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日本·琉球 >> 追溯中日关系关键时刻
追溯中日关系关键时刻
发布时间:2019-02-02 10:29:57 浏览次数:693

来源:《亚洲周刊》2018年10月14日

文/杨柳

       《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四十周年,七十年代首批中国驻日外交官李和协回顾使馆初期的干部阵容,包括陈楚、唐家璇、唐树备、武大伟、程永华等,也追溯日军战犯对新中国的感念。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四十周年,九月二十日安倍如愿「晋三」,以百分之六十八点五的支持率再度当选执政自民党总裁,成功连任日本首相,可执政至二零二一年,将成为日本在位最长的首相。中国呼吁日方应汲取历史教训,以实际行动取信于邻国。今年十月下旬,安倍晋三将访问中国。

       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四十周年之际,上世纪七十年代首批中国驻日外交人员之一李和协谈起往事,虽然已事过多年,当年一些领导人已经谢世,却仍历历在目。一九七八年十月下旬邓小平访日期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约双方完成政府间换文,正式生效。同年十一月,李和协任满回国。当时正值中美建交前夕,从日本回来后,上级调派李到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参与对美民间外交工作,先后出任美国处副处长、处长,以及综研室主任。一九九二年,香港进入回归前最后五年的「后过渡期」。同年七月,李又奉调到新华社香港分社(中联办前身)工作。作为外事部副部长及后来兼任「庆典办」副主任,全程参与政权过渡多项筹备工作。二零零一年,老领导、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周南赠送给李和协「乾坤万里眼,时序百年心」墨宝,可谓是当事人最生动的人生写照。

       李和协祖籍福建南安,厦门大学外文系毕业,一九七三年初进入外交部工作。一九七二年九月中日恢复邦交,七三年三月李和协到外交部报到后,随即被通知要准备去驻日使馆工作。经过两周的出国前培训及短暂休假后,于五月十八日从北京搭乘伊尔六十二专机飞东京。「该专机是去日本接回四月十六日访日的以廖承志为团长的中日友好代表团,那也是中日邦交正常化后首个访日的中国大型友好代表团」,李和协说。

       中国驻日使馆建馆时,最初是租用东京新大谷饭店,一九七三年五月李和协到达东京后,使馆刚迁到位于港区南麻布使馆区的一栋四层红砖公寓里,与西德使馆为邻。「我被安排到领事部工作,除了侨务及签证事务外,并兼任使馆领导的英文翻译」。「中日恢复邦交后,中国政府成功收回位于港区元麻布的原『中华民国』使馆产权,并在原址进行重建,成为今天中国驻日本使馆馆址」。

       中日邦交突破

       「虽然当时国内『四人帮』仍然当道,『文革』并未结束,但是外交方面在毛泽东、周恩来的亲自主持下,则是捷报频传。一九七二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是继一九七一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七二年初美国总统尼克松(尼克逊、尼克森)访华后的又一重大外交突破。这一势头贯穿整个七十年代,这期间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达到几十个,直到七九年一月邓小平访问美国,实现中美邦交正常化」,李和协说。

       在使馆工作期间,与旅日华侨有较多联络,当时华侨人数有五万余人,其中约一般是台湾籍侨胞。由于建馆初期我是使馆唯一会闽南语的,与台籍侨胞及台湾六日学生接触比较多,经常参加侨团在日本各地举行的恳亲会,并于爱国留学生互动。东京华侨总会会长甘文芳、副会长陈焜旺和黄文钦都是著名台籍爱国侨领。他说,意想不到的是,二十年后的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在香港回归庆典活动中遇见陈焜旺,他是见证香港回归的全球华侨、华人代表之一,李当时则正参与回归及庆祝活动的组织工作,与老朋友重逢,惊喜之情难于言表。

       中日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文化源自中国。但是在两千年的友好交往中,也有过近代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不光彩的一页。「只有正视这段历史,做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才能架设两国世代友好的桥梁」,李颇有感触地说,其实日本人民大多数是希望日中友好,一些参与侵华战争的旧军人还成为日中友好积极分子。「记得当时有一位北海道的农民,每年都要亲自向东京的中国大使馆送上几箱他栽种的上等鲜冬菇。究其原因,是当年他作为日本兵在华北曾经抢掠过不少当地老百姓的家禽,现在用赠送冬菇来聊表忏悔之意」,李和协回忆说。

       中国归返者联络会

       「一些曾在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带过的旧军人,回国后成立『中国归返者联络会』,为促进日中友好及反战和平事业做了大量工作,并多次组团访华。一九七四年,当年抚顺管理所的领导随中日友好代表团访日,『中国归返者联络会』成员海盗羽田机场隆重迎接,场面十分感人。」

       中日建交时,日本是除法国之外与中国有正式邦交关系的主要国家。除双边外交,东京也成为多边外交的重要场所。「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就能够到外交第一线锻炼,是难得的机会。令我难忘的是受人驻日大使陈楚,一位原行政八级的『三八式』老革命,参与组建外交部的老前辈,对我这个刚『入行』不久的年轻人关怀备至。在我赴日工作半年后,使馆就将我的新婚妻子从冶金部调到外交部,再派到使馆来。一九七六年『四人帮』倒台后,陈大使出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回国后转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秘书长。后来在北京、我与妻子还去报房胡同探望他老人家和夫人洪兰大姐。不幸的是,老大使已于多年前去世。」说着,李和协有些唏嘘。

       离休后,陈楚继续从事中日友好工作,致力于发展两国关系。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二十周年之际,陈楚与赵权初等五位长期质粒发展中日友好关系的著名人士获得了日本政府授予「动一等宝瑞章」。

       建馆初期,使馆干部阵容鼎盛,参赞有米国钧、李连庆、萧向前、叶景灏等。当时的使馆一秘唐家璇、杨振亚、唐树备,后来分别担任外交和国务委员、驻日大使、国台办副主任。「与我们同时期的武大伟后来就任副外长,现任中国驻日大事程永华比我们晚几年,记得当时他是从创价大学直接转到使馆工作的。」

       一九七八年十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九日,邓小平率团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成为首位访问日本的中国领导人。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互换仪式在日本首相官邸举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与日本首相福田纠夫出席,中国外长黄华和日本外相园田直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的证书,互换了批准书正本,《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宣告生效。邓小平访问日本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也将中日关系推向新的高度,在其后的整个七、八年代,中日之间在政、经、人文等方面往来也进入高潮。访日期间,邓小平还参访了新日铁、松下、日产汽车等公司,足迹遍及东京、京都、奈良及大阪。

       访日期间,中国副总理邓小平和夫人卓琳、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和夫人经普椿、外长黄华和夫人何理良一行,在中国驻日大使符浩和夫人焦玲的陪同下,还专程到使馆看望全体工作人员,并合影留念。「小平一行是晚上到达使馆的,由于当时使馆里没有合适的大厅,照相在食堂进行。我们将桌椅移到一边,以另一面白墙为背景,分两批与领导人合影。由于空间不够高,在领导人面前还席地坐了一排,席地而坐的也包括程永华。」

       安倍晋三成功连任后,在获胜后的演讲中表明:「我将开始修改宪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期待安培继续重视中日关系,推动两国关系不断改善发展。但在修宪的问题上,中方希望日方能够深刻汲取历史教训,恪守承诺,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北京和东京传出消息,安倍会在今年十月二十三日抵达北京对中国进行访问,这将是近七年来日本首相首次访华,上一次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前首相野田佳彦到访。消息说,安倍访华会出席一系列活动,行程约三天两晚。

       中日关系的机遇之年

       这次安倍访华是近期中日两国关系改善的延续。近年来中日两国关系争执不断,曾一度剑拔弩张。两个世界主要经济体和大国水火不容,有悖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不符合飞速变化国际形势的需要,双方皆有改善关系的愿望,并把近年定为中日重返正轨的「机遇之年」。未来,安倍将是左右中日关系走向的关键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