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线上通讯 >> 深圳工运先锋被消失后难以隐藏的尖锐矛盾
深圳工运先锋被消失后难以隐藏的尖锐矛盾
发布时间:2018-12-05 09:19:49 浏览次数:148

来源:《亚洲周刊》2018年9月16日

文/林剑寒

        深圳佳士工运被清场后,声援团青年仍未放弃,大部分学生被分流遣送,但声援团代表沉梦雨、岳昕仍然下落不明,另两名代表郑永明、徐忠良则被当地国保监视。他们见证社会公义缺失,难以理解为何被打压。

        深圳工运清场已结束近两周,全国高校亦陆续开学,但工运声援团青年仍未放弃抗争。八月二十四日抓捕结束后,大部分学生被分流遣送,于家里被监视居留,但深圳工运声援团主要代表沉梦雨、岳昕依然下落不明,另外两名代表郑永明、徐忠良则被当地国保监视居留。曾参加声援团的北京某高校学生刘岳(化名)则说,公安向郑永明家属出示了刑事拘留通知,有可能被控告,一同于惠州被捕的声援工人胡平平、吴海宇则被刑事拘留于深圳第二看守所;八月二十四日于北京被捕的北京大学毕业生、左翼网站「时代先锋」编辑顾佳悦、北京科技大学毕业生杨少强亦传出于深圳增城被监视居留的消息,而声援工人唐向伟、尚杨雪则下落不明。总体来说,当局对学生和工人作出区别对待,对学生未有过于强硬,新华社于八月二十四日的文章亦未有批评声援团学生。

        人大学生绝食声援

        声援团青年仍在网上继续散播讯息,继续抗争。北京大学学生张圣业就在被释放后,九月二日发表公开抗议信,亲述清场过程及被暴力对待的情况,与中国人民大学学生陈可欣、严梓豪、杨舒涵号召更多人联署声援被捕学生、工人,但旋即被梅州公安跨省到河南追捕,同日于河南三门峡市中国工人网主编张耀祖家中被带走。八月三十一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学生杨舒涵在家乡云南昆明出发到北京上学期间,被自称街道办的人拦截,后被带到昆明市公安局,获释后,九月二日杨舒涵就自拍视频,扬言「一天限制我的行踪,我就绝食一天」,宣布自己进行绝食抗议。

        当局指外力介入

        清场当天,新华社、《南方都市报》点名香港劳工组织「劳动力」接受外国资金支持,从而资助中国内地的「打工者中心」,指其煽动工人、策动工运。九月三日,「打工者中心」社工付常国以及前佳士工人余浚聪、米久平、刘鹏华、李展被正式逮捕,目前被关押于深圳市第二看守所,声援团亦传李展等人的案件即将要开审,但翻查深圳市坪山区人民检察院网站,则未有相关讯息。

        新华社、《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未有指明「劳动力」接受哪国、哪机构的捐款,以及所谓的政治目的具体为何。「劳动力」(Worker Enpowerment)的响应则提到,它们长期从事「劳工政策研究建议及教育活动,为解决劳资纠纷及化解社会矛盾略尽棉力,期间从未被内地政府部门指为境外非法活动」,表明「劳动力」未有介入到工运当中。据声援团成员透露,于运动期间,他们也曾呼吁劳工组织支持佳士工人运动,但最后也没有劳工组织支持。

        中国劳工组织滞后

        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认为,于当前中国工人运动的形势中,「劳工非政府组织处于滞后,二零一五年被打压过之后,手法就变得很温和,着力于唱歌、作词、写诗,搞工人文化」。在她了解当中,当今中国的劳工组织早已失去了介入工人运动的能力,她认为劳工者中心这类中国劳工组织没有能力照顾到工人权益,「社会矛盾越演越烈的情况下,劳工组织没办法追赶社会的需要,就注定会被人淘汰」。

        新华社评论则指出佳士科技已成立工会,因此不存在厂方、坪山区总工会阻烧工会成立的说法,但中国政法大学前教授梁柏能则撰文指:「直到八月二十曰,资方才草草召开了工会第一届会员代表大会,煞有介事地摆出一副认真履行法律的样子。众所周知,佳士科技是一家成立十多年的上市公司,在工人要求组建工会被打压后才匆忙成立工会,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中国劳工通讯创办人韩东方致电坪山区总工会查询时,亦只响应工会并非一天可以建成,需要按程序建立,反映佳士科技是在工人要求成立工会之后,为了应付,才在自己操控之下,进行工会成立。

        深圳佳士工运青年代表、参与者,例如徐忠良、郑永明、顾佳悦皆是中国左翼网站时代先锋的编辑及创始人,他们同时也曾在去年十一月于「广州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中被捕,他们长年关注中国工人、农民权益,徐忠良、郑永明是因为自己也是工农出身,在农村环境里耳闻目睹这些工农悲剧;岳昕、沈梦雨则在大学期间逐渐接触到中国劳工世界,在调研与生活里见识到社会公义的缺失。

        郑永明在去年「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被捕后所写的自述就谈到,他出身于江西赣州的偏远农村,父母是贫苦农民,姐姐则为了养家,早早辍学进入工厂打工,自己即便考入大学,亦因为优惠政策的考虑,选择了南京农业大学里有关猪只养殖与饲养的学科。在上次被捕时,他依然坚持自己「永远是工农的孩子」。

        徐忠良与郑永明的家庭背景相似,徐忠良出身于农民家庭,自小就听着许多任务人的悲惨故事,入读大学后开始学习马克思主义,亦参与工人、农民的调研,与郑永明一同于去年「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中被追逃,徐忠良与郑永明也认为自己不过是「高举共和国的建国初心」,难以理解为何会被当局打压。

        借用人民曰报专拦名称

        徐忠良、郑永明、顾佳悦以及张云帆等八位青年经历过「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事件」,为了更好地传播资讯及协助工人维权,就参与了《时代先锋》杂志及网页的创立,时代先锋本是《人民日报》的一个专栏栏目名字,被他们借用,可见他们深受中国官方意识形态影响,希望实践政府所说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时代先锋」四字的图案也是毛泽东的书法体写成。

        《时代先锋》于今年历次的工运事件,例如日弘汽车配件厂事件、全国吊车司机罢工事件等,皆作了深入的介绍以及支持,《时代先锋》亦介入到这次深圳佳士工运事件,作为佳士工人声援团的机关媒体,但最终多数编辑皆于八月二十四曰被捕,至今仍未释放。

        工运学生不是凡是派

        这批工运青年的成长,代表了中国青年以关心社会公义、抱有左翼情怀的一代人冒起,潘毅认为,这是历史必然的结果,符合中国的历史发展阶段:「中国出现了社会不公平现象,社会财富过于不均,再加上官方又不断叫他们理解社会主义价值。社会主义价值落到这些学生身上,他们就会弄真的,要真的社会主义,要求落实、扩而充之。中国左翼有自己的传统,不可能突然有陌生论述出现,然后以之解释社会现状,这批学生是有思想、有理想的学生,不是『凡是派』。而且他们也未在社会主义年代生活过,所以他们没有必要说它一定是好。」

        潘毅也认为,这批工运青年「从现在的现实出发,思考解决方法」,是一次「更加开放、更加民主的社会主义道路探索」,而非「重复过去的恐惧,重回文革、回到专制、回到先锋党的行事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