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政评谈 >> 以恶劣掩盖恶劣 香港再次陷入泥泞
以恶劣掩盖恶劣 香港再次陷入泥泞
发布时间:2019-08-07 16:30:51 浏览次数:302

来源:《亚洲周刊》2019年30期   

文/曾浩年   

 

白衣暴徒肆虐

       导语:元朗西铁站袭击事件性质恶劣,掩盖了衝击破坏中联办、玷污国徽行为中的港独成份。

       七月二十二日,在短短的数小时中,香港动乱的形势从「正在好转」急剧下跌为「进一步恶化」,社会分裂加剧。「正在好转」是指警方在西环衝突中表现出的高度克制与示威者的失误所形成的对比。虽然部分读者可能会感到反感,但从我来看警方对西环衝突的处理并无失当,完全能够成为警方成绩单上的正面一笔。警方在无使用过分武力的情况下把示威者推离开中联办以及西环的民居范围,而且是在示威者无意离去,其中暴徒主动发起衝突的情况下才使用武力驱散。警方这次行动目的明确,就是驱散人群,没有如之前行动般的行动方针的混乱。对比在七月十四日的沙田衝突情况则是警方一方面要求人群撤离,另一方面却被责骂封锁几乎所有撤离路线,警方行动方针自相矛盾、目的混乱,而这个失误在西环没有发生。而反观示威者那边,虽然示威人群中时有发出「我们正在尝试散去人群」的声音,但当时情况却是未见有明显的人群撤离现象,而且是在有明显的撤离路线的情况下,依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离去的意愿,反而是在不断重组防线,出现暴徒的纵火行为。如此一来,警方的高度克制与明确的行动目的就与示威人群的破坏活动与组织混乱产生了明显的对比,足以成为政府取回管治威信的契机。

       但这个本来应该能为警方加分的行动却被香港当时另一头的暴力事件冲淡得无影无踪。当日晚上十一时开始,数十名白衫暴徒手持木棍破开元朗西铁站闸门,衝进车站与车厢内无差别攻击市民。而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却整花了一个小时才到达现场,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急忙关闭警署大闸以迴避愤怒市民的报案与质询。在事发之前在网路上已经存在大量的相关消息,消息指出这次袭击将会是针对穿著黑衣的反修例人士,但袭击实际上却是无差别的攻击。警方的失职与缓慢反应使才刚在西环衝突中开始重建起来的专业形象土崩瓦解,而在袭击发生之前警方未有注意到已经存在的消息,更是引来「警黑合作」的抨击,政府机关的公信力进一步被破坏。

       我认为这次西铁站白衫暴徒袭击事件有几点值得注意的地方:

       (一)这次袭击事件掩盖了中联办被衝击破坏、国徽被玷污的行为。由于西铁袭击事件在香港的影响力,连建制派也(一如既往、没有立场地)需要与反对派一同集中精力谴责,而没有人在这时能坚持反对示威中明显存在著的把问题上纲上线到挑战国家主权、提倡港独甚至亲帝的立场。

       (二)为什么袭击事件能具有这样的影响力,能掩盖示威中的港独成份,连(虽然没有可靠政治立场的)建制派也需要分身应对,同时令政府再一次陷入完全被动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这次袭击本身的性质恶劣,的确需要谴责,但另一方面是由于香港长期的殖民教育与公共的恐共意识培养,对于分离主义的抵抗力不足,以至于在动乱中只能抓著最为直接、最容易引动激动情绪的东西来作为焦点。

       (三)香港社会中对示威的反感情绪也非常强烈(而这正是社会分裂局面的原因之一),因此,对袭击事件的同情声音也不在少数。虽然,这些同情声音无视了这次袭击的无差别性质,而仅仅以「示威就该打!」这种无力的理由来证成自己的愤怒情绪甚至暴力行为。但这正是重点:普遍来说,在媒体或反示威游行中出现的论述往往非常单调。虽然单调,但却充满愤慨。这种单调却愤慨的论述在香港出现也代表著香港政治思考的不成熟(港独与亲帝不是不成熟,而是幼稚),即是说,无法建构具有解释力以及具体方向的政治论述,无法武装好自己的思维,无法在意识形态战上佔有稳固位置,因而轻易地被大纪元、新唐人、苹果等等或明或暗支持分离主义与亲帝的媒体压倒,最终只能诉诸情绪的爆发。(特别一提,是大纪元在香港的情况非常奇特,香港普遍一方面耻笑其教主会自称是释迦牟尼、唐太宗、岳飞、康熙转世的法轮功,但却对大纪元所生产的污衊中国的假新闻无丝毫抵抗力)

       香港迫切需要培养具有成熟世界观以及务实政治思维的人才,以增强对分离主义的抵抗力,才能对日益动盪的国际变动局势做好充份準备。现在香港的动乱只是开始。

       (作者曾浩年,香港出生长大,中文大学哲学系毕业,北京大学哲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