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学术·人生 >> 高风亮节的一代报人
高风亮节的一代报人
发布时间:2012-05-22 09:28:50 浏览次数:1295

  李子诵(1912-2012)

高风亮节的一代报人 

 

  前香港《文汇报》社长李子诵逝世,享年百岁。八九学运时刊登“痛心疾首”社论,引起轰动;晚年坚持自己理念。 •毛莹

  李子诵小档案

  李子诵,原名李诵,广东顺德人。一九一二年出生,十六岁加入新闻业,投身报界近六十年。先后在《大公报》、《华侨日报》、广州《建国日报》等担任校对和编辑,一九五一年任香港《文汇报》社长。八九年学运期间他决定《文汇报》社论“开天窗”,后被免职。曾任五届政协常务委员。一九九一至九五年间,与《文汇报》前任副总编辑程翔共同创办《当代》杂志,担任杂志副总编辑。

  香港《文汇报》前社长李子诵五月十一日于香港东华三院冯尧敬医院去世,走完百年人生。李子诵和报社同仁决定《文汇报》社论“开天窗”, “痛心疾首”四个大字。该社论随即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时任该报驻北京记者刘锐绍赞扬李子诵“择善固执”,敬佩其知识分子的风骨。

  李子诵十六岁时父亲离世,他小学未毕业就加入广州新闻界,投身报界约六十年。李子诵先后在《大公报》闽南语版、韶关《建国日报》、广州《建国日报》、香港《华侨日报》及广州《联合报》任职。一九五一年起,李子诵于  《文汇报》任社长达三十八年。

李子诵最为人熟悉的,是他在八九年刊出“痛心疾首”的四字社论。跟随李子诵四十年的刘锐绍回忆起那段经历时,依然对李子诵的文人风骨和勇气感到敬佩。那时刘锐绍正好在北京。“在社论刊登之前,李社长请同事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报社要刊登这个社论,还叫我要小心。”

  刘锐绍回到香港以后,李子诵对他说,就整个局势而言,官方的处理方法只会让局势变得更紧张。李子诵和同事认为报社应该有一点表示,既表示对当时局势的担忧,也要表示出愤慨和反对。李子诵和报社领导曾一起讨论,提出两个刊登社论的方案,一个是“痛心疾首”,一个是“夫复何言”。《文汇报》有报道纪律,刊发前得送新华社请示。当时新华社的副社长张浚生主管宣传,他那时也为时局所动,真情流露。刘锐绍后来听李子诵和报社一些前辈说,张浚生觉得“夫复何言”可以表达大家的无奈感,但不如“痛心疾首”那样悲壮感慨。张最后敲定用“痛心疾首”,但后来否认这一事实,并指出报社送交这两个方案时,他是坚决反对的。“痛心疾首”的社论刊登后引起轰动,促使《文汇报》成为当时颇具号召力的左派报纸。这一事件也成为中国新闻史上的重要一页。

  后来李子诵被停职,他离开工作了三十八年的《文汇报》,当时和他一起离开的同事有四十人。之后他与《文汇报》的前副总程翔创办《当代》杂志。

  当年社论“开天窗”的具体内情又被外界关注,《文汇报》前副总编辑曾敏之表示当年天窗社论“痛心疾首”的主意是他提出的,为此程翔曾专门写过一篇文章来驳斥曾敏之,为李子诵辩解。当年的很多参与者现已不愿再提此事,刘锐绍说:“我们很难去具体了解当时的每一个环节,但当时决定要开天窗,李社长和总编辑金尧如是主要推动人,当然也包括曾敏之。但关键是当时李社长知道,刊登这个社论后,一定会引起官方的反弹,也会有很大压力。后来他和金尧如商量后决定由他们二人全力承担这个责任,以及事后带来的压力和风险。他的善意是保护其他领导人员,从而保存他们继续留在香港的机会。”

  刘锐绍于一九七二年进入《文汇报》,跟随李子诵至今已四十年。他感言李子诵的言传身教给他很大启示。刘锐绍说李子诵长期以来坚持独立思考,拥有独立的人格和报格。一九七三年“批林批孔”时,有人说要与中央一致,请李子诵改名字,因李的名字好似要向孔夫子学习。但李子诵却教导晚辈要分清楚孔子学说的好与坏,不要盲从。改革开放以前,《文汇报》的采访都是从基层生活开始,改革开放后,李子诵和金尧如在《文汇报》搞经营改革,开设驻英美等国办事处。一贯以来,李子诵依然敢于表达意见。李子诵有一句话说:“有喜报喜,有忧报忧,有善必扬,有恶不隐”,他向来好言相劝,理性争取。刘锐绍评价:“李社长起到的是细水长流,润物细无声的作用,对整个中国的融合发展是很有用的。不一定什么事都要通过暴力手段达成,大家可以在不同的位置上扮演不同的角色”

  中联办每年向他拜年

  据刘锐绍透露,李子诵虽已离开《文汇报》,但中联办每年都会派人员给他拜年。而李子诵晚年仍坚持自己的原则,程翔日前接受香港《明报》访问时说,九十年代北京曾派人求见李子诵,但遭到李拒绝。李子诵半年前住进医院,入院前他仍然坚持剪报,恪尽职守,不改报人本色。

                             文章出自2012/5/27《亚洲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