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人生 >> 短暂的张居正改革:败给潜规则
短暂的张居正改革:败给潜规则
发布时间:2018-05-19 08:55:43 浏览次数:449

来源:《信报 财经月刊》2018年3月

文/张建雄

  张居正败在「铁面无私」,能要求自己,要求李太后和万曆不得过分,但如此「铁面」,在明朝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张居正为整顿吏治,发出「考成法」,要监察全国2万文官在税收和捕盗两项工作的成绩,亦即是与2万名读书人为敌10年,此仇如何不报,张居正一死,14项大罪齐出。

  王安石和张居正分别是宋明两朝的杰出人物,但历史上都被视为当时权臣,而不是所谓「古大臣」,原因是权臣不能服众,而服众之难,古今一般,谁也当不上大臣。王安石是正牌宰相,参知政事时49岁,当政7年就罢官,隐居10年,宋神宗死,新法全罢,有用者亦未执行,王安石鬱死,但死敌司马光亦只多活5个月,北宋在变来变去之间,在王安石死后仅41年就亡国,孰是孰非,钱穆评为「两派,可责亦可恕」。

  亡国不能预言,张居正时代,宰相一职已被废多年,张居正只是内阁首辅,只供顾问,而有专权,所以言官日日责其擅作威褔,取代皇帝。但皇帝在其执政10年,只是9至19岁,又如何当权?张居正执政在47岁至57岁之间,和王安石都是最成熟的年华。王安石还有10年隐居生涯,留下大量著作,虽然死时门庭冷落,世态炎凉,还不致祸及儿孙;张居正虽然改革成功,「循名责实,起衰振敞」,用人治河守边得当,「太仓积栗,可支用十年,冏寺(太僕寺)积金至四百余万两」,但死后被抄家,只因「虽能治国,不能服人」,「法度虽严,非议四起」。

  历史学家黄仁宇在《万曆十五年》一书中说:「凡是和文官集团公开作对的人,没有一个能得善终,即使皇帝最亲信的人,迟早也会被大众清算」,张居正和文官集团斗法10年,取得成功,一死就被弹核14条大罪,有多少是真,令人存疑,但万曆要玩清算,而当年支持张居正的李太后亦不发一言,张氏家族只好满门流放!

  王安石的《读史》诗如此写:「自古功名亦苦辛,行藏终欲付何人。当时黮暗(暗淡)犹承误,末俗纷纭更乱真。糟粕所传非粹美,丹青难写是精神。区区岂尽高贤意,独守千秋纸上尘。」史籍记载难于凭信,自古已然,于今犹甚。现实生活毁誉不一,王安石和张居正的史实,多少被扭曲了,自古文官集团以道德伦理做幌子,攻击敌方,以留名青史,事实上谁又会理会那些言官,白费了气力,是历史上的负能量。

  万历十五年 大明走到尽头

  「万历十五年」岁在丁亥,是1587年,表面上四海升平,无事可记,事实上张居正已死5年,冤案已确定。平反要等到40年后的明熹宗天启二年,孙子推翻爷爷的决定,这位无作为的「木匠皇帝」总算干了一件对事,但万历十五年,大明帝国已走到尽头。60岁的抗倭名将戚继光,因为是张居正爱将,被贬、贫病交迫而死。思想家李贽自杀而死,70岁。不为张居正所喜的海瑞,复出5年亦死了,得年77岁。万历怠工亦由这年开始,黄仁宇如此说:「皇帝的励精图治或宴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绝对保守,最后结果,都是无分善恶,通通不能在事业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有的身败,有的名裂,还有的人身败兼名裂。」

  张居正的评价,网上有哲学家熊十力的评语最为激赏:「汉以后二千余年人物,真有公诚之心,刚大之气,而其前识远见,灼然于国覆种奴之祸,已深伏于举世昏伦,苟安无事之日。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任劳任怨,不疑不布,卒能扶危定倾,克成本原者,余考之前史,江陵一人而已。」张居正,江陵人,故称之江陵。

  要知张居正执政之日,大明立国而205年,经历正德、嘉靖、隆庆三朝昏君,同时经历严嵩、夏言、徐阶、高拱等多朝庸臣,实在已到亡国之际,有识之士已经看到,只差是内忧还是外患。张居正能用治河专家潘季驯、大将李成梁、戚继光、俞大猷,天下转危为安,张居正亦未遇上什么明君,要报知遇之恩,只是帮忙李太后和万历这对忘恩负义的孤儿寡妇。王安石还算是帮忙宋神宗这位20岁青年的奋发有为,张居正只是当个顾问的首席大学士而已,言官告他「偃然以丞相自居」,此权不用,大明无作为也。言官又告张居正收贿好色,助子中状元,凡事要看当时社会风气,张居正执政已近明末,万历十五年距离明末最大花花公子张岱出生只差十年而已。古人三妻四妾,张居正有两名美妾算什麽大事!若论贪,张居正被抄家,只抄出黄金400两,白银10万两,虽然仍和明朝官吏正当收入相差很远,明朝以低薪出名,前时严嵩被抄家,「黄金3万余两,白银200余万两,其他珍宝不可数计」,其子严世蕃更藏宝十数窖,每窖百万两,张居正简直是清廉!

  「考成法」得罪2万文官

  明末人自己评张居正10年:「辅政十年,中外相安,海内殷富,纪纲法度,莫不修明,功在社稷。」但张居正败在「铁面无私」,能要求自己,要求李太后和万历不得过分,但如此「铁面」,在明朝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张居正为整顿吏治,发出「考成法」,要监察全国2万文官在税收和捕盗两项工作的成绩,亦即是与2万名读书人为敌10年,此仇如何不报,张居正一死,14项大罪齐出,其实亦是标准奸臣罪项:欺君毒民,接受贿赂,卖官鬻爵,任用私人,放纵奴僕凌辱缙绅,结党营私,把持朝政,居心叵测,结论就是要篡位夺国了。表面证供是生活奢华,家有绝色佳人,都是趋奉小人所送。万历被这位太师管了10年,有少年叛逆症,19岁青年要报仇,正中下怀,要报复这位奸臣、伪君子、独裁者,追回「太师」,追回谥号是小事,张居正「祸发身后」,子孙死的死,流放的流放,所有手下官员,均被诛连,这些治国好手一齐被炒,大明朝如何不走向衰势。张居正一死,「考成法」被废是必然,因为不利文官系统,而文官系统没有了张居正这对头,箭头指向万历,皇帝生活岂不更奢侈,妃嫔更多?张居正1582年6月死,1584年9月,万历总结张居正罪状:「诬蔑亲藩,侵夺王坟府第,箝制言官,蔽塞朕聪,夺权乱政。」本来要剖棺戮尸,姑且因效力多年而宽免。一言贯之,侵犯皇权而已,每一个当权的大臣都可以如此判罪,民间认为「功在社稷」是没有用的!

  不管是张居正或者王安石,执政必定是「怨谤交集」的。张居正面对的是上有皇室母子,下有2000名京官和18000名地方官。王安石面对的是已经成年亦有主见的宋神宗,张居正则是面对10岁小儿。王安石得不到后宫太后支持,张居正开始时得到李太后支持,但到末期,为了不肯给李太后父亲由「武清伯」升「武清侯」,暗中反了面而不知。张居正死后3月,「武清伯」升「侯」!张居正之败,败在「自信过度,不能谦虚谨慎(甚至虚伪),不肯对事实作必要的让步」,又过度相信皇室「情谊」,10年「师生之情」,只有反效果而不知。所以他有生之日,可以用权势压制2万名官员,一旦身故,事业心血付之流水。

  张居正得罪两个皇室女人

  当然,「政治遗产」让万历享受30多年,而张居正十万两银「身家」被抄,则「湿碎」之极了。至于皇室情谊则有异于世俗情谊,「它不具有世俗情谊那种由于相互关怀而产生的永久性。」张居正的败因之一是得罪了两个皇室女人,一个万历宠妃郑贵妃,一个是李太后,而不是家中那些绝色美人。皇室情谊是短暂的,因权位而改,今日的所谓国际元首情谊,亦作如是观。若可信,安倍之流是好例子,张居正不可能替换那20000名文官,只能通过有限的亲信去管理,若能如今美国换政府、一换4000名官员,但能保证那4000名都是能和自己一致的自己人吗?不可能,美国亦不可能,这是效率问题,皇帝讲尊严、宰相讲效率,张居正能在生前保证效率,但一死就效率全无,人治就是如此!

  张居正是明朝200多年间的一流人物,23岁中进士后就当京官,历经嘉靖、隆庆两朝的内阁首席学士们的斗争凡24年,见证了夏言、严嵩、徐阶、高拱的下台,都没有好结果,全部都是「专政揽权,擅作威褔」,应知皇室之无情。

  47岁卒因首辅高拱和头号太监冯保之争,渔人得利,成为帝师兼首辅,完全知道惟有大权在握,内阁的二辅三辅四辅合作,才有治国之望,而下面1100多个州县,1.8万文官和在京的2000京官,要人人服气,是无可能的事,只有问责制的「考功令」才有成功可能,10年有成,但怨谤满天下,成为权臣,但死后却得到奸臣的待遇,这是明朝「内阁制」的缺憾。首辅不应有权,只供顾问,但事实上不是个个皇帝精明和勤力,又肯授权,治国才有可为。明朝的文官系统最识只是定义何谓道德,皇帝都要遵守,何况首辅。张居正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四治中,在齐家有缺失,既无力令老父守法,又无法令兄弟子姪家奴不贪,其实其父只横行五年就死了,张居正又因不守三年之丧,变成贪恋权力,「夺情」之害,大矣哉。儿子中状元是皇帝殿试示好,没有拒绝,又被骂为破坏制度。

  古代人笔记和今人的「网志」没有分别,可信性极低,偏见极高,所以史家都教训读史时,要看何人何时为何而写。明朝中叶后,已是「贿随权集,贪赎黑暗,谄媚趋附」,张居正身处其间,最后抄家只得十万亮银,万历亦无可奈何,不能以此入最,留下翻案之机。万历死后两年(天启二年),张居正即被平反(40年)!王安石则等了700年到清末才平反。大臣难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