成为国际金融危机。经济金融化与经济全球化正使国际金融动荡成为常态,日趋开放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面临日趋严重的威胁。劫后余生的亚洲国家正是从东亚金融危机中,才认识到金融的强大破坏力,才认识到仅凭借导弹与强大的军队未必能有效保卫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才认识到金融安全已经成为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经济安全的核心,也是国家安全的薄弱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