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日本·琉球 >> 琉球复国与国际正义
琉球复国与国际正义
发布时间:2018-07-17 17:11:37 浏览次数:356

 来源:《亚洲周刊》201878

/蔡翼

琉球主权归属问题延宕至今,中美均应遵守二战时的国际承诺,支持琉球人民的复国运动。

英国伦敦《金融时报》之前曾经引用琉球当地媒体的报道:「好像接近九成的琉球人希望能够『独立』。」在二零一五年的五月间,《琉球新报》和冲绳电视台进行了一项联合的民意调查,《琉球新报》报道,「八成八琉球人民希望拥有更多的自决权」,其他的民意调查亦有类似结果。日本政府担心,如果这种讯息传播到国际社会,会造成一种琉球积极想脱离日本管辖的印象,让国际间支持琉球人民「琉球王国复国运动」的力量风起云涌。果不其然,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这些消息。

琉球自古以来一直是个独立的国家,受到中国文化礼教的影响甚深,琉球王国在明、清两代是中国的藩属国,受到中国朝廷的册封和保护。一八七二年,日本大举入侵,要求琉球国王停止向中国朝贡,并且册封琉球国王为「琉球藩王」;禁止琉球再接受清廷册封,废除中国的年号,改年号为明治。琉球曾经派特使向中国乞援,但清廷积弱,不想因为琉球而与日本交恶。一八七七年,日本政府改琉球为冲绳县,一八七九年,命令琉球国王尚泰移居东京。

一百四十一年前,琉球王国遭到日本吞并,台湾与琉球同为近代日本征韩、征琉、征台系列扩张政策的直接受害者,回顾这一国际地缘政治的历史沧桑,让人不胜唏嘘。中国应该再审视这个重大历史事件,一起来回顾明、清所建构的中华世界秩序。

虽然日本占领了琉球,但是中华民国长期拒绝承认日本对琉球群岛的主权。二战期间的开罗会议,国民政府的委员长蒋中正和美国总统罗斯福交涉了琉球未来前途问题,美国同意战后「琉球暂由国际托管」,此为「琉球地位未定」延宕至今的由来。抗战期间蒋在国民政府自身如此艰困的情况下,仍然没有忘记济弱扶倾,积极支持「朝鲜」、「越南」及「琉球」等亚洲地区的独立运动,令人感佩。

二战期间的琉球之役,除美日双方,冲绳的平民亦伤亡惨重。据历史记载,日本战败时,日本军人曾强迫琉球人集体跳崖或引爆炸弹自杀,岛上琉球人口剧减了约四分之一,像在进行一场种族灭绝,这些都在美国国家档案中有详细记载。

日本战败投降,无条件接受《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根据日本和同盟国签署的「降服文书」规定,日本国土只能保有东瀛四岛,举凡其「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所有土地」必须放弃,其中当然包括琉球(参见战后盟国占领日本分割占领案)。

中国以历史和国际条约等为依据,认为日本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后已失去琉球所有权,所以支持琉球独立,希望琉球成为独立的国家。美国曾考虑将琉球主权交予当时盟邦、也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的中华民国,但战后中国随即陷入国共内战。后中国大陆加入共产阵营,全球冷战开始,美国想将琉球交予中华民国治理未果,才暂时由美军「托管」,琉球脱离了日本七十年的统治。

日本战败之后,身为受害者的琉球并没有获得美国支持,以实现其独立的心愿,反而沦为美国军事占领,开启第二次被殖民的悲惨命运。美国占领琉球的目的几乎与近代日本帝国主义的动机相同:企图阻止东亚自主汲取其传统国际秩序中平等、互利、和平的精神,维持由一个更强大的资本主义帝国来主宰的亚洲秩序。

美国治理时期在琉球实行异化政策,希望淡化琉球人对于日本的认同(尽量不使用「冲绳」,使用「琉球」等……)。一直到一九七二年时,美国为了自身的地缘战略布局,将琉球的「行政管辖权」交给属于美国盟邦的日本,但是仍然保留了琉球主权未定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日本对琉球仅拥有行政管辖权,没有主权,所以「琉球地位未定」延宕至今未决。根据协议,因为日本仅仅拥有琉球的行政管辖权,按主权、治权分隔的现况,日本应该没有在琉球「驻军」的权利。

中华民国政府一直拒绝承认琉球为日本领土,支持琉球人民「复国运动」。直到二零零六年,民进党执政下的外交部才将「中琉文化经济协会驻琉球办事处」改名为「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驻琉球办事处」;二零零七年改名为「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那霸分处」。此举形同默认了日本拥有琉球,之后外交部网站上的地图又偷偷把琉球群岛划入日本范围内。这是内神通外鬼,出卖了中华民国一贯坚持的立场,这些举措让琉球主张复国运动的爱国人士十分沮丧。

二零零七年曾有学者对十八岁以上琉球人进行调查访问,四成二认为自己是琉球人,三成认为自己是琉球人也是日本人,约有两成六左右的人属于日本移民,当然认为自己是日本人。主要因为日本自从一九七二年重新获得行政管辖后,进行了大量的「去琉球化」工作,从历史、文化来消灭琉球人的国族意识。

虽然被日本统治了近一世纪,但是还有超过七成的琉球人认为他们与日本人是不一样的国族,尤其是日本在二次大战末期进行了残酷的「种族灭绝」行动,琉球人民至今仍然对此民族仇恨耿耿于怀。但是由于国际上对于「琉球复国运动」的漠视,让琉球爱国人士的复国运动孤立无援,欲振乏力,十分可惜。

琉球学者以琉球为中心审视近代东亚国家间互动的历史,深刻体悟到中国的价值体系与中国所主导的国际关系体系内在的合理性。台湾学者吴启纳指出,琉球遭日本吞并是中华世界秩序崩坏过程中倒下的第一张骨牌。但中国的基本价值迄今仍然受到琉球学界的尊崇。那霸的冲绳县立博物馆不仅呈现出琉球、朝鲜等国与明、清之间的关系和相互之间的关系,更忠实呈现清朝先是阻止日本吞并图谋,后来苦心扶持琉球复国的史实。对照中华王朝的天下体系与美国所主宰的主权国家体系,前者只是在于形式上不平等,而实质上平等;后者在形式上平等而实质上不平等的真相突显无遗。

琉球争取复国、而非独立

琉球未来的归属对中国突破岛链封锁、地缘战略的「逆转胜」,有重大战略意义。为维护二战后所建立的「国际秩序」,济弱扶倾,中美两国都应该遵守《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对琉球前途的共识和承诺,对于琉球人民的复国运动给予高度关注与支持。

琉球以位处欧亚大陆与太平洋岛链接壤之优越地理条件,数世纪以来迭经海权与陆权的国际角逐,充分突显其地缘政治的关键地位,以致蹉跎至今,仍面临着「地位未定」的尴尬处境。东西冷战时期,钓鱼台主权与东海海域划界等争议之持续延烧,愈发使得琉球问题之处理成为牵动东北亚地缘战略走势的敏感话题,其未来可能之发展值得关注。

尤其琉球与中国有着非常特殊的历史渊源。波罗的海三小国经过数世纪的奋斗,终获独立。英国BBC广播公司之前曾经以爱尔兰要求脱离英国为例,认为琉球复国运动仍然可以继续努力,只要有强而有力的正义力量坚定不移地给予支持,琉球人民「复国运动」终会有成功的一天。

北京当局虽未曾明确表示琉球属于中国,但是至少承认琉球原是个独立国家;这个立场应符合中国大陆多次要求日本政府遵守二战后所建立的「国际秩序」的立场。中华人民共和国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应该仗义执言,扮演济弱扶倾的「正义力量」。琉球独立后势必会一如既往,需要中国的支持与保护,对中、琉两国而言,共同维护宫古海峡及琉球群岛周边海域的经济海域与航行自由,是互利双赢的合作,这对中国突破岛链封锁、在东北亚地区地缘战略的逆转胜,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不可小觑。

琉球在失去国家独立后沦为日本和美国殖民地,遭受了各种各样的荼毒与伤害,琉球不愿再充当大国附庸、手中的玩物或是相互勾结馈赠的礼品。琉球是琉球人的琉球,为了防止琉球再度成为大国利益的角力场、军事斗争的战场,琉球追求通过恢复自己的国家,摆脱美日的殖民统治,消除战争的威胁,把琉球建设发展成为东北亚一个和平、繁荣、中立的海上之弧。

琉球的未来应该在排除美日暗地操控的威迫利诱下,允许琉球人可以无拘无束的教育宣导民众,让琉球人民了解琉球的过去历史史实及过去一个半世纪以来受到帝国主义列强欺凌的悲惨命运,能在中国协助下,在联合国监督下举行琉球人的「民族自决」。也许目前这样的条件尚未成熟,但至少应当支持琉球自治,拥有属于琉球人的琉球,让琉球人在没有外人干预下,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与前途。

孙中山先生的遗志强调:「中国强盛起来后,应济弱扶倾,扶持世界各弱小民族。」二零一六年,习近平在纪念孙中山诞辰一百五十周年的讲话中,用「三个伟大」高度评价孙中山的历史贡献。他呼吁所有景仰孙中山先生的中华儿女,都应该把孙中山终身所奋斗的伟大事业继续推向前进;并且号召全党、全国学习和继承他的宝贵精神,为振兴中华而继续奋斗。寄望中国在习近平的领导下,能够伸张国际主义正义,为琉球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担负起历史的责任,作出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