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一国二制”疏离与磨合的内外原因 >> 究竟北京亏待了香港些什么?——一国两制疏离与磨合的内外原因(三)
究竟北京亏待了香港些什么?——一国两制疏离与磨合的内外原因(三)
发布时间:2015-03-18 12:54:10 浏览次数:2578

——彦山

  吴康民校长是受尊敬的前辈和乡贤。针对香港乱哄哄的怪相,掷地有声地问:“究竟北京亏待了香港些什么?”回归前,香港的政治是“英国人的殖民政治”;“经济上,英商财团垄断主要行业”;军事上,英军“开支由香港本土支付”。回归后,香港自由度“远超中国内地”,“自由国家如美国也有所不及”;经济上“垄断性的企业”“都是港人”;虽有驻军,“经费由中央支付”。吴校长批评香港反对派以“中央不给香港彻底的民主”为籍口,“在政制改革的目标上,与中央对抗”。(吴康民先生文章见《明报》,3月14日)

  吴校长言简意赅的批评值得泛民人士和青年学子参考反思,可以说是切中香港迷思的要害。我一直关注“一国二制”的实行,也一直试图换位思考泛民派和青年学子的某些心结和心态。应该承认一国二制的构思和实践是伟大的,也是基本成功的。但是,北京执政者、中央和中资驻港机构近廿年来的决策和言行,同样也有错失之处,更有招致港人误解或被误导的东西。

  一、北京方面多年来把“港人治港”简单化,基本丧失国家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宏观经济战略规划和影响性管理的主导权。回归前的香港,离不开伦敦唐宁街的战略性指导,和各方利益整体平衡的“圣意”。香港的公务员是精明能干的执行者,绝对缺乏整体规划的视野和能力。北京和港人都上了所谓“行政主导”的当,三任特首与高级公务员队伍都真糊涂和假糊涂地理所当然认为他们有能力和权力决定或改变香港的命运。大家反对董特首和梁特首治港用人犯了厚此薄彼与利益输送嫌疑的原则性错误,也特别警惕以往的曾特首与以后的某特首统领“公务员党”执政。很可悲,目前看不到有哪一个政党或政治团体具备独立依法施政的能力和条件。为了香港社会稳定和经济繁荣这一大目标,倒不如光明正大由北京与香港的专家联合策划规划,港人的特区政府只是依样画葫芦依法施政执行。当然,改革后的立法局功能与角色可以有所强化,但由北京背书、专家指导下的行政主导,可以更顺利实行。

  二、多年来北京奉行“重商主义”政策,把统战的重点只放在香港的大财团,错误片面认为只要大财团配合,香港就平安无事。拉拢港商的“统战”可以有一时之效,但不要做经不起历史和人民考验的事。长期以来,许多大陆官员与官二代热衷于与香港富商和富二代搞“金权派对”,传统真左派和正派人士为之侧目,实质分散和疏离了“爱国阵营”。

  三、很可惜,这二年北京新政在习近平上任后外交内政焕然一新,香港民众的眼球却被香港的内乱所吸引,香港社会无法正常正确解读大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引领民族复兴的战略布局”。毫不讳言,过去的十来年,中国大陆在取得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风气恶化,官场职场毒化。如果说大陆在实行“社会主义”,倒不如说是“官僚资本主义”早期发展加晚期“腐朽堕落”。不少原本主张“民主回归”的爱国人士,也因此不信任共产党,甚至逐步从厌共发展成“厌中”。香港得益于资讯发达,新闻自由,洞察了大陆官场和商场许多黑幕和秘闻。香港的知识分子和民众早已悉知上海滩的铜臭、中石化的“异化”、山西矿洞的白骨、高楼大厦下的血酬。许多港人港商也亲身体会体验了整个大陆陷入了一种疯狂之中,在权力执行机关,诸如海关、税务、银行、工商管理、市政、基建、警察、司法部门,“有权就有钱成了铁律”。总之,“整个社会时时处处散发着腐败的霉臭”。十多年来,许多香港爱国人士、关心家园的民众,都为大陆“仇富厌贫分化难合,官怠吏倦私心太重,浮躁粗暴文明无影,民粹民怨纠结待解”而“揪心”。有时,我们也悲观消极,但不甘心、也不忍心民族复兴进程受阻,担心混乱分裂又要亡国,所以又要打起精神,发出正义和真诚的声音。二年多前,我对学生讲述《改革33年,异化现象初探》激愤之余,发了誓言:如果周永康这类败类三年内不彻底消除,我再不上讲台。“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当然,大家尚有希望和信心,还在于大陆和北京体制内外真正的主流思想,还带着社会主义的招牌,“科学发展观”也试图匡正社会的变态和病态。

  龙年、马年、羊年……,历史一页一页往下翻,香港的泛民朋友,年青学子,“醒来吧”,不要永远沉迷在黑色的梦中,相信中国的历史正光明地翻开新篇章。相信北京新的领导班子,对以往的港澳工作要有新的梳理,新的解释,对容易误导误解的东西也需重新说明,挽回更多的香港民心。

  四、最后,北京新班子“一步的实际行动,胜过一打的理论纲领”。

  请看3月21日《文汇报》消息:“反腐不留死角,福建首虎落马。”福建副省长徐钢被查一事“外界认为具指标意义”。报道中说:总书记长期工作过的地方也不留“死角”,中国反腐也不会留有“死角”。其实,长期以来,香港就是中国反腐的一个“死角”。以往报章曾披露,驻港的机构及驻港中资某些人员犯事,总有人以“稳定香港社会为重”,以“减少香港社会震荡为由”,以“避免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为据,千方百计拖时间,换空间,变相保护腐败之徒。所以,希望香港中资的反贪,驻港机构的反腐,变成香港社会的正能量,也使香港市民真正看到中国共产党北京新班子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信心和决心。

二〇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