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一国二制”疏离与磨合的内外原因 >> 产业空心化乃历史问题——一国两制疏离与磨合的内外原因(二)
产业空心化乃历史问题——一国两制疏离与磨合的内外原因(二)
发布时间:2015-03-18 12:52:50 浏览次数:3152

——彦山

  从一九七七年,中国改革开放至今三十八年,主持这一伟大历史变革的老人们大致都走了。当年的青年学子部分尚在各行业中高层岗位,更多的也都陆续退休。“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当年日本人豪情壮志的战略安排:日本领先,然后亚洲四小龙,其次四小虎,押后是中国大陆。这就是大东亚共荣之“雁阵”。邓小平主张韬光养晦,“不要问姓社姓资,不要争论”,吸收“四小龙”的经验,“在中国造出几个香港”,显然取得成功。现在不要说“四小龙”都需仰仗中国大陆的市场,日本的经济总量也被中国远远抛在后面。这导致日本焦虑危机感,巴不得中国全面腐化、全面危机、全面分裂。

  三十多年来,一半以上的香港人财富大大增加,中国的贸易、中国的市场、中国的资金、中国的劳力、中国的地产,总之一切中国的机会,给香港的大中小富人和专业人士带来百万、千万、数亿、数十亿、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财富。但是,二十年来,富裕的香港“穷”得只剩下钱,没有值得自豪的科技、实业和创新产业。如果不计地产和金融公司,香港可以引人注目的可能就是“李锦记”了,几乎半个中国的老百姓都要吃香港牌子的酱油。然而也无法太乐观,贵州的一个老农妇可以创办年产几十亿元的“老干妈”辣椒酱企业,“李锦记”家族拥有几百亿资金可以陆续“生钱”,却不一定过一代二代还可以卖酱油。

  多年来,许多有识之士严重警告香港产业空心化,其他三小龙,特别是韩国,在国际产业竞争中,有其独特和重要的位置。超级地租扼杀了香港的实体经济,没有一个行业可以比地产和金融更容易赚大钱。资本和资本家肯定是追逐利益最大化。吊诡的是北京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都支持保护港资、中资、外资财团“闷声发大财”, 没有真正保护中小企业生存发展的政策和措施。并使香港的中产付出半辈子心血当房奴,使大多数香港青年更丧失信心和希望。

  高地价不是“回归”的产物,它是“回归”前港英政府联同汇丰银行为首的港英银行联手巩固统治香港的高明手段,也是“水蛭”无痛向市民吸血的英明措举。具讽刺意味的是得力执行者为几十家大中型华资地产商。“欧美各国政府,基本上都是严禁限制房地产炒供求获暴利。如果国民的居住沦落为投机产业,那就象炒作面粉、大米、电力和食水一样严重危害社会被打击压制。”(参见2010年7月号《信报》月刊《第三只眼睛看一国两制》)

  高地价是窒息香港经济发展长期存在的问题,为什么时至今日都是“无解”呢?原因何在?谁是一只无形的手对此进行操控?当年,董建华政府雄心勃勃提出“八万五”计划,笔者的批评是在错误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当年的梁振英是“八万五”善意的始作俑者,笔者对他的批评针对的是他回避对事情的责任与承担。现在,梁先生已经是特区一把手,他必须真正表现证明自己不是患得患失的个人机会主义者,应该拿出气魄和谋略把锁住香港手足的锁拷打开。

  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认为,“多元、开放、和平、自由是香港成功根本”,当然还有所有人认可赞同的“法治”。但是,目前香港“不成功”的方面是什么?原因在哪里?如果找回“磨合”一国两制的钥匙,相信可以找回香港发展的未来。

  记得九七回归前,女儿还在读国际幼儿园。英籍老师组织她们上电视台表述对香港回归中国的想法。我好奇的了解老师的“彩排”。老师说:香港是一位美丽的小姑娘,英国把她教育养大,然后又把所有的财富都给她留着,为的是不让中国看不起她和欺侮她。我相信这位女老师一切善意的愿景和不经意的掩饰。我的女儿大了,大学毕业,喜欢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也游学、旅行廿几个国家。美国教授指导她们读《资本论》和马克思异化理论,使她懂得什么是资本主义,也认识早期殖民主义黑暗和罪恶。她没参加佔中,她热衷环保事业。看到有青年人舞动狮虎旗,她的批评是不懂中国历史。

         英国人是有教养的,有些地方有些时候还非常彬彬有礼,让香港的精英和年青人看起来非常顺眼,听起来非常舒服。公平的讲,英国人留下的香港遗产,确实包含许多现代文明和普世价值的东西。但是,我们的精英和年青人也必须懂得国家民族的经济利益,以及政治的阴谋和阳谋。

  近期,汇丰银行多次被美国批评洗黑钱和罚款。其实香港和大陆都是汇丰最主要经营之地,更应该有令人惊异的同类事情。中国与香港的监管当局却从来鸦雀无声,把汇丰当作“模范优等生”。举例说,2012年10月和11月,《纽约时报》三篇系列文章:《总理家隐秘的财富》、《一场游说、一笔横财和一个领导人的家庭》及《一笔隐藏在香港的平安股权》引起世界舆论轰动。大家的注意力只集中于温总理是否清白和《纽约时报》记者张大卫是否是阴谋打手。对平安最大股东汇丰银行抛售持有的约20%平安股份,套现700多亿港元,获利200余亿谁也不惊讶,谁也不过问。其实在此之前,中国平安2007年在上海上市圈钱之后,匆忙投数百亿到欧洲富通银行。主观上是在走国际化道路,客观是为汇丰救难解困。后来,平安马先生在汇丰财经专家策划下,准备在上海股市再筹集千亿人民币,打算再填富通这个无底洞。幸亏国内已有财经新闻自由,最后朝野有了共识,制止了这一险局。David S. Landes著的《新国富论》批评过英国人为赚取白银而向中国贩卖鸦片,又借法国和德国人“表扬”讽刺英国人精于计算,连才能和友谊都计算。从国家各自利益,鸦片战争和金融战争一样容易理解。所以人们继续尊敬汇丰,继续尊敬英国。但是,我们不能原谅出卖国家利益香港利益的买办,也不能原谅舞动英国旗帜辱骂自己国家的香港青年人。

  其实,香港的精英和民众必须睁大眼睛看清楚一些事情。例如,小超人李泽楷花千亿巨资买香港电讯,英国顺利套现,香港股民损失了千亿,小超人理所当然背上骂名。但是,没有人去研究,去深思,在香港固定电话的专营保护将到期,流动电话开始大普及,英国佬是如何设局设套,使到小超人向中银借资买电讯,又炒起“八号仔”,最后却使电讯新老股东血本无归……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