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时政评谈 >> 谭允芝:法治未死 司法独大有理
谭允芝:法治未死 司法独大有理
发布时间:2018-08-25 09:32:26 浏览次数:272

来源:《信报 财经月刊》2017年5月

文/李澄欣

        占中后连串政治案件,触动社会撕裂的伤疤,攻击法官蔚然成风,甚至有人批评「法官独大」。刚卸任大律师公会主席的资深大律师谭允芝(Winnie),直斥有关言论形同自毁长城,呼吁港人珍惜司法制度。

        「哎,今日穿得有点怪,要上court。」55岁的谭允芝过去两年要频频面对镜头,但拍照时仍有些腼腆。上了一日庭,她回到中环置地38楼的顶级 Chamber 接受本刊专访,黑衫黑裤黑皮鞋,奶白丝巾和粉红水晶甲是身上唯一点缀。

        半框眼镜下两道粗黑闪粉眼线,掩不住红丝满布的双眼——她还未回过气来。「(在任)后期已很累,自己又多case,卸任后没接受过访问,要休息好一段时间……」她作风硬净,1984年取得大律师资格,2006年与前夫莫树联同获委任为资深大律师,2010年起担任公会副主席,在阳盛阴衰的大状行列不让须眉,但女强人也会累。

        是其是 非其非

        占中落幕后,谭允芝接替石永泰任公会主席,是继余若薇后第二位女性主席。在任短短两年间,香港社会前所未有撕裂,但她强调保持中立,总在关键时刻说公道话:2015年上任后纠正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的「特首超然论」;2016年初力撑有「网络23条」之称的《版权(修订)条例草案》;批评李波失踪是「九七后最让人忧虑的事件」;去年立法会宣誓风波,尽管认为青年新政议员行为「小学鸡」,但斥人大释法「百害而无一利」。

        这种track record ,黄蓝不讨好,但谭允芝没有政治包袱,是其是,非其非。「我心里想什么就说出来,没有agenda,不是为了拿彩,也不是求选票。」她带骨道。「很多市民一听到大律师,就觉得是搞事的,是黄丝带。大律师公会不是公民党B队,我们用了4、5年去建立这形象,很刻意划清界线,因为有人很刻意抽我们水。」

        社会撕裂 易被煽动 

        占中后连串政治案件,触动社会撕裂的伤疤,掀起情绪化反应。她摇头叹道:「以前剥花生,现在社会气氛激烈,发生什么都像自己家人被人拉上庭,感觉强烈。现今世代更关心时事是好事,但太政治化,非我即敌,看新闻易被煽动。」

        庭内庭外,感受截然不同。「很多时我看新闻也会恼火,但向行家问了详情、见到full picture后,感觉就不同了。只有法官掌握全面的证据,即使你日日坐在法庭由头听到尾,审讯中递什么证物上去,旁听的记者哪会看到?证物是很重要的。传媒不是庭上的速记员,报道会有个angle,读者过滤三层后再形成观点,你说多不全面!」

        法官大vs制度大

        近年社会单凭传媒报道,就对裁决说三道四,动辄疾呼「法治已死」,甚至侮辱法官。2015年光复元朗行动引发警民冲突,示威者吴丽英「以胸袭警」罪成,网上流传印有瞄准器对准原审裁判官陈碧桥的图片。七警案被告被判监两年后,撑警团体侮辱法官杜大卫「黄狗」、「狗官」。旺角骚乱三名被告暴动罪成被判监3年,有港独团体在社交网站悬红30万元「通缉」法官沉小民。

        攻击法官蔚然成风,谭允芝连珠炮发狠批:「说法治已死,完全是多余!现在的人很personal,判得不合我意,我明天就看法官在Facebook如何被人揼。不喜欢判决,就说『法官独大』、『司法独大』,近期最哽耳就是这句!香港很多制度都不完善,但司法制度是最有声望了,比新加坡的声望高很多,也比美国更独立。如果司法制度受损,判得不合我意就罢免你,那就真是死得了!人们错误地将司法的权威personalize了,不是法官大,而是制度大。」

        「有人说法官也是人,不一定对,但我们要相信制度,陈志云案波折7年,最终得直,正因为制度让你用到尽,有足够机会纠正错误──幸好『司法独大』!如果司法不独大,陈志云就日日在商台唱衰法官,对谁有好处?他自己也洗不甩罪名。上诉得愈高,法官人数就愈多,这已是最安全、令司法的公正最接近完美的体现。」

        观感就是现实,她瞪大双眼道:「香港法官的素质普遍好,你估沈小民这样判,他不预了被人揼?法官晓得顶住压力,但就算顶得住,人们对司法的信心也取决于perception。不断攻击法官,令法官独立的威信在人心中降低,这是最蠢的,我们不要自毁长城!」

        释法损法治

        损害司法制度威信者,除了香港市民,也来自中央。去年10月立法会宣誓风波,引发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104条宣誓条文释法,谭允芝当时批评时机不幸,在宣誓案未有判决便仓卒释法,令人觉得释法是要干预案件结果。她在今年初法律年度开启典礼致辞时亦大篇幅评论事件,重申政治权宜不应凌驾法治和司法独立。「释法是宪制下内地的权利,但在那时机这样释法,对于司法的威信有影响,令人觉得惊香港判错。」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形容,释法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以防法院不按《基本法》原意判决。谭允芝至今说起仍扯火,提高声调直斥:「万一咩呀?法官不懂判吗?唔该你啦!连(中联办法律部长)王振民也不这样说,他承认人大这个时机开会不好,只因和六中全会撞了才顺延,并非针对案件释法。他内心那句我不理,愿意这样讲就不同,他要保住你的 perception!如果香港人自己都话法官乱判,要释法,那点搞?」

        外籍法官有价值

        今年2月七警案判刑后,有本地建制派归咎于任用外籍法官的制度,内地网民更提升至民族主义的高度,「洋人治港」、「司法殖民化」等骂声不绝。《(人民日报》海外版专访城大法律学者顾敏康,指香港法律系统有大量外籍法官,「立场问题可能影响他们对案件的判断」。谭允芝一笑置之:「其实西人法官公正的机会比华人大,他不懂中文,没看本地传媒——你就是不想他看到嘛!他只看证据,不看报道。你弄个本地华人法官,他就算不想看,也会在电话弹出来。」

        按《基本法》第92条,本港法官可从其他普通法地区聘用。「当年倾到终审法院有外籍并常任法官,绝对是深思熟虑,为了保住世界对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信心,一定要让普通法制度走下去,不是突然行大陆法。」目前22名终审法院法官,17至18名持有外籍,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指,香港要反思应否调整比例,引起社会忧虑北京干预本港司法独立,谭允芝却认为真理不辩自明。「太大反应,反而dignify他的说法。反驳他说法的例证比比皆是,当年刚果案判了是外交范畴,哪有人骂外来法官?」

        法庭命令勿second guess

        不尊重法庭判决的现象,谭允芝直言近两年才出现,她归咎占中。「占中令人觉得只要有崇高理想,大条道理不守法也morally justified,法律判我也好像不对。占中最后法庭颁令清场,大家好似不舍得个运动完结,连有些律师都好像觉得暂时不用守,因为不是『最终命令』,这是废话、second guess法庭的命令!」

        今年3月,三名旺角骚乱参与者暴动罪成判刑3年,有案在身的本土民主前线前成员黄台仰庭外表示,社会不应只聚焦于三人裁决,应反思年轻人为何愿付出如此代价走上街头。谭允芝劳气道:「他说判了也不能解决社会撕裂——社会撕裂当然不能解决,没人说可以解决啊!但用这些报复的暴力行动,就真的不能解决社会撕裂。」

        法官沈小民判刑时表明,暴力就是暴力,刑期要有阻吓性,谭允芝认同。「此风不可长,别以为你心地好、有崇高目的、是乖学生,参加运动一时激起来犯法可以无代价。违例泊车要risk牛肉干,无理由说我来做义工,为何不准违泊?这讯息要很清楚:你可以抗议,但香港不是任你点激就点激的。」

        占中后的政治案件将陆续审理,她表示只要示威者承担法律后果,就是法治的彰显。对于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抛出的「大和解」方案,她直言在司法程序已展开时提出并不合适,加上各人控罪轻重不一,特赦不能一概而论。「光是七警和曾健超,犯案动机和严重性已经差很远。」

        原则大于情绪

        但法庭始终无法解决根本的政治问题,解铃还须系铃人。「经过这两年的洗礼,如下任特首采取另一种做法,减少社会分化,压力会缓和一些,对司法体制的冲击亦相应减少。旺角骚乱会带来更多判决,这一波还是会有很多人嘈,但希望慢慢不会有这些大规模、衍生很多件案的社会事件,令司法制度不断受冲击,希望是最后一次了。」她语重心长道。「过激情绪令人看不到原则的界线,我是有忧虑的。出去开会,很多商界都buy『法官独大』这种错误讲法,有些人对搞到警察辛苦的人不满,将这种不满变成对警察极大的同情,觉得他们做什么都可原谅,失去了原则。」

        担任大律师公会主席的两年,不幸正值多事之秋,谭允芝学会沉着应战,拿捏说话时机。「等大家比较calm才出来讲,有时不是社会有什么看不过眼都要出声,我不是时事评论员,要深思熟虑些。做主席被人攻击得太多,这个试炼令我对事物有更透彻的看法,懂得如何自处:要对原则很有信心,人们攻击你,也要rise abov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