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东南亚·海外 >> 泰国政治迷局
泰国政治迷局
发布时间:2019-06-19 09:59:13 浏览次数:332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2019年6月6日

文/赵灵敏

       过去的5年间,巴育从临时总理到代理总理再到民选总理,完成了从军人向政治家的转变。在这个过程中,他因为多次拖延大选时间而遭到抨击,也因为时时怒怼而和媒体关系恶劣,不过他的政治手腕是天生的,他一直在努力探索,向一个成功的政治家靠近。

 

2019年4月22日,柬埔寨卜迭棉芷省波贝,泰国柬埔寨跨境铁路开通仪式,泰国总理巴育(右)与柬埔寨首相洪森一同出席

       3月24日,泰国举行了军事政变5年来的首次大选。根据泰国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投票结果,亲军方的人民国家力量党在下议院获115席,加上近日宣布支持的其他中小政党的议席数,现任总理巴育已获得135席支持。根据泰国法律,总理由500名下议院议员和250名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挑选的上议院议员一同选举产生,得票过半者当选。由于上议院250席根本就是军方的人,加上下议院的135席,巴育获得过半支持当选总理已成定局。

       巴育的上台,起源于5年前的那个炎热的下午。2014年5月21日下午,泰国陆军司令巴育•占奥差召集执政党、反对党、选举委员会高层官员以及亲政府、反政府示威领导人和看守政府总理尼瓦探隆在陆军俱乐部开会,商议当时政治危机的出路。按照巴育的说法,他要阻止泰国沦为又一个“乌克兰或埃及”。第二天下午16时20分左右,会谈破裂。40分钟后,巴育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军方接管政权。

       这是1932年泰国确立君主立宪政体以来的第20次军事政变。事情的起因是2013年11月为泰党控制的下议院投票通过的《赦免法案》。根据该法案,2006年6月到2012年5月因参与暴力示威而被判刑的人员将获得赦免,以实现国内政治的和解。不过反对派认为,该法案是为赦免前总理他信而量身定做的,因此坚决反对。围绕着这一法案的争议愈演愈烈,最终导致时任总理英拉在2014年5月7日被宪法法院裁定滥用职权罪名成立,随即被解除总理职务。英拉的亲信尼瓦探隆担任看守总理,但局面依然混乱。

       多方争执不下之时,军人再次登场。担任军方最高职务的时任陆军司令巴育就此走上了政治舞台。过去的5年间,他从临时总理到代理总理再到民选总理,完成了从军人向政治家的转变。在这个过程中,他因为多次拖延大选时间而遭到抨击,也因为时时怒怼而和媒体关系恶劣,不过他的政治手腕是天生的,他一直在努力探索,向一个成功的政治家靠近。不过5年来,泰国的政治困局依然无解,而且局面比5年前还复杂了很多。巴育的前路,委实并不轻松。

       鹰派巴育

       位于曼谷东北210公里的呵叻府是巴育的老家,1954年,他就出生在呵叻府的一个军营中,他的父亲当时在那里当兵,巴育算得上是军人世家出身。

       在泰国,军人主要有两种产生的途径:主动报名参军或者参加抽签。泰国法律规定,年龄为18-30岁的男子必须依法服现役,时间为两年,高级僧侣、完全变性者可免除。有意服兵役的可以主动报名,没有报名的就必须参加抽签。每年 4 月,泰国的适龄男子要齐聚一堂,通过抓阄决定是否要入伍。抽到红色的一个月后就要服兵役,黑色的就免兵役。

       由于泰国军人待遇不佳,军队里时常传出虐待、同性恋等新闻,加上军队高层经常卷入贩卖人口、毒品等丑闻,军人形象不佳。此外,入伍还可能被派到泰国南部去围剿伊斯兰分离主义武装,要真刀真枪打仗,有生命危险,因此普通人均视入伍为畏途。于是在每年抽签的现场,都会出现很多戏剧性的场面。抽到黑签的欣喜若狂,抽到红签的则感到晴天霹雳,有痛哭失声的,有当众晕倒的,甚至有父亲因为儿子中签而上吊自杀。为了“保佑”自己不被抽中,很多人提前一个月到寺庙磕头如捣蒜,还有人临时抱佛脚服用雌性激素,声称不适合当兵。

       巴育则与这戏剧性的一幕无缘,因为父亲的关系,他早早就拿定了投身行伍的决心。1969年,他毕业于泰国武装部队学院预备役学校第12班,之后在泰国国防学院和朱拉中高皇家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加入泰国陆军第21军团,成为泰国王后诗丽吉的贴身保镖。在皇家卫队里,巴育结识了早他两届、军官预备学校10级的阿努蓬,自此开始追随他。随着阿努蓬军中地位的提升,巴育的头衔也不断水涨船高。       

       泰国早年是君主专制政体,近代以来,英法西方殖民者来到东南亚,泰国成了该地区唯一一个没有沦为殖民地的国家。为了维持这表面上的独立,泰国开始了军队现代化,军人成了最早一批接受西方先进文化的群体。1929年开始的全球经济危机对泰国打击很大,国库空虚之下国王不得不对军队裁员减薪,引发军方不满。1932年6月24日,军方发动政变,给身在华欣夏宫的拉玛七世国王两个选择:把权力交给议会继续做国王或者立即退位,拉玛七世无奈接受了前者,泰国就此进入了君主立宪时代。

       自此,军人发动军事政变接管国家政权成了泰国的家常便饭,然而,政变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军政府执政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后,总归要还政于民,而民选总理上台后,要巩固权力,又担心会再次发生军事政变。在这样一种诡异的状态下,无论是军方还是民选领导人都没有安全感,跷跷板游戏让泰国政局动荡不止。

       1946年,拉玛九世普密蓬国王登基。这是一位才华超群、政治手腕非同一般的国王,他看准了军方和民选领导人之间需要缓冲器和仲裁者的现实,开始不遗余力地填补这个空缺,最后成了这场权力游戏的最大受益者。军方和民选领导人由于谁都无法彻底压倒谁,都需要国王的加持,因此争先恐后地抬高国王的地位,强化对他的崇拜。最终,泰国政坛形成了这样一种奇特的三角关系:民选政府只拥有对国家进行行政管理的职责,无权指挥军队,军队只效忠国王,其最高领导人是陆军司令。当民选政府治理不力时,军人就发动政变,而政变是否正当,要由国王来裁决。国王则注意在军人和民选政府之间维持平衡,确保哪一方都无法彻底消灭另一方。

       这样的模式运转到2001年,出现了一位试图打破平衡的人,那就是他信•西那瓦。生于1949年的他信,早年是一名警察,后来弃警从商,靠经营电信事业致富。2001年2月9日他当选为泰国第23任总理,成为泰国史上第一位任期满四年的总理,并在2005年获得连任。他信任内政绩彪炳,在促进经济增长、禁毒和打击南部穆斯林武装分离运动方面的进展尤其有口皆碑,被国际社会公认是泰国难得一见的领袖人物。他信任内推行的影响最深远的政策,是在医疗等领域对农村地区和穷人的扶持。在贫富差距非常巨大的泰国,这些举措让穷人和农民成了他信的铁粉。

       为了给农村项目筹集资金,他信加重了以曼谷为中心的城市中产阶级的税收,并提出了削减军方开支和人数、军队国家化等主张,而他信日益上涨的声望,也对泰王至高无上的地位构成了威胁。于是,这几股势力联合起来,趁2006年9月他信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的时机,发动政变,将他赶下了台。

       在政变的过程中,阿努蓬率领的第一军区部队是其中的主力,为政变的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政变成功后不久,他的军衔由中将晋升为上将,并被当时的陆军总司令颂提提拔为陆军助理司令。2007年9月,颂提退休,阿努蓬成为新一任陆军总司令和军方最高领导人,巴育也被提拔为阿努蓬的副手。而在对待他信的问题上,泰国军队内部存在着不同的派别。阿努蓬虽然参与了政变,但性格恬淡,不太愿意介入政治,主张在政变后的纷争中保持中立,因此很快还政于民。巴育则是强硬鹰派,主张对他信势力严厉镇压。

       2010年9月,阿努蓬退休,巴育接替他成了陆军总司令。第二年8月,他信的妹妹英拉通过选举成了泰国总理。新一轮博弈开始了。

 

2014年7月22日,时任泰国陆军总司令的巴育从泰王普密蓬手中接过临时宪法

       政变的传统

       英拉上台后,继续了哥哥他信的经济政策,通过高价收购大米等方式,对北部和东北部的农民进行补贴。在其他方面,她走的是中间路线,因此一度广受好评。在一年一度的泰王生日赦免名单上,她没有加上他信的名字,也没有重用“支持自己的派别的领导人,而是不断强调社会和解是这个国家的前途所在,不是用一方打击另一方。2013年9月,她还主持了泰国历史上第一次政治改革论坛,目的也是寻求国家走出目前政治困境的方法。

       局势的逆转发生在2013年8月,英拉宣布为推动政治和解,向下议院提交《赦免法案》,赦免在2006年6月到2012年5月因参与暴力示威而被判刑的人员,这其中就包括他信。法案的推出遭到各方的一致反对,支持他信和反对他信的都不愿意对方得到赦免,而普通泰国人则担心过于广泛的赦免会造成社会的持续动荡和不稳定,因此也持保留意见。英拉则拒绝撤回法案,在各方争执不下的情况下,就出现了巴育率领军队发动政变的一幕。

       和前任阿努蓬不同,巴育在推翻政府后迟迟不愿交权,并以各种借口推迟举行大选的时间。近5年来,他以代总理的身份组织军政府,主持国政,身兼政府首脑和军队最高领导人于一身。显然,他不满足于只是过渡性人物,而是希望一展政治才华,在政坛有所作为。泰国媒体则对巴育的恋权深感不满,经常就大选时间等问题当面质问他,并揭发政府施政的不力。巴育对此恼怒万分。2018年1月,为了躲避记者提问,他派人将自己的一个人形纸板立在了话筒后面,并对记者们说:“如果有人想问关于政治或者冲突的问题,就问他吧。”然后挥挥手转身离场。

       2018年6月,在参与“反对人口贩卖会议”结束后,巴育集中倾泻了对媒体的不满:“我一直都说我也是人,人就会犯错,我所知道我犯的唯一错误就是我也有人性。过去4年来我一直尽力做好总理这个职位,但总有媒体和舆论贬低我这个总理的职位、认为我的工作很失败,我不明白这些人这么做是为什么,难道他们认为以后的泰国总理也要这样被骂被指责吗?我认为如果是这样泰国就不会发展。”

       而巴育政府内部的丑闻也增加了人们的不满。2018年年初,泰国政坛爆发了“表叔事件”,内阁二号人物、副总理巴逸在网络上被曝光拥有22块总价值4000万泰铢(约合800万元人民币)的名牌手表,却未依法进行财产申报,结果引发社会各界特别是城市中产阶级强烈不满,网络上有6万多人联名要求罢免巴逸。

       2019年1月,泰国曾经掌管经济事务的副总理比迪亚通亲王公开向巴育发难,他细数了巴育八大罪过,认为他给泰国社会带来了很多副作用,绝对不能再次担任总理职务。

       尽管广受非议,巴育还是想方设法试图做出成绩。他上任后首先采取的举措,是分化瓦解他信的势力。在政变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泰国军方就调换了泰国77个府中13个府的长官,其中大部分是前总理他信传统票仓北部和东北部所在府。2015年8月,巴育再次改组内阁,出乎意料地起用他信政府时期的副总理颂奇担任副总理掌管经济事务。此后,巴育政府推出“泰国4.0战略”,其中的重要内容是要将传统的农业种植模式升级为智能化农业,让农业成为泰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提高农民收入。这显然是向他信学的。

       这些举措渐渐发挥了作用。2016年,巴育修改宪法,改变国会议员及总理的产生机制,目的是防范他信这样的集团和大党势力在大选中屡选屡胜。比如将上议院议席由200个增加到250个,而且全部由军方指定产生。这些以狙击他信势力为主要目的的修改,居然在公投中得以通过,这是十余年来“反他信”阵营第一次在投票中正面击败了“挺他信”的一方,而在支持他信的东北18府中,有5个府投了赞成票。

       在2019年3月的大选中,他信阵营在北部和东北部的选票份额,从2011年上届大选时的80.2%减至此次的63.5%,一些议员也转投了巴育阵营。这显示,在他信兄妹流亡国外的情况下,很多人在失望之下渐渐放弃了支持,转而和巴育政府合作。

 

2018年5月7日,武里南,泰国总理巴育在MotoGP赛道上驾驶摩托车

       政治迷局仍在继续

       为了确保自己能继续执政,巴育除了在法律和制度上对他信势力严防死守之外,在竞选阶段也是花招迭出,比如禁止竞选现场出现没有参选者的画像,而他信、英拉均流亡国外无法参选,这条禁令几乎是为这兄妹两人量身定做的。尽管如此,但为泰党仍然在500席的下议院获得了135席,居各党派之首,这显示他信家族的影响力虽然大不如前,但并未溃散,仍是泰国政坛举足轻重的存在。

       从此次大选看,反对力量已经集结起来,泰国政坛的斗争焦点已由他信派系与反他信派系间的斗争变成了军政府派系与反军政府派系间的斗争。阻止军人势力通过大选合法执政,成为反军政府阵营思考的主要议题。连军方的传统盟友民主党都在选后和巴育划清了界限,拒绝加入政府,此次大选冒出的政治新星坎通纳,也和为泰党结成了同盟。巴育虽然最终赢得了大选,但也让自己成了各方的箭靶。由于他只是勉强获得过半数支持,未来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拉下马。

       另一个重要的不确定因素是泰王。普密蓬国王在2016年10月去世后,他的儿子哇集拉隆功继承了王位,新国王的声望和父亲不能比,但他介入政治的愿望比父亲要强烈得多。过去两年多里,他不仅获得了对王室财产更大的支配权,而且能在出国时指定摄政王,而在普密蓬年代,摄政王天然就是由德高望重的枢密院主席担任的,这显示哇集拉隆功不愿受老臣的束缚。在本次大选前,哇集拉隆功的姐姐乌汶叻公主一度表示要代表他信阵营参选,他则发表讲话呼吁民众选择好人。这些都显示出哇集拉隆功不满足于只当仲裁者、试图更积极介入政治的心态。

       一个权威不足却试图走向政治前台的国王、一个对治国情有独钟的军人总理、一群对现状不满饱受压制时刻准备发起冲击的反对派,这就是泰国政治的现状。普密蓬国王时代相对稳定的政坛三角关系已经松动,新的平衡关系是怎么样的?还没有人知道。各方势力的新一轮博弈,已拉开了序幕,泰国政治的迷局仍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