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江涌专栏 >> 中国金融战略缺乏,金融风险凸显
中国金融战略缺乏,金融风险凸显
发布时间:2019-03-02 09:12:03 浏览次数:470

       一段时期以来,中国经济遭遇热钱肆虐、通胀上升、泡沫膨胀、市场震荡等系列乱象。由于资产证券化、经济金融化、金融自由化不断推进,因此透过各类经济乱象的表征都可以看到金融因素的影子,由乱象与影子的关联不难推理出,中国金融发展模式不当,金融战略模糊,是中国经济与社会乱象的根源。

       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金融以美为师紧密相关。近些年来,中国金融发展以华尔街为样板,有模学模,有样学样。看看中国的证券公司、私募基金等影子银行,近乎都在重复华尔街机构的功能与角色。中国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影子银行的老总,坐拥数以千万计的年薪,却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些机构、这些金融家对社会经济、对国家财富创造真的有什么贡献。不仅没有什么贡献,反而对社会和谐、对国民经济健康与可持续发展的危害越来越大。影子银行巨额收益多半是他们采用华尔街的手法敛来的,是对实体经济、社会大众巧取(如吹大资产泡沫)豪夺(如自营业务)而来的。

       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金融不当改革与不当开放紧密相关,与国际金融资本在中国扩张、肆虐、剪羊毛紧密相关,与相关金融利益集团枉顾民生、国家利益、社会和谐紧密相关。在中国城市化、工业化处于鼎盛的发展阶段,金融的扩张尤其是国际金融资本的在华扩张,导致中国经济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日益严重,由于金融等虚拟经济回报(百分之几百的利润率)远远高于实体经济回报(利润率一般不超过百分之十),即所谓“刺绣纹不如依市门”,于是很多实业家、企业家纷纷变卖企业,从事虚拟活动,成为食利阶层的一员。如此,导致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实体经济越来越冷,虚拟经济越来越热。实冷虚热,严重不利于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当今中国诸多经济与社会乱相,与中国相关的财经人士对金融本质的理解紧密相关。多年来,中国财经人士只关注或更多地关注,金融配置资源的功能对经济的积极作用,而有意或无意忽视、不愿直视金融正在成为一种劫掠财富的手段,没有深刻认识金融的两面性,华尔街的金融人士、金融机构的两面性。这种两面性,如果刻画得更露骨一点,就是一面是天使,一面是魔鬼。中国很多财经人士喜欢“金融天使”的正面,看不到或不愿意直面“金融魔鬼”的背面。也许是文化差异,魔鬼的形象在中国知识分子那里也不是太差,《聊斋志异》里面描述的狐仙鬼怪不仅不可憎,而且还挺可爱,因此中国财经界人士并不忌惮“与魔鬼打交道”,与魔鬼们称兄道弟。

       当前,金融不安全因素主要来自两大方面:一是金融体系尤其是货币体系能否正常运行;二是金融是否被异己或垄断力量所控制。中国金融界普遍认为,中国金融不安全,主要来自金融体系尤其是货币体系能否正常运行,中国并不存在金融被异己或垄断力量所控制所带来的安全问题。因此,在中国金融监管当局那里,金融市场稳定就是金融安全,金融体系正常运行就是金融安全,如此金融战略的核心、重点都是围绕金融稳定与正常运行而设计、规划与建立相应机制。

       发明“政治经济”一词的法国经济学家蒙克莱斯蒂安(1575-1621)早在17世纪初就认为,“若将经济与政治分离开来,必会使主要部分与整体剥离”。 实际上,长期以来,饱受自由主义侵蚀的中国财经界有意将政治与经济分开,战略与战术模糊。国际经济博弈、金融竞争,离开政治不可能有战略。老谋深算的美国战略家基辛格博士有句名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世界。当今美国既想控制石油,又想控制粮食,还想控制货币,借以控制整个世界,这就是美国的战略。基辛格的战略刻画也被另一位大战略家前美国政治学会会长、哈佛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塞缪尔•亨廷顿所推崇,他认为,后冷战时代西方要控制世界的14个战略要点,其中第一条是“拥有和操纵着国际金融系统”;第二条是“控制着所有的硬通货”;第五条是“主宰着国际资本市场”。 

       其实,金融异化的核心就是控制,金融控制决定资产定价权、金融话语权,最终决定利润、利益分配与支配权,决定博弈双方,谁是刀俎,谁又是鱼肉。金融大鳄于斗室谋划,国际战略家运筹帷幄,主要就是“控制”;后进国家、弱小国家的金融安全的核心就是免遭“控制”。透视历史上的金融危机、环视当今各类金融险象,那些遭遇金融危机、深陷金融险境的经济主体,无不是在“金融深化”——市场化、自由化、国际化的旗帜下,逐渐失去对本国金融的控制。因此,金融安全防范与维护越来越集中到“控制”层面,金融理论思想的控制、金融决策与政策的控制、金融人才队伍的控制、金融市场交易的控制、金融资产价格的控制等直接关系到金融主权与金融治权、关系到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这些必须集中国家智慧与力量,在战略层面进行谋划与布局。

       迄今,中国金融安全战略一直由相关金融部门制定,而相关金融部门制定的金融安全战略,实质不过是以金融市场风险防范为主要内容的技术操作,远远不是什么战略。否则,中国就不会眼睁睁掉入“美元陷阱”;不会再人民币汇率问题上遭受美国周期性敲打;更不会被华尔街金融机构卖了,还乐颠颠替人家数钱。总而言之,中国如果有一个清晰的金融安全战略,那么中国就不会对美金融博弈(美国将其上升为货币战争),且战且退,屡战屡败。中国主流财经人士应当谦虚谨慎,学哲学,懂政治,讲战略,切实维护好国家金融安全,不辜负党与人民的重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