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日本·琉球 >> 安倍的傲慢是无知还是无耻
安倍的傲慢是无知还是无耻
发布时间:2017-02-22 10:16:56 浏览次数:957

   因为韩国的民众在日本驻釜山领事馆前设置慰安妇少女铜像,安倍政府临时召回了日本驻韩大使和日本驻釜山总领事,两国在慰安妇问题上再起风波。作为加害国的日本政府凭什么恼羞成怒,还要从2015年的12月28日说起。

        祸起《韩日“慰安妇”协议》

  2015年12月28日,在没有征求民意的情况下,韩国朴槿惠政府草草与日本安倍政府就争议多时的慰安妇问题达成了共识,并且签署了《韩日“慰安妇”协议》(简称《协议》)。协议内容主要有三个方面。

  其一,日方承认慰安妇问题是“在当时军方参与下对大量女性的名誉和尊严带来深重伤害的问题”,安培以内个阁总理大臣身份表达“由衷的谢罪和反省之意”。其二,作为补偿,日本承诺以政府预算出资约10亿日元,约合870万的美元供韩政府建立“支援”财团,由两国政府合作“恢复前慰安妇的名誉和尊严并治愈其心灵伤痛”。其三,双方确认慰安妇问题将通过协议的履行得到“最终和不可逆的解决”,并承诺今后两国在国际场合保持克制,避免就该问题进行相互指责。同时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在当时也表示,韩国政府会通过与相关团体的协商等方式解决好在日本大使馆前放置“慰安妇”少女像的问题。

  问题解决了吗?恐怕没有。《协议》所规定的“最终和不可逆的解决”也只能是安培政府的小算盘,或者说是朴槿惠政府不顾民意的一厢情愿。没有日本政府对慰安妇问题法律责任的真正承担和对广大慰安妇的真诚道歉,韩国民众还会继续抗争下去。有报道显示,2017年1月初一名64岁的韩国僧人为抗议朴槿惠政府与日本达成的慰安妇协议,自焚身亡。

  韩国受害慰安妇援助团体“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在《协议》签署当日,即谴责韩日两国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是“辜负受害慰安妇与韩国人民厚望的外交勾结”,并批评这是韩国政府因小失大的“屈辱外交”。受害慰安妇老人李溶洙也说,想讨回的是法律公道,而不是为了钱。

  李溶洙老人所说的法律公道指什么呢?就是法律责任——日本政府对强征慰安妇负有的法律责任。1993年的“河野谈话”曾明确承认慰安妇征募的强制性和日本当局的直接参与,并写明了军方的发起作用和具体参与方式;但《协议》只明确了“军方参与”,并没有明确政府的责任,而是象征性地提到日本政府对此“痛感责任”,以道德式的自省让日本模糊过关。

  正因为日本政府否认了自己的法律责任,所以这次日本政府给的10亿日元是“治愈金”而非“赔偿金”。也难怪很多韩国民众认为这是“对慰安妇‘奶奶’的出卖”,是两个政府达成协议,再一次在世人面前公然凌辱强奸了慰安妇。更何况,《协议》没有指明日本政府是犯罪主体,本应由日本首相安培晋三代表日本政府亲口道歉,也改成了由他人代读的形式。作为一个深具历史感的国家和名族,又长期遭受过日本的残酷侵略和殖民,韩国人的愤怒可想而知。

  其实在《协议》签署前,韩国民众要求重新谈判的呼声就一直不断,近一段时间以来,随着韩国政府震荡,朴槿惠下台,韩国民众要求重新谈判的呼声更加高涨,韩国在野党已经提出废除与日本签署的《协议》。据韩国《韩民族新闻》称,调查显示朝野9位潜在大选候选人无一人认为需“继续履行”慰安妇协定,他们的理由是日本政府没有真心道歉、没有承认相关责任令人不满。由此,2016年12月28日,《协议》一周年,韩国民间组织少女像促进委员会在日本驻釜山总领馆前突然设立“慰安妇”少女像就再情理之中。无疑,韩日之间的慰安妇问题还会燃烧下去,安倍想通过一个模糊的协议让日本拜托历史责任,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只会让人疑问,安培是对历史太无知,还是对受害者推卸责任太无耻?

        安倍的上国傲慢心态

  这次安倍对韩国态度如此强硬,有新闻说是受日本国内右翼势力的压力,不能再在慰安妇问题上让步,不得不采取外交强硬举动。近几年日本右翼势力因为安倍的刺激不断壮大是事实,他们公开否认日本在二战时的很多罪行,确实给日韩关系改善有所压力,但这是安倍如此对韩强硬表态的主要原因吗?当然不是。

  这次事件发生后,安倍不但召回驻韩大使和驻釜山总领事,还在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NHK)上,对韩国的民众再次抗议慰安妇问题回应说:“日本已支付10亿日元,我们在真诚地履行我方义务。我认为,现在轮到韩国拿出诚意了。”

  这是什么样的霸道逻辑?慰安妇的生命、血泪和尊严,难道是10亿日元就能买断的吗?10亿日元就要韩国人民闭嘴,企图买断二战历史,买断韩国人维护慰安妇合法权益的权利 ,这也太不把韩国人当人看了吧。日本对韩国的上国心态——不能掩饰的傲慢,由此完全被暴露出来。事实上,作为二战刽子手和战败国的日本,不光对韩国如此,对台湾更是如此。再冲之岛问题上,在台日渔权谈判上,在日本核灾食品输台上,日本无一不是以上国心态,来对待曾经殖民过的台湾,根本即不考虑台湾的权益,也不考虑台湾人的心情和正走亲日路线的民进党蔡英文政府的面子。只不过相对于韩国人的血性,一定要向日本就历史问题讨个说法,台湾政府既有求于日本,台湾社会也有着相当浓厚的日本情节,遮掩了台湾人对日本殖民罪行的反思罢了。

  事实上,安倍的这些行为,不过是他一贯在外交上“欺软怕硬”的风格罢了。看看他见特朗普(Donald Trump)、普京、习近平时的“柔顺低眉”,再看看他对韩国、台湾的强硬,我们不难从中感受到安倍首相的外交“风范”。对于慰安妇问题,作为日本首相的安倍能不清楚吗?二战期间,日本强迫来自中国、菲律宾、朝鲜半岛等地数十万女性充当随军慰安妇。按韩国政府说法,日本1910年至1945年殖民统治朝鲜半岛期间,8万至16万朝鲜半岛女性沦为慰安妇。

  1993年的“河野谈话”已明确承认慰安妇征募的强制性和日本当局的直接参与,但是到安倍这里,通过重新检验“河野谈话”所依据的调查报告,正试图否认以上表述的事实。在2015年二战结束70周年的演讲中,安倍却指出“我们不会忘记,在20世纪战争时期,许多女性的尊严与名誉受到伤害”。根本不提谁的责任,目的还是“与那场战争毫无关联的子子孙孙,我们不能再让他们继续背负谢罪的宿命”。

  回避日本的历史责任,让安倍可以无耻地对韩国民众的抗议活动采取强硬的外交举动,并威胁叫停韩日有关货币互换的磋商和推迟韩日高层经济对话,甚至召回驻韩大使。

  当然,安倍这样做,也是看准了一个可以勒索韩国的机会。因为萨德问题,韩国已经和中国闹掰了,和俄罗斯关系也急转直下,朝鲜更是不断在军事上施压,这种情势的韩国,已经负担不起再和日本闹翻的代价。某种程度上,其实有点像他对待台湾的态度,也是拿准了民进党政府在两岸问题上的短处,趁机提高要价,加码施压。

  只是可怜了四面楚歌的朴槿惠,因朝鲜核武和萨德问题与中国闹掰,在慰安妇问题上对安倍妥协,本来想拥抱日本摆脱孤立,却不仅惹恼了韩国人民,还生生被安倍政府勒索,被人占尽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