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日本·琉球 >> 安倍为何出席中国国庆酒会?
安倍为何出席中国国庆酒会?
发布时间:2018-01-31 09:07:31 浏览次数:769

来源:《亚洲周刊》2017年10月15日

文/丁果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与日本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前党魁前原诚司结盟问鼎政权,二人比首相安倍晋三更右,将过去侵略战争定义为“正义战争”,主张钓鱼岛是冲绳领土,将对北京构成更大挑战。安倍为赢取选举加分,亲临中国驻日使馆参加十一国庆酒会。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右)与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左):握手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趁着内阁支持率高涨和民进党内斗,突然解散国会举行新一轮的大选,企图抹去丑闻带来的阴影,巩固安倍政权长期执政的态势。谁知,东京都知事(东京市长)小池百合子不买账,竟然见招拆招,提前组织一个全新的政党——希望之党,来投入十月的众议院大选。给小池锦上添花的是,刚刚在九月一日接替华裔莲舫就任日本最大反对党——民进党的党领前原诚司突然表态说,可以解散民进党,将其并入希望之党,来与自民—公明执政联盟一拼高下,最终在日本形成两党轮流执政的机制,终结曾经被一度打破的自民党一党独大。换句话说,安倍没有想到,提前大选的如意算盘演变成他与小池百合子的“雌雄对决”。

  小池百合子具有复杂的政党背景,她从阿拉伯语翻译和新闻主播的身份投入政坛,从在野党起家,作为“美女刺客”,与自民党多次较量,之后又加入自民党,成为自民党中最具前途的女性政客,在自民党内阁和政党三役高位上创下女性参政的多次第一,她是第一位女性国防大臣,也是挑战过自民党党魁的第一位女性。

  本来,小池与安倍关系紧密,但二零一六年,她执意出马竞选东京都知事,与安倍和自民党高层闹翻。小池一怒之下以独立身份参选,却获得选民青睐,以四成以上的支持率一举击败自民党等联合推举的候选人增田宽也(前岩手县知事),再创自己政治生涯的高峰,当选首位女性东京都知事。这个胜利,让她与自民党的关系降到冰点。

  希望之塾培养政治精英

  她在当选东京都知事后,效仿她称为“台湾爸爸”的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建立李登辉学校),迅速建立一个被称为“希望之塾”的政治讲座,大力发掘政治人才。这个政治速成学校竟然有四千精英报名,最后她挑选二千九百多人入学培训。靠着这个政治人才班底,小池在二零一七年的东京都议会选举时,组建新党——都民第一会,与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再度交手,结果仍然是压倒性的大胜,赢得一百二十九席中的五十五席,成为第一大党。令人震惊的是,在这次都议会选举中,小池竟然把自民党的执政伙伴公明党拉到自己的阵营,并联合了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在野党,对自民党进行了政治大围剿,形成对安倍政权的最大威胁。

  通过这一战,小池白合子逐鹿中原的野心和能力一览无余。本来,媒体认为她将在二零二零年挑战自民党首相,谁知安倍提前解散众议院,小池不甘错过良机,立马再组新党,争取与安倍一决高下。虽然是仓促组党参选,但小池却信心满满。这不但因为她已经有东京都两战两胜的漂亮战绩打底(她推出的政治素人全数当选),同时也有法国总统马克龙以一个新党“共和国前进”赢得国民议会选举的国际范例左证,小池想要成为日本女版的“马克龙”。

  令日本朝野意想不到的是,安倍最大对手、日本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在新党建立后即告分裂,党领前原诚司放弃党魁身份,以个人名义投入选举,而民进党众议院众候选人也将以个人身份加入希望之党,民进党参议员则留在民进党内,维持原有政党体制。可以预计,众议院选举之后,即使希望之党落败,它也将取代民进党,成为日本最大在野党。

  小池是女版安倍晋三

  虽然说安倍的第二次执政面临着最大的挑战,安倍的傲慢和小池的谦虚形成强烈对比,但希望之党的崛起未必是敲响了安倍右翼政权的丧钟。理由很简单,从政党光谱来看,与其说小池百合子是女版的“马克龙”,不如说她是女版的“安倍晋三”。

  在修宪问题上,小池原来是激进的制宪派,她与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一样,主张全面推倒“借来的东西”,即战后实施的和平宪法,来制定新的日本宪法。后来,她追随安倍晋三,摇身成为修宪派,她主张从经济类条目开始修宪,最终取消和平宪法第九条;在对待战争历史清算上,小池持右翼立场,她是日本最大右翼团体日本会议成员,将日本过去的侵略战争定义为“解放亚洲”的“正义战争”,要求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在钓鱼岛问题上,她一贯主张在“尖阁列岛”是日本冲绳领土;在台湾问题上,她是李登辉的追随者,也是亲台日华联盟的成员,对台湾现任总统蔡英文颇多赞词,称她是“坚毅的女性”。当然,被称为日本最有国际视野的政客,小池是美日同盟的坚定拥护者。只有在核电问题上,小池追随前首相小泉纯一郎,采取无核化立场。

  对中国来说,更为棘手的是,属于中青代政治人物的前原诚司与小池一样属于保守右翼,他曾经被称为“民主党之鹰”,多次鼓吹“中国军事威胁论”,而在日美同盟优先的问题上,与小池百合子并无差异。由此可见,如果小池—前原连手在大选中获胜,新政府对中国的压力和挑战不会比安倍政权小。

  安倍十分清楚,无论是修宪还是其他议题,他的右翼立场并不能赚到小池和前原的便宜,而小池与曾经担任外相的前原在国际化视野上获得比安倍更大的分数,因此,安倍必须在外交上呈现出更多的灵活性和务实性,才能赢得国民信任。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安倍突然亲自到中国大使馆参加国庆招待会,期待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这是继小泉纯一郎之后,十几年来日本首相参加中国国庆招待会的第一遭。

  保保革新排除左翼势力

  战后以来自民党一党独大,虽然上世纪九十年代和新世纪分别有三次政党轮替,但自民党长期施政的态势并没有改变,这次小池借着安倍冒着“违宪”嫌疑解散国会之际,断然组成新党与其抗衡,给自民党政权带来重大冲击。然而,仔细观察,除了社会党、自由民主党、先驱新党的村山内阁(一九九四至一九九六年)和羽田内阁有左翼成分之外,无论是新党的细川内阁(一九九三至一九九四年)还是民主党的鸠山、菅直人内阁,掌权的都是自民党内分裂出来的人。

  其实,无论是小泉纯一郎还是安倍晋三,乃至小池百合子和前原诚司,他们的执政蓝图都是基于自民党一党独大“终结者”小泽一郎的日本改造论,小泽当年出走自民党,是因为他认为自民党在长期执政的利益获得中失去了远大的政治理想和目标,因此组建新党与自民党分庭抗礼,其目的不是“消灭”自民党,而是通过“保保革新”,把左翼势力彻底排除出日本政坛,实现保守左翼和保守右翼轮流执政的两党机制,确保日本重新崛起,这就是为何前原诚司情愿毁掉第一在野党的地位与希望之党合流。

  安倍政权执政五年之久,让民众产生了“政治审美”疲劳,但小池百合子的崛起,在开启日本女性首相崛起之路的同时,是否会成为另一个安倍式的“独裁者”,也令人关注。小池仰慕英国“铁娘子”撒切尔(戴卓尔)夫人和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她会像撒切尔一样一战功成,还是会步希拉里后尘饮恨而归,各方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