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战争与和平 >> 沈峻是沈崇获证实
沈峻是沈崇获证实
发布时间:2016-10-17 10:34:02 浏览次数:1561

来源:《法制文萃报》

  许礼平在《倾人之国的佳人——记沈崇自白》中表示,“沈崇事件”各种档案俱在,北京、台北、美国所存这些档案都超过50年,都解密了,花点时间读一读,案件清楚得很。

  沈崇到底是谁?在北京文化圈,屡屡听到人们讨论这个问题。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一回,聂绀弩、丁聪与三联书店周健强等聚会。聂绀弩早年写过《沈崇的婚姻问题》一文,周问聂绀弩,“沈崇到底是谁呀?”聂绀弩指着丁聪说,你问他,他最清楚。

  手迹让真相浮出水面

  丁聪夫人沈峻,就是文化圈中传说的沈崇。但从来没有人敢问沈峻,你是沈崇吗?这句话太冒犯了。甚至与丁聪伉俪死党如黄苗子,郁风也不敢问。

  2012年春节后不久,意外获得《沈崇亲笔自白书》的许礼平,在家与朋友雅叙。见到自白书,来着应红脱口而出:“这不是沈峻的字吗?!”应红是作家出版社负责人,与沈峻熟络,经手沈峻手稿无数,所以对她的字迹非常熟识。当天,许礼平到罗孚家造访,借沈峻给罗公贺年咭、拍摄沈峻滑雪型照上的题字,回家与沈崇字迹对比研究,虽然前后60多年,但用笔、结体、都有太多一致处。

  许礼平在《倾人之国的佳人——记沈崇自白》中披露。201258日,应香港出版人林道群嘱托,许礼平转稿费与沈峻,终于得见这位年过8旬的老人。问沈峻生肖,答曰“兔。”丁卯1927?“没错。”沈崇案发时19岁,19271946正好19年。再问原籍哪里“福建闽侯”。

  席间奉上马幼垣关于沈葆桢照片辩伪文章(刊《九州岛学刊》六卷二期)复印件,内有沈文肃公与夫人林氏画像,沈峻说“从前家里就是挂这画像,文革毁去。”问沈葆桢是你贵亲,“沈葆桢是我曾祖父。”又对了。尊大人大名?“沈劭。”完全吻合了。做什么工作?“工程师,到处跑,做过交通部次长。解放前夕离开大陆。”几兄弟姐妹?“4姐妹,我最大,剩下我跟最小的。”何时来北京?“解放后。”稍停片刻,立即补充,“1946年来北京,在北京大学先修班”

  许礼平心想,这就完全对了,她就是沈崇,肯定不会错。正思考间,沈峻再补充:“后来在上海复旦大学毕业。”是党员吗?“是。”什么时候参加党?“1956年,在学校入党。”

  最后,许礼平取出了准备好的沈崇亲笔自白书,北京大学聘请赵赵凤喈任此案法律顾问感谢函等资料,放在饭桌上。据许礼平回忆,当时沈峻一看,立即摘下墨镜,聚精会神,略显湿润的双眼,泛着几乎觉察不出的淡淡泪光,盯着这几页沉甸甸的薄纸,面色为之一变,神情凝重而镇静,压低嗓门说“哪里搞来的,给我的吗?”“这是彩色复印件,全部给你”沈峻一声“谢谢”,马上收起文件。

  据许礼平与沈崇当时的交谈,沈崇生于镇江。“父亲在镇江盖桥梁,盖公路,所以我在那里出生。”“父亲因为搞工程建设,到处去。我小时候去上海,在上海念小学,所以寄居姑姑家。”1947年,因奶奶病重,不愿死在外地,要回福州老家寿终正寝,沈峻便陪着奶奶回福州。福州与台湾很近,沈峻顺便去了趟台湾,探望姑姑,几天就回来了。文革时,因此而被诬为去台湾领特务经费。“姑姑有个儿子在美国念书,我动员他们母子回来,他先到香港,他妈妈从台湾岛香港汇合,我去香港接他们一起回来,这不是很好嘛,但文革时候,又说我去香港领特务经费。”

  还谈到了北大学生时期,在北大先修办,沈峻的志愿是学医,但“出事”后,政府不让她到北大上课,因为风头火势,不许她出来。“在北京没事干,就回上海,后来才(改名沈峻)考入复旦大学外文系,学了俄文。”

  复旦毕业后,学校很喜欢她,要留她当助教。沈峻不服从组织分配,要去北京。

  沈峻在北京先去中联部,中联部发觉沈峻社会关系太复杂,不合要求,调去对外文系,干了几年,在宣传司管书刊,下辖外文出版社,后来外文出版社分出来,独立成为外文局,社领导挑了几个人,包括沈峻,入外文局,做到退休。

  丁聪妹妹与沈峻是同学,沈峻在复旦大学毕业后,19569月,她与丁聪妹妹同时被分配上京,因丁聪妹妹在京无其他亲戚,便拉着沈峻去探望丁聪,一来二往,丁聪沈峻便结婚了。不久,反右运动开始,丁聪被割为右派,沈峻已怀孕,大着肚子搬家,生孩子那天,正是丁聪发配北大荒之时,丁聪匆匆到医院,隔着玻璃墙,看看新生的儿子,随即赴北大荒劳改。沈峻说“我们一家人,分住四个地方。”直到1980年初一才一家团聚,这是火红的年代的现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