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人生 >> 《蒙树宏文集》序-彦山
《蒙树宏文集》序-彦山
发布时间:2018-01-11 14:15:47 浏览次数:107

  蒙树宏先生文集即将付梓,嘱我写序,实在是荣幸的事。我愧为先生的学生,对先生的学问仅及皮毛,对先生之学术专攻又没真正继承。欣慰者,先生的人品道德我感受颇深,铭记在心。三十多年来,一直引为自勉未敢放松,规范自己的行为和坚持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

  当年先生授教,要求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生第一学年的每日必须在图书馆翻阅清末民初至一九四九年以前所有的文学杂志刊物,每一本每一期不能缺漏。他说:第一手资料最重要,要不厌其烦认真细读,认真消化。对于某些史料和问题的新发现或了解,须质疑、考证,不应轻易下结论。若有所得,更要如履薄冰,要有旁证、佐证,才能说服别人,说服自己。这样,才能掌握“史识”。蒙先生认为鲁迅研究者注重史识,更应该有“史德”。任何生造捏造,任何为迎合“政治”需求和媚俗从众而捕风捉影、牵强附会的“臆想”和“历史”,都是最不可取之事。

  云大中文系三年学习期间,我写了《鲁迅和他的影子——读<孤独者>》、《鲁迅美学意识刍议》(赵仲牧老师指导)、《鲁迅的怀疑精神与证伪的逻辑思想》三篇作业;完成毕业论文《鲁迅与胡适》(蒙先生与全振寰老师共同指导)。每一篇蒙先生都认真严肃进行学术把关,特别重视论点确立的依据与论证过程的逻辑辨析。另外,对所有引用资料的出处,一直提醒要完整准确。甚至,个别标点符号都亲自改错。

  先生一直要求自己,也要求学生:有实事求是之心,无哗众取宠之意。先生的文字,一向朴实无华,就象他一向的为人,淡泊、宁静、严谨、平实。子曰:“辞达而已矣”。

  蒙先生文集最重要大作当推《鲁迅年谱稿》,中国学界公认此为鲁迅研究翔实严谨的史料力作。当年王瑶先生高度肯定自己高足这一贡献,称道是“自觉地继承和发展了中国传统考据学的研究方法”。鲁学曾经是中国现代学界的“显学”,更因为政治原因被严重扭曲而畸形繁荣。现在政治浪花泡沫散失,学术清流值得溯源回流。鲁迅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的经典作家,也是剖析国民性的深刻思想家。很多鲁学研究者过去的“成果”现在都成了“昔日黄花”。但,鲁迅仍是讨论中国现代思想和文学现象的“基本起点”(张直心语);蒙先生的鲁迅史实研究成果将长期奠定先生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史上的学术地位。

蒙树宏文集出版是值得庆贺的事,相信学术界同人,云南大学的师生和其他读者,可透过作者朴实、严谨、简约的文字,感受从清华北大到云南大学良好的学风,领会蒙先生纯正的学术品格。子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先生文集顺利付梓,很感谢施惟达君。他在编辑、付印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付出心血。施教授从云大出版社荣休后,又积极筹办主持云大东陆书院。东陆书院文丛将继续出版云南大学诸名师学者与云南乡贤的专著和文集。谨此,允许我代表蒙先生及众弟子对云大出版社和东陆书院诸工作人员表示敬意和谢意。

 

彦山  二〇一六年春

於香港愉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