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江涌专栏 >> 中国:看好自己的钱袋子
中国:看好自己的钱袋子
发布时间:2019-03-06 09:51:13 浏览次数:706

       (这是更早已经发表的文章,原本打算更新修改再发表,没有完成。)

       近一个时期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因美国次级房贷危机而波涛汹涌、动荡不定。在美股重创的拖累下,全球股市出现9.11以来最严重的“股灾”,包括一些中国投资者在内的众多投资者资产大幅缩水。昔日对中国百姓来说如天方夜谭般金融恐慌,如今也幽灵般地在中国徘徊。身处金融时代,还没有完全摆脱窖藏货币的中国人理当思考如何管理好自己的财富;面对动荡世界,一贯纯朴善良的中国人应当看好自己的钱袋子。

       富人:忧患更多、更缺乏安全感

       穷人和富人,谁的顾虑更多?谁的安全忧患更多?恐怕是富人。答案似乎令人意外。其实,越是贫穷,忧患就越少。穷,顾及的东西往往要少,因此穷人维护安全的手段往往更有效。

       富人则不然。尽管他们在客观条件上比穷人有更大的能力来维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但越是富有,坛坛罐罐也就越多,要考虑的问题就越多,顾虑就越多,就越有可能千虑一失,因此其安全感往往不比穷人高。

       有钱人时时处处为其钱袋子的安全发愁,要防骗、防偷、防抢、防盗。过去是真金白银,可以百年窖藏。如今是信用纸币,遭遇通货膨胀而贬值的威胁时时存在。银行存款利率低,股市房市风险又大,有几个钱的人真不知如何是好。

       时代不同了中国正在富强起来,外汇储备已超过万亿美元,名义GDP超过两万亿美元,金融资产超过八万亿美元。此外,还有土地、矿山、自然资源、历史文化资源、优质廉价的劳动力资源,等等。

       我们的财富安全吗?土地、矿山等有形资源,被骗、被偷、被抢、被盗的可能性小,但数万亿的金融财富所面临的风险则不容忽视。全球化、信息化、电子化、虚拟化,可能使这些财富瞬间消失。因此,当前与未来,中国面临的最大经济风险当是金融财富“流失”的风险。

       首先来看看外部环境——复杂、险恶。历史是一面镜子。一部世界近现代经济史,不仅是财富的创造史,也是西方(包括东洋)对外进行财富掠夺的历史。现在时代不同了,当代西方可以利用国际分工进行贸易与投资挣钱,也会利用所谓知识产权等规则直接“拿钱”,而且还时不时利用金融袭击、制造金融危机来盗钱、抢钱。现代西方更讲究效率,更注重缩减成本。在财富掠夺上,无硝烟的战争比有硝烟的战争来得直接、隐蔽、节省。有研究显示,“休克疗法”与金融危机使数万亿美元从俄罗斯流走;1997年印尼人均产值约1110多美元,金融危机后的2000年不到600美元;阿根廷人均GDP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为10000美元左右,金融危机后的2004年只有3000多美元。

       巨额财富瞬间“蒸发”了,“流失”了,从境内国民账户流到境外金融机构账户、基金经理账户。这种财富转移的“变戏法”至今仍不断地在新兴市场上演。而戏法的内幕则是,在当今弱肉强食本质未变的世界,国际“金融大鳄”、“市场秃鹫”,凭借一系列谋划,实施一组金融布局,可于斗室之中、电脑键盘点击之间,让新兴经济体实现“金融安乐死”。他们吸走的是这些国家人民多年辛苦积攒的财富,留下的是满目疮痍的经济、剧烈的社会动荡乃至政局变更。因此,当我们看到美国大兵双脚踏上中东产油国的土地时,更应当留意,西方隐蔽的“金融快速反应部队”正在谋划无硝烟的战争。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残酷的现实。

       外防:重在防美

       当前以及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中国日渐膨胀而让人眼红的钱袋子,面临的最现实威胁就是美国的金融机构与对冲基金经理。国际经验教训表明,在金融市场全面开放5-8年时间,遭遇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最大,而制造这些危机的总离不开美国的“金融快速反应部队”——金融机构与对冲基金经理。没有理由否认,快速崛起的中国将会成为“金融快速反应部队”袭击的目标。

       近年来,美国不断以贸易逆差与中国“操纵汇率”等为借口,制造一轮又一轮摩擦,逼迫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有人认为,历史可能只会给美国最后一次“延缓或阻止中国崛起”的机会。如果未来3-5年内,美国的“金融快速反应部队”拿不下中国——即在中国制造一场大的金融动荡乃至金融危机,那么美国“延缓或阻止中国崛起”的幻想就破灭了。因为未来3-5年,中国金融业会实现由毛虫到蝴蝶的蜕变,即完善金融监管与基础设施,金融机构日渐强大,金融的国际竞争力与防卫能力将显著增强。

       国际实践显示,美国金融机构在东道国落地生根后,会利用该国金融市场的缺陷与监管漏洞,通过一系列金融操作制造金融动荡,吸食该国财富。1998年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使美国各类金融“鲨鱼”浮出水面。商业与投资银行提供杠杆资金,会计师事务所与投资银行提供信息,评级机构提供并创造契机,对冲基金则实施攻击。1992年的西欧、1994-1995年的墨西哥、1997-1998年的东南亚、1998年的俄罗斯,都遭遇过美国“金融快速反应部队”的袭击。

       中国金融领域问题比较严重,金融缝隙甚多,其中金融信息安全形势最为严峻。很多美国金融机构背景复杂,在中国境内活动频繁,投资银行与评级机构已经掌握了中国海外投融资的主导权。由于担心金融及信息安全受到威胁,世界很多国家对美国评级机构与会计师事务所于境内活动实行限制,但中国长期以来极少戒备,防范措施几乎近于零。

       内防:防盗,防败,防卖

       防盗,是因为有家贼;防败,就是要防败家子;防卖,就是防卖国贼。

       中国巨额金融财富的管理掌握在相关专业集团手中,但近年来出现的一系列重大金融问题表明,部分管理人员的能力与品质的确让人放心不下。

       在能力方面,能否使我们的金融财富“保值增值”?能否用好(有效使用)这些财富?中国用实实在在的财富、弥足珍贵的环境资源等换回一万多亿美元外汇,这些外汇的2/3以上又都是美元资产,也就是美国印刷厂印刷的各类纸张,有的连纸张钱都省了,即所谓的“电子货币”。我们拼命积攒纸张,而西方则在大量储藏黄金,储备石油等战略资源。近年来,随着美元大幅贬值,用欧元计算的美元资产已经贬值超过40%,中国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损失惨重。多年前就有人士呼吁增加黄金储备,但是相关管理者对美元资产的偏爱一度达到痴迷的地步,因而失去一个又一个“保值增值”的良机。中国投资的美元资产名义收益率不到5%,而美国银行家用“中国美元”反过来在中国投资获得的平均回报率约15%。用巨额外汇“购买美国国债,支援美国国家建设”,支持美国银行家到中国赚钱;而美国金融寡头与政客却以怨报德,给中国制造一个又一个麻烦。

       至于品质方面,中国民众越来越质疑:管理者能否忠实履行他们的职责?有些人会不会监守自盗、吃里爬外?他们是否会慷国家与民众之慨,为了虚幻的、不切实际的“国际形象”而在全球大把撒钱?       

       最后做一个小小的比较。战后日本在经历了18年(1995年-1973年)的两位数高增长后,不仅国家经济总实力位列资本主义世界第二,而且人均财富直逼美国(80年代中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公认的经济强国。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亚洲“四小龙”身上。但是,中国经历了近30年的高速增长,GDP即将位列世界三强,但人均财富却不足美国人的一个零头。2006年12月,联合国下属的世界发展经济学研究院发布报告称,美国人均财富为14.4万美元,中国大陆只有2600美元。此外,还有1.3亿人日收入不足1美元(联合国划定的贫困线)。我们创造了GDP增长的奇迹,但我们创造财富增长的奇迹了吗?如果我们未能有效创造财富,那么我们就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如果我们创造了像GDP增速那样的财富增长,那么财富又到哪里去了?如今,我们有了令有些人眼红的金融资产,一些国人也开始洋洋自得,而一些外人则别有用心。因此必须提醒一下:中国,看好自己的钱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