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香港第三只眼睛 >> 第三只眼睛看中美战略新撞击(一)
第三只眼睛看中美战略新撞击(一)
发布时间:2018-08-18 09:37:00 浏览次数:378

        过去四十年,中美关系是北京认定为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现在,这条双弧线被严重扭曲,中美经济、政治,甚至军事板块,都面临严重强烈的战略撞击。

        中美贸易战,我们已经首当其冲。本质上,是美国要从根本上抑制中国崛起。中国无奈,被迫进行战略选择:妥协?抑是反击?

        廿年前,朱镕基自我调侃,说要给美国朋友“消消气”。那时,中国老百姓都不明白,“我们怎么得罪了美国”?前后二十年,几任领导人都一致判断:中美关系好不了哪儿去,也坏不了到哪儿去。大家都把中美经济国际分工,把贸易交换、汇率、美国国债当作中美两大国关系的“压舱石”。所以,有点讽刺却又不失中国式幽默,把中美复杂的国际关系比喻成普通正常的“夫妻关系”。坦白说,这种比喻不伦不类,特朗普不但闹“离婚”,强分“家产”,甚至威胁“家暴”。

        按这三、四十年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我们国家对中美关系的分析和策略,应该说大致还是正确的。一直以来,中国在渗入当代世界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一直“认真学习”,一直虚心“改正错失”,一直想当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学生”。中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被证明是伟大的创举,亿万国民流血流汗创造了“奇迹”。当然,从自然环境到社会环境也付出不少代价。国人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在面对国际一直不断不停的大小压力面前,总是比较谦卑。不管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被炸怎样屈辱,美国在南海挑衅如何蛮横,台海危机也总是退让,国人在潜意识中总希望“软化”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戒心。为了在双方战略碰撞的“空间”“时间”上取得缓冲,大家总幻想美方最终能“理智”“友好”放弃“围追堵截”。

        “冷战”结束后,福山学派庆幸“历史的终结”,华尔街的寡头们也认为货币与金融是更好的控制管理“地球”的工具。后来,美国精英统治集团“诧异”资本与科技给突飞猛进的“中国龙”插上双翼,开始调整战略思路,把中国的崛起看作是对美利坚合众国的直接挑战。美国国家机器的“大脑”,从小布什到奥巴马,以及希拉里,都有心灵感应:中国是美国第一号劲敌。

        特朗普终于“真戏真做”,一上台即翻脸撒野,毁掉中美联合厨房,又翻倒共享的餐桌。美国不但正式发动经济史上最大规模贸易战,同时明确针对“中国制造2025”。至于武力威胁操作“南海争端”,又踢打中国的软肋挑战台湾问题“一中政策”的“核心利益”。

        目前,全球政治经济大格局美国始终扮演举足轻重超级角色。特朗普的战略意图就是直接“打脸”中国,迫使中国“俯首称臣”。中国必须妥协让步,自觉克制牺牲自己的“核心利益”。否则,中国所谓强国梦彻底成为泡影,甚至屈辱想当“日本第二”也没有资格。

        反击?反击!所有官媒和大多数国民都想大声呐喊,却又只能“理性”呼吁双方“克制”。许多“有识之士”虽感到“委屈”,却又认为中国只能主动做出必要妥协,并寄望美国与国际上“反特朗普”的传统建制人物一起努力,使特朗普不得不收敛。

        什么方式或方法能使特朗普回心转意?七月十二日香港《明报》社会说得不错:“中国贸易战关乎两国国运,纵使不见硝烟,惨烈程度未必逊于流血战争,中方不能一味见招拆招被动应对。面对美方步步进逼,中方需要沉着应战,不可头脑发热失分寸,亦不可抱着绥靖主义。中方不能对美方轻易‘鸣金收兵’存有任何幻想,需要采取更主动战略,适时提醒华府中方也有杀着,迫使对方知难而退”。“当然,这些玉石俱焚重招不能轻率乱用,可是正如核武一样,有时确要提醒对方,己方手上有杀手锏,是以‘保证相互毁灭’(matual Assured Destraction)。”

        硬拼?!软缩?!哈姆雷特“yes or no”就是生与死的矛盾对白。暂时强忍“英雄泪”,说一则父子骑驴的笑话:父,骑驴;子,步行随之。妇仁之仁者骂曰,‘无良父,未惜稚子’。父愧,令子骑驴;自行,亦步亦趋。敬老贤者大忿,‘什么世道,孝字何存?’父低头反思,释然,嘱儿也劳足,同行。聪明旁观者讥之,傻瓜者莫若此父子,有驴不骑!于是,携子同骑驴背上,施施然前行。爱惜动物协会者大怒,虐畜者,畜牲不如也。父子大愧,无奈,觅绳索,扁担,捆绑驴脚。总算免人批评,父子合力,抬驴,艰难向前行。

        笑话有些无聊,我中华父儿新一辈却也为此这般尴尬着。且看七月九日中国《21世纪经济报道》社评《我们如何战胜挑战》近于结尾的一段话:“对于美国发动的经贸摩擦,我们在战略上重视,维护自由贸易与多边体制,与国际社会一道警惕和阻止美国对现有秩序和规则的破坏,但在国内没有必要做出过多过激反应,因为我们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有贸易摩擦属正常现象。如果回顾过去几十年的历史,就会发现国际社会每过一个时期都会有经贸摩擦进行利益调整的现象,不需将之夸张到战略对立的地步,毕竟两国人民最根本的追求是发展。”

        非也?非也!战术错失不致命,战略误判命则休矣!!特朗普在贸易战背后还有厉害招数,即使中国贸易战或战或谈仍有回旋空间,但美国此次坚决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大格局已定,策略也不会改变。

        特朗普还有若干文攻武吓的招数:

        (1)成立太空军队,争夺太空的控制权,表面剑指中俄,实际单挑中国。

        (2)废除前总统奥巴马的“网络中立法”,可能方便向中国发动网络战争。

        (3)抑制“中国制造2025”,警惕并防止中国人在人工智能、区块链和云计算等方面影响全球的新的权力版图抢攻,领先美国。

        (4)整合北美、欧盟、日韩、东南亚······诸自贸区,孤立排除中国·····

        面对特朗普组合拳,未来的三年、十年、三十年,中国首要之务只能是积极防守,适度反击;内政为主,外交为辅;连横合纵,反霸不反美。

        在目前中美战略碰撞的二元框架内,敌逞强,我不示弱。从中长期发展看,不犯颠覆性错误则可能呈现我起彼落之趋势。但是,中国最大敌人是“自己内部不稳定和政策失误”,打败中国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自己。

        形式很严竣,要认清形势,分析新矛盾。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不能改变,但是,中国应该是一保生存,二谈发展。这,必须改变原来的思路格局,千万不可本末倒置。具体说,在美国进一步挤压中国的战略意图尚未明朗明确之前,鉴于目前已形成“挤压”态势,我们必须做好“备战备荒”“安民心”的战略准备。

        首先,在和平的形势尚存之条件下,在二个“一百年”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既定宏图伟业不会改变。这也说明,中国新崛起的和平主义的内涵与意志决不改变与动摇。但是,考虑到特朗普与美国极端利益集团新变数在短期中期对中国内政外交深层次的影响,我们必须有整套系统的调整应变措施。简单举例说,某些国内社会矛盾必须缓和;财力物力调配使用应趋谨慎节约,科技创新投入加大加快,经济发展指数速度适度减慢;财政预算核算科学而保守,政府开支费用适度缩减;外汇储备和战略物资储备结构优化并有所增加;引导提倡社会风气朴实敬天惜物,由奢入俭提高生活质量;爱国主义教育和国家安全教育不可忽略,十三亿国民的“心防”就是现代钢铁长城;“经济内阁”必须居安思危,既遵守经济规律,又避免“工具主义”的陷阱;全党全军全民上下一条心,团结就是力量;实行精兵简政,强化优化社会管治……

        对国际社会而言,建立“人类命运利益共同体”是中国具时代意义的新提倡。它的思想内涵包含了西方真正普世价值与东方智慧文明的元素;它肯定是反对单边主义和霸权主义、俱国际社会的政治制高点好主张。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的世界经济新发展战略地图。也具有复兴国际经济新秩序的积极意义。但是,好的事情、正确的事情必须考虑在正确的地方与正确的时间来做。

        我们应该以更积极的态度却又更从容的风度对外宣传中国新主张。总之,好事情一点一点积累做;好主张更要量力而行,而且多方共同出力来做。千万注意,好的动机必须有好的方法,好的形式来执行实现。欲速则不达,这是中国古人的智慧。同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更是哲人的明训。

        在中美战略新撞击中,我们占据了国际秩序与道德准则的制高点。中国有关部门多次申明在中美贸易战中,我们不打第一枪。美国实行“闪电战”、“突击战”;我们可以“文攻武卫”,文攻就是舆论战,道义宣传战,武卫就是对等反击,也应包括非对称的被迫反击。

        古人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这是中美战略碰撞我方的思想武器,也是我国人自诫自律的行动指南。

二0一八年七月廿九日灯下

香港·津堤·海屋 

 

        【附录】

        第一种假设

        假如美国像对待俄罗斯一样,制裁中国;假如美国像对待北朝鲜一样,制裁中国;假如美国像对待伊朗一样,制裁中国;那中国将会出现什么情况?我们要如何应对?如何解决困难?这种假设可能存在。

        第二种假设

        假如中国像巴西,像委内瑞拉,像阿根廷一样出现“拉美陷阱”这种经济危机,我们又将面临怎样的一种生存和发展状态。这种假设,表面上看起来可能性不高,但这种假设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第三种假设

        假如中国变成叙利亚、中国变成伊拉克,我们整个民族、整个国家,将会在怎样的情境下挣扎、生存?

 

        无论是第一种、第二种还是第三种,甚至是更多假设,我们都要考虑这些假设出现的可能性,如果这些可能性发生,我们怎么去解决外汇的问题、粮食的问题、基本生活资料的问题、工业生产的问题、产业结构的问题。另外,在新的变数下,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和医疗、教育的需要,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