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日本·琉球 >> 中日交往传奇追念冈崎嘉平太
中日交往传奇追念冈崎嘉平太
发布时间:2018-05-16 15:14:41 浏览次数:114

来源:《亚洲周刊》2018年2月25日—3月4日

文/姜中凯

  冈崎嘉平太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功臣,备受周恩来推崇。日军侵华,这位日本银行高管及驻华外交家反战,被日军追查,他逃至欧洲。日本战败,他让国府及早接收日本华兴银行财产。中日建交,他推动中日贸易备忘录作用巨大。

 

冈崎嘉平太早年在德国工作:精英才俊

  一九九七及二零一七年,日本著名电视台NHK两次播出纪录片,纪念冈崎嘉平太诞辰百年与一百二十周年。日本年轻一代电视观众大吃一惊,他们只知近年日中关系变得紧张,深觉无可奈何,却不知这位冈崎嘉平太先生早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在孜孜不倦倡导日中友好,直至两国建交。至于中国这边,中年以上人士仍记得,冈崎嘉平太作为民间大使,从一九六三至一九八九年他离世,二十六年间访问中国达百次之多,是中日邦交实现正常化的传奇功臣。总理周恩来当年曾以“饮水不忘开井人”之说,号召中国人民记住这个日本人。

  作为一个爱收听新闻广播的人,早年我也知冈崎嘉平太其名,却没想到冈崎家族与我家族竟也有不解之缘。叔父姜庆宁五、六十年代在香港与日本经商,跟冈崎嘉平太长子冈崎彬结识与交往,两人虽然一个不会讲日文丶一个不会说中文,但用英文沟通却相谈甚欢,更成为“结拜兄弟”。我八十年代去日本留学,冈崎彬当我的经济担保人,我还在他的公司上过班。叔父去世后,冈崎叔仍对我关爱有加,两人密切交往至今。叔父姜庆宁倘若天国有知一定格外欣慰,因为经过留学的我已能用日语跟冈崎叔顺利交谈,这是叔父生前自己未能做到、但希望看到我可以的情景。另外,我还展开对冈崎嘉平太生平事迹的了解与思考。

 

冈崎嘉平太夫妇:恩爱相伴一生

  我发现,冈崎嘉平太这位对华友好人士确实非同寻常。早在日军侵略中国之际,他就持反战态度,难能可贵的是,他本人当时是日本银行高管及东京驻华外交家,更具日本军方身份。发现冈崎嘉平太多有反对“大东亚圣战”言论,日本军方打算找他麻烦,他就去欧洲“出差”,实为避祸。日本战败,当时蒋介石派来上海接收敌产的,是早年留学日本的国民党将军汤恩伯,恰好跟冈崎嘉平太认识。同时,美军也要来接收日军的在华财产。冈崎所在的华兴银行的财产有三部分,有日本企业和日本军方的财产,还有日军掠夺来的中方财产。冈崎认为,所有这些都应该归还中国。冈崎抢先打电话给汤恩伯说﹕赶紧来我银行,晚了的话,东西就让美国人拿走了。汤恩伯实时派部队取走冈崎看管的所有财产,三天后美方人员赶来华兴银行,发现金库已空空如也,不由大发雷霆,并逮捕了冈崎嘉平太,说他是“战犯”。在庭审期间,汤恩伯出面作证称,冈崎嘉平太是中国的朋友,为中国人民做了大量好事,决不是“战犯”。法庭最后无罪释放冈崎。汤恩伯一直是冈崎的挚友,病重期间也是冈崎接他去日本治疗,最后在日本去世。

  与汤恩伯有情有义

  冈崎嘉平太对汤恩伯如此有情有义,但与政治毫无关系。自五十年代起,冈崎就认为,日本跟拥有六亿人口的新中国没有外交关系,却承认仅有一千万人口的台北政权,无论如何是“不明智而且可笑的”。与冈崎嘉平太看法一致的日本政治家与企业家有西园寺公一、松村谦三和高碕达之助等人,他们组织起来与北京联系,得到国家主席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支持,双方签订了“中日贸易备忘录”。当时中日双方的签字人是廖承志与高碕达之助,因此该文件也被称为LT贸易备忘录。

  一九六三至一九七二年中日恢复邦交为止,LT贸易备忘录发挥了巨大作用。建交之日,周恩来在日方名单中没有看见冈崎嘉平太的名字,特地问廖承志是什么原因,廖称冈崎已解释过,说作为民间大使,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今后日中交往之事就由政府接手。周恩来立即让工作人员转告冈崎说:“中国人有一句老话‘饮水不忘开井人’。你为中日友好做了那么多工作,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怎么能不到场呢?一定要来。”周恩来更要求工作人员即刻转告通知,长途电话费由他支付。当冈崎嘉平太在家中接到电话通知时,不由热泪盈眶。冈崎彬后来回忆说,“从来没有看见父亲这么激动过”。周恩来后来多次对冈崎嘉平太等老朋友说﹕希望你们不断来中国,不仅自己来,家人也来,最好还带年轻人来。中日子子孙孙都要友好往来。最难忘的是,留学日本仅一年、且事隔多年的周恩来极为罕见地用日语跟冈崎嘉平太打招呼。

  自那时开始,冈崎嘉平太就不断带领企业家及学生团体访问中国。一九八四年应中国领导人胡耀邦的邀请,三千日本青年访华,领队就是冈崎嘉平太。当时,中方团中央与青联派出书记胡锦涛全程陪同。

  与胡锦涛结成忘年交

  冈崎八十四岁,胡锦涛四十二岁,两人多天同吃同住同行,结成忘年交。一天,冈崎嘉平太端详着胡锦涛,突然说﹕胡君,你吉人天相,日后前途不可估量,说不定会成为中国领袖。此说语惊四座,胡锦涛连连摆手道:这不可能,本人只是一个普通公务员。十九年后,胡锦涛果真成为中国国家主席与中共总书记,当年能如此预言的,世界上恐怕只有冈崎嘉平太一人吧?此时,冈崎谢世已十四年。二零零八年五月,胡锦涛作为国家主席出访日本。在日方宴会之前,胡锦涛会见了日本老朋友的后代,他们是西园寺公一、松村谦三和宇都宫得马等的后人,而冈崎嘉平太儿子一家就来了六位,其中包括出生不久的老先生重孙(见照片)。胡锦涛再次提起当年周恩来“饮水不忘开井人”的中日友好之说。

  近年,我对冈崎嘉平太的人生道路有进一步的深入思考。比如,日本当年发动侵华战争时,冈崎嘉平太年仅三十多岁,他精英才俊的地位就已显赫,既是银行高管,又是外交官,还拥有由国家指派的军方身份,可见大受国族及命运宠爱。但主宰冈崎人生的却不是狂热与虚荣,而是他早年就稳定建立的价值观,不过其中也有某些偶然因素。冈崎青少年时遇到一位陈姓中国同学,毛笔字写得极好,令他欣赏中华文化之美,亲近中国的种籽也由此播入他心中。

  指日本侵华如煮豆相煎

  后来,军国主义者发动侵华战争,日本的蠢笨民众欣喜若狂,冈崎嘉平太却拿“煮豆燃豆萁”的《三国志》故事教育尚是青少年的长子冈崎彬,明确告诉他,燃豆萁的是日本一方,被煮的豆子是中国人民;“日本和中国本该是亲弟兄,现在弟要迫害兄,这不就是‘相煎何太急’吗?”当年进行此番大是大非教育的地点在日军侵占的上海虹口,而本人又是日本外交官,冈崎嘉平太内心痛苦可见一斑。

  冈崎嘉平太最为忧心的是,日本侵略中国其实就在走德国军国主义者的错误道路。他在德国三年亲眼看到,野心勃勃、狂妄无知的年轻军官们如何崛起,希特勒又如何巧舌如簧地煽动和操弄舆论。回到日本后,冈崎确切提醒银行高层,日本的年轻军官必定寻衅闹事,将令国家陷入万劫不复。可惜,冈崎的一片忠言都被上峰视作无稽之谈。

  日本侵略中国以可耻的失败告终。冈崎嘉平太比任何人都深切地感到,中方无论提出多么严苛的赔偿要求,日方都无法拒绝,他认为,这是日本多年来欺凌中国的报应。可是,冈崎万万没有想到,深受摧残的中方表示不忘日军留下无数怨恨的同时,又声明对战败的日本将实行“以德报怨”政策。青少年时,一个龚姓中国学生曾赢得少年冈崎的友谊与好感,但该同学因强烈反日而愤然归国,冈崎仍敬佩他的爱国情怀。如今日本战败,听说该龚姓学生是中方“以德报怨”政策的提议者,冈崎立即撰文宣传,后来龚姓学生来信否认,称首议属于上峰,令冈崎格外感佩。

  敬佩中国以德报怨

  他称,迄今为止,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都“理所当然”,但国际间从未听说过竟有与这种观念相悖的宽恕主张,但中国却做到了。

一九八九年,北京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风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纷纷“制裁中国”,原本预定的很多贸易及文化交流都停止了。冈崎嘉平太认为,这样的封锁不仅不解决问题,反而让中国脱离世界更远;必须继续与中国交流和沟通,这才是正道。在冈崎嘉平太的建议下,日本外务省派官员去中国,但无功而返,于是找冈崎说﹕还是你老先生面子大,麻烦你出马吧。于是,冈崎嘉平太定于当年九月二十八日带着日方建议去北京。不料二十二日,冈崎在东京大田区家中手持打算带去中国的文件,下楼梯时不慎滑倒,脑部严重受伤,抢救无效去世。

  冈崎嘉平太生前多次表示,要为日中人民多做一些事情。冈崎家人一致决定把他留下的主要遗产——全日空的原始股票十二亿日圆捐献出来,创立“冈崎嘉平太留学基金”,为中国和亚洲留学生提供奖学金。全日空为支持老社长的义举也出资八亿日圆,共二十亿日圆,约合当时二千万美元。该基金至今仍在运作。

  对冈崎家族的好感,对我个人而言,除了他们自始至终亲近中国之外,还由于他们全家对我出生地上海虹口的深情怀念。当年冈崎嘉平太就在今天的上海大厦七楼办公兼住宿,以后又把家人安顿在不远的塘沽路四百三十九号。冈崎彬旧地重游,尚看到他童年时在墙上留下的多条身高线。冈崎彬说,父亲非常喜欢海宁路及乍浦路的交界地段,而这个方圆不过三十米的街口竟有四家影院及剧场,它们就是我童年时经常光顾的国际电影院、胜利电影院、解放剧场和虹口戏院,老先生称该地为“虹口百老汇”,这是我闻所未闻的。冈崎彬还说,他就读的小学就在我家的四平路上,现在是华东师范大学分校。他的弟弟出生在四川北路的福祉病院,即后来的上海第四人民医院。冈崎彬从九二年起,开始约小学同学访问上海,更组织企业家和文化人来中国投资及文化交流,还护送日本留学生到上海就学。冈崎彬多年担任“南京大屠杀纪念活动”的团长,率团参加相关纪念活动。他几乎每年都会访问中国,已长达十七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