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港台 >> 台湾假新闻有多嚣张?
台湾假新闻有多嚣张?
发布时间:2019-06-05 10:20:18 浏览次数:471

来源:凤凰WEEKLY2019年5月16日

 

       假新闻是泛滥全球的问题,在台湾尤为严重。假新闻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职业造谣,另一种是因新闻从业者业务水平不过关而播出的与事实有出入的新闻。下面这则就属于后者

       18日下午,台湾地区发生芮氏规模6.1的有感地震,某些地方陆续传出灾情。就在地震刚结束不久,台北市松仁路(台北101、市政府附近)传出地震造成马路裂开的消息,一张照片迅速传遍社交网络,电视台也进行了报道。

 

 

       然而新闻才出来不到十分钟,台北市政府就出面辟谣:并没有裂开,其实是柏油洒落。

       辟谣的永远跟不上造谣的。紧接着,又传出位于花莲的东华大学校内行政大楼倒塌的消息。东华大学校方也证实校内没有任何大楼倒塌。

       这两个假新闻不是偶然事件,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台湾人自己都说,在台湾,假新闻的出没速度就跟政客讲干话的次数一样频繁

       四月初瑞典公布一项最新调查:台湾受境外假新闻危害程度是世界第一。其次为拉脱维亚、巴林、卡塔尔、匈牙利、也门、科索沃、叙利亚、乔治亚、委内瑞拉。另外,因为接收太多来自俄国的假信息,美国和乌克兰也榜上有名,分别为第13与14名。

 

       然而台湾地区已经不是第一次得第一名了。根据调查,其实从2013开始,台湾地区接收境外假信息就是世界第一了,一路连霸到2018年。

       对此台湾人自己也是清楚得很。2018年9月,台湾地区行政院新闻传播处发出新闻稿,说台湾地区光是1月至5月就出现了“712件假新闻”

       然而,比较尴尬的是,就在同一天晚上,行政院又发消息给各媒体,表示稍早公布的数据是误植,不是712件,应该是503件才对。政府用假新闻报道了假新闻问题,也是很厉害。

       台湾地区很流行一句话“小时候不读书,长大当记者”,一个是嘲笑记者访总是能问出匪夷所思的愚蠢问题,另一个就是是因为新闻谬误泛滥成灾,导致台湾的媒体公信力不高。下面几图就是景点的新闻低级失误案例:

 

美国总统本拉登

 

撒切尔夫人过世,画面却放成英国女王

 

把印度标称非洲

       选举期间最容易流出涉及各家利益的假新闻。在台湾,每一家新闻电视台、报纸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例如偏蓝的中天、中时、TVBS;偏绿的三立、民视、自由。也因为各自的立场问题,这些电视台在涉及立场问题的时候也难免颠倒黑白。

       例如去年面对十一月的九合一选举,蓝营爆出一条成功大学的民调,说明韩国瑜的民调高于当时的对手陈其迈。

       然而成功大学却出面澄清他们没有受到任何民意调查的委托,这份数据是捏造的。

 

       知道真相的绿营爆发不满,但蓝营依然士气大振,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一份假数据影响到了日后选情。不过无论是否真的影响到,蓝营的韩国瑜是真的顺利当选了。

       不过也有试图操控民调却依然落选的例子。政论节目主持人自办民调,结果显示台北市长候选人(民进党)姚文智支持率高达92%。大家都觉得很离谱。不过最后选举结果,姚文智败选,在台北市仅有17%的得票率。

 

       另一种选举相关的假新闻则是对候选人的发言断章取义。例如柯文哲的政见之一就是取消老年年金。在受访谈海选面试的老人年金发放议题时,原本是“希望引导面试者在敬老金政策上要正面表述”,但举例几个负面话术的例子之后,他的受访内容被三立记者剪辑成“领老人年金的都是贪婪老人”。

 

       即使后来柯文哲澄清是记者擅自断章取义,这则假报导还是造成不小影响,原本某些已经不满的情绪再度被放大,柯文哲在拜票时都会被抗议。

      关于选举的抹黑新闻当然不止这一桩。同样是去年九合一选前,美国哥伦比亚硕士伊森葛特曼出面痛批柯文哲是器官移植的中间人。柯文哲认为伊森葛特曼是政治打手,虽然没有直接指明,但网络上纷纷有人猜测是否伊森葛特曼背后的主使者就是民进党。

      在此同时,三立新闻台爆出一张“葛特曼秘密拜访民进党团”的独家新闻。

      这张照片在网络上流传了好几天,台湾当局发言人出面表示这张照片是造假的,原图其实是2016年1月28日,蔡英文当选后美国前国务卿伯恩斯来台拜会时所拍摄的照片。

 

      还有一种假新闻是瞎吹乱捧,这类假新闻近来大多跟高雄市长韩国瑜有关,尤其以中天新闻台最具代表性。

      韩国瑜自己本身经常是张口就来。例如韩国瑜说台湾中南部没有一座可以停靠波音 747 的国际机场,但其实已经有小港国际机场了,而且就位在韩国瑜管辖的高雄。

      而关于韩国瑜的新闻,更是怎么吹怎么来,什么“韩流”(韩国瑜潮流?)助攻奥斯卡短片,韩国瑜天降祥瑞,韩国瑜长得像神雕侠侣里的谁谁谁了,韩国瑜名字起得好...不禁令人费解,你们这么写真的有人信吗?

 

 

三市长分别为高雄市长韩国瑜、台中市长卢秀燕、新北市长侯友宜

 

 

      老放这些低级内容也不太行。中天因为播放内容不规范被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开了罚100万台币(约22万人民币)。

      被NCC罚款后,中天新闻依然故我,既然不能大画面报导韩国瑜,就改成刷跑马灯的方式。五分钟内以跑马灯的方式洗了二十条韩国瑜新闻。

 

      而中天的刷屏行为,在台湾的大学生中间已经引起抗议。台大、政大、世新大学纷纷发起拒看中天新闻台的联署活动。许多医院、小吃店,凡是有电视公共播放的空间,都默默上演了“遥控器争夺战”。

      传统媒体领域是政治利益与尸位素餐的问题。而在新媒体领域,则是谣言的天下。

      在台湾,推特、脸书甚至LINE(类似微信的软件)都可能成为传递假消息的媒介。LINE在台湾的渗透率高达82.6%,使用人数超过1900万人,不论家庭、朋友、公司、学校都用LINE沟通传递消息。然而许多长辈却常常误传假消息到群里。

 

      而且样式和大陆这边一模一样。

      这些讯息大多转自Giga Circle这类内容农场的网站。利用耸人听闻的标题、加一些来路不明的学者专家背书,长辈看到后,未经查证就直接转传到群里,令年轻人深感困惑又无可奈何。

      在涉及到政治议题的时候,这类的假消息会被传播的更严重。

      例如在去年的台湾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公投中,为反对同性婚姻,有人利用中老年人喜闻乐见的手法传播谬误信息,并获得大量转发。

 

      甚至生生造谣出了“法国20万人走上街头抗议就为废除同性婚姻法”,要知道黄背心运动才二十多万人参与。逼得法国在台协会出面辟谣。但还是很多长辈们只相信自己想信的。

 

      面对铺天盖地的谣言、虚假宣传、谬误新闻,如何防范是一大问题。台湾当局也开始着手修改有关条例,希望未来可以对广播电视、网络,或者以简讯、LINE等媒介散布谣言或不实讯息者,最重处以3年徒刑和30万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