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政评谈 >> 法国的民主政治再试验
法国的民主政治再试验
发布时间:2018-02-14 8:30:56 浏览次数:651

来源:《亚洲周刊》2017年5月28日

文/笔锋

  法国新总统马克龙在国会并无势力,他为快速成长,已提出国会议员候选人名单,过半数是政治素人,这在法国及西方都是创举。法国能否重建福利国家的过去光荣,是马克龙的最大考验。

  近代的民主政治诸如政党政治及议会民主,早已成为人们耳熟能详、认为是真理的信条,但十九世纪民主政治正在发展时,对民主问题却没有如此乐观。一九六三年台湾的政治史与民主理论前辈学者浦薛凤教授就写了《现代西洋政治思潮》,将十九及二十世纪初对民主政治质疑的理论作了详细介绍及探讨。例如十九世纪末的爱尔兰政治家及历史哲学家列格、法国政治思想家发圭都指出,民主政治并不能解决贫富阶级问题。当民主政治发展久了,最后一定造成政治的麻木,发圭指出民主政治最后必定走到“崇拜无能”及“畏惧责任”的方向。

  近年来,“平庸政治”(Mediocracy)成了政治思想界的新名词,而“平庸政治”乃是二十世纪初美国建筑家转行政治思想的克兰穆所首创,他在一九一七年即出版《平庸的报复》(The Nemesis of Mediocrity),指出由于民主政治不能解决问题,特别是贫富阶级问题,因此民主政治的末路最后一定受到报应,而“平庸”就是民主政治的报应。

  十九及二十世纪许多政治思想家都看衰民主政治,但那个时代的民主政治仍在发展中,它的弊病尚未极大化及表面化,因此这些思想家的言论并未受到人们重视。但从二十一世纪开始,西方民主国家由于长期的麻木无为,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特别是二零一一年美国爆发“占领华尔街运动”,人们已警觉到“百分之一的人口占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及权力”,于是欧美社会的人群愤怒了,这种愤怒显示在政治上,由希腊、英国、意大利、荷兰、奥地利,人们已看到新民粹主义正在兴起,传统的主要政党逐渐失去民心,新的民粹政党快速崛起,民主政治的版图开始巨变,这是二战后七十多年的民主大变,也是民主政治的大变。

  西方民主史上,民主政治的脆弱以法国为最。根据英国剑桥法律政治学者缅因在十九世纪的研究,在法国大革命后的民主初期,一百年里,法国政府就被推翻了九次,三次是群众暴动,三次是因为军队倒戈,另外三次则由于外国入侵。近年欧美政治巨变,变化最大的也是法国。就以这次法国总统大选为例,传统的主要政党由于无能改善经济现状,已被选民所厌弃,主要传统政党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就被刷掉,进入第二轮投票的都是非主流政党。因此,法国大选可能已打开民主政治的新阶段︰

  法国将于六月十一及十八日举行国会选举,传统政党是否进一步没落?以前依照左中右这种光谱而划分的政治势力是否将重构?是否民粹主义将深化?法国能否透过政治重划而形成新国家方向,重新分配财富,改善国家经济及失业?这些都是民主政治新考验,法国能否试验出新的民主?

  法国新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是个中间偏右的新政党,在国会并无势力,马克龙为快速成长,已提出国会选举的四百廿八名候选人名单,有前战机飞行员、商人、小学校长、数学家及一五年十一月巴黎恐袭遇害者家属,这个名单男女各半,年龄平均四十六岁,过半数是政治素人,从未担任过公职,只有廿四人是任期即将届满的社会党议员。马克龙找那么多政治素人竞选国会议员,是法国及西方的创举。现在老政党已失民心,用素人即可取信于选民,使政党更具有灵活性,将来也可能避免政党的平庸化,恢复政党的弹性,来制定政策。近代的政党学者早已指出,政党的僵固化乃是平庸政治的源头,找政治素人当国会议员,是否能超越政党的平庸无能?马克龙所作的乃是民主政治的新试验。

  法国人民不再相信传统政党,极端势力崛起。重新分配财富、改善经济、寻找发展新路径。

  近代历史哲学家斯宾格勒早就提出“西方的没落”之论,他认为“西方的没落”最大原因是西方民主看起来热闹,但却虚伪无能,久而久之遂使得国家内部对立增加,累积的弊病无法解决。近年欧美新民粹主义当道,西方国家内部分裂性日益严重,已证明“西方的没落”乃是事实。而法国就是没落的第一名,由总统大选后的态势以观,在可见的未来,法国政治纷乱,而且持久。法国也在摸索,至于能否找到新路,世界都在注意着。这次总统大选,法国政治的千疮百孔全部显露,人民不再相信传统政党,极端势力已告崛起,法国能否在“自由、平等、博爱”的指导下重塑政治,将是最大考验。

  近年,法国学术界反省之声高涨,法国第七大学教授区考特最早提出法国民主政治的“平庸化”,接着法国政治经济学家皮凯提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主义》,主张法国必须重建赋税正义。法国的民主现在千疮百孔,这次总统大选病灶已总爆发。政党被人民厌弃,人心日益不满狂乱,法国的政治必须重救。法国的民主政治是否可由平庸无能翻转为有能,重建福利国家的过去光荣,是马克龙的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