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日本·琉球 >> 日本宪政大战安倍强势释宪扩军学界奋起抗争
日本宪政大战安倍强势释宪扩军学界奋起抗争
发布时间:2015-07-27 11:56:54 浏览次数:1458

来源:《亚洲周刊》2015年7月12日

文/毛峰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欲在国会强行通过被视为可发动战争的“新安保法案”,掀起一场宪政大战,执政自民党自己邀请的宪法学者长谷部恭男在国会作证时明确表示“安保违宪”,成为导火线,引发三万人包围国会,反对战争法案。数千名学者联署,反对新安保法,要求撤回去年七月内阁决议的解禁集体自卫权。安倍亲信百田尚树主张用广告施压反对日美安保的冲绳县地方报纸,激起社会舆论的反弹。 

  日本正站在战后国家战略转型的重要十字路口,从战后确立的“不战之国”转向“可战之国”?日本学者愤怒了,日本民意觉醒了,在主流媒体被弱化的关键时刻和强势权力面前,一批被称为关键少数的日本专家教授迸发“学问与良知”的社会感召力,带动民众坚守和平宪法,坚决向安倍政权欲在国会强行通过有违和平宪法的新安保关联法案说不,铺开了战后七十年日本历史“拐点”进程中“新安保斗争”的艰难里程。

  六月二十四日,是原定日本本届国会落幕休会日,但因主导国会运行的执政自民党、公明党要求,本届国会被首次超常延长至九月二十七日。长达九十五天的延长幅度创下了现行宪法实施以来之最。来自执政党的计划就是要以此确保安倍内阁今次向国会提出的有关安全保障等十一个法案必须获得通过,也即在此延长期内,即使参议院对新安保法案审议延误,执政党也可以凭借在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席再次表决通过该法案。

  安倍政权试图强行在本届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的动向,激起民众强烈反弹。当天下午,由“不让战争发生•不许破坏《宪法》第九条!共同行动执行委员会”发起的包围国会、反对安保法案的抗议行动再次掀起,来自社会各界民众约三万人将国会议事堂团团围住,不断高呼“坚决反对战争法案”等口号,强烈要求撤销正在国会审议的新安保法案。

        青年学生反对法案

  与此同时,约有六千名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反对战争法案的集会在东京涉谷车站前举行,吸引了更多青年人的关注。

  由日本宪法及政治学者组成的“立宪民主会”当天也在国会议员会馆内召开记者会并发表声明,指出新安保法案明显违背现行宪法,要求将其作为废案。

  六月十五日,日本朝日电视台向执笔撰写《宪法判例百选》的一百九十八名宪法学者进行紧急问卷调查,在提交问卷的一百四十九名学者中,有一百二十七名学者认为,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保法案是违宪的,有十九人认为“涉嫌违宪”,只有三人表示不违反宪法。这项调查显示,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宪法学者认为安倍内阁提出的安保法案违反宪法第九条精神。

  六月二十九日,由宪法学者和作家等组成的“反战一千人委员会”正式向众参两院递交了共有一万六千五百八十九人署名的签名书,签名者以“正面否定了宪法第九条”为由,要求撤回去年七月内阁决议的解禁集体自卫权并废除安保相关法案。

  由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京都大学名誉教授益川敏英等各领域学者组成的“反对安全保障相关法案的学者会”至六月三十日为止,已获得了七千三百四十五名各界教授学者的署名支持,该会发起人之一的日本专修大学教授广渡清吾向记者表示,这显示了以“学问和良知”为己任的学者们开始奋起,以社会责任感和危机感认识到了安倍政权无视尊重客观性及实证性的学术,日本的民主主义正在受到威胁,国家处于走向战争的重大危险。日本庆应大学教授小林节认为,以作为国会宪法审查会“参考人”的全员宪法学者指出“安保法案违宪”为契机,更多的学者们已经奋起,国民们已经觉醒,如果安倍内阁一意孤行强行在国会通过安保关联法案,作为学者与律师,将带头发起法案违宪的法律诉讼,坚决将这场宪政论战打到底。

  被称为战后七十年历史性“新安保斗争”的这场宪政论战,正在日本社会发酵,方兴未艾。与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政党斗争”和“群众运动”为特征的安保斗争相比,这场“新安保斗争”更凸显出史无前例的坚守学问与良知的独立学者在日本历史“拐点”发挥关键作用,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引领公民社会的民众展开理性和平抗争,坚决对违宪和危险的安保关联法案说不的历史性“亮点”。

        加快步伐修改宪法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掌政权后,依靠日益强势的“一党独大”,加快步伐推动实现其修改宪法,以摆脱战后体制,成为能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正常国家的政治理想。但由于修宪的门坎太高需参众两院议员三分之二以上赞成,日本民意的反对,则更难以获得国民投票通过。由此安倍与执政自民党采取了“暗渡陈仓”的方式,以修改宪法解释于去年七月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在此基础推出了经修改的新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安倍政府制定的这些法案在今年五月十五日正式递交众议院审议,并决意要在本届国会获得通过。这也是战后七十年来日本将解禁集体自卫权和打造无缝隙应对所有事态的新安保法制。

  此次提交修改的相关法案包括由《武力攻击事态法》、《自卫队法》、《周边事态法》和《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法》等十个法案汇总而成的《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以及允许自卫队随时向应对国际争端的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持的永久性法律《国际和平支持法案》。关于集体自卫权,法案拟把“日本的存亡受到威胁、存在国民权利被彻底剥夺的明显危险”的情况定义为“存亡危机事态”,允许在此情况下对他国行使武力。其中,《武力攻击事态法》的修改部分规定了集体自卫权的行使手续。根据行使武力的“新三原则”,将“存亡危机事态”定义为针对与日本关系紧密的他国的武力攻击导致“危及日本的存亡、存在国民的权利被彻底剥夺的明显危险”,在此情况下允许对他国使用集体自卫权。这也意味着战后七十年来日本一直坚持的禁止使用集体自卫权的专守防卫将被彻底抛弃。此举遭到了日本一些市民反战团体的抗议,但由于安倍较好地掌控了主流媒体,舆论反弹力度并不强。

  形成此次安保法案违宪之宪政大战星火燎原的导火线则是执政党自己邀请的宪法学者在国会“参考人”作证时明确表示“安保违宪”,而执政自民党高官蔑视学者“只会咬文嚼字,怎能保卫国家”及将不利于自己的“专家证词”指为“外行”,更如火上浇油,伤害了学问尊严,激怒学者良知,引爆联署抗议。

  更被称为“安倍近卫军”的自民党年轻议员扬言要以大企业“广告”为手段来“打压”批评政府的媒体,安倍亲信的百田尚树更狂言要关掉冲绳两家报社,更成为刺激媒体舆论逆转,国民觉醒,对决安倍,反对新安保法案的动力。

  六月四日,由执政自民党、公明党推荐的早稻田大学法学学术院教授长谷部恭男、由在野民主党推荐的庆应大学名誉教授、律师小林节以及由在野维新党推荐的早稻田大学政经学术院教授笹田荣司应邀以“参考人”出席国会众议院宪法审查会,三位专家分别介绍了宪法与近代立宪主义的原则与精神。

  长谷部恭男在谈到宪法之所以被称为“硬性宪法”,就在于宪法不能轻易被当政者以自己利益随意进行解释或修改。在议员提问环节,长谷部就安保法案是否违宪明确表示,安倍政权以解释宪法来解禁集体自卫权存在着很大缺陷,由此强推的可以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安保法案是违宪的。长谷部认为:“现在安倍政府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不仅无法和过去的政府见解上的基本逻辑框架对接,还威胁了宪法的稳定性。”

  小林节则强调了“宪法第九条第二项,并未赋予军队战争的权利。为了帮助盟国去国外打仗是违反宪法第九条的”。

  笹田荣司则明确表示:“对过去的宪法解释已经像玻璃工艺一样,在极限的边缘维持至今。这次的政府解释越过了底线,集体自卫权的行使属于违宪”。

        宪法学者指违宪

  三位宪法学者全部指认安倍内阁为行使集体自卫权而修订的安保法案违反了现行宪法,引起社会关注,特别是作为执政党邀请的长谷部恭男明确表示执政党制定的安保法案违宪,一鸣惊人,激起舆论哗然。

  在难堪中的执政自民党高层不仅没有很好应对如此被动的变局,反而进行了“火上浇油”。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表示:“学者是在咬文嚼字”,“要是按照宪法学者所说的行事,就没有现在的自卫权了,绝对不能维护日本的和平与安全”。

  而执政党的一些议员更把说话对自己有利的学者称为专家,反之则是“外行”。这些言论极大刺激了日本广大学者的反弹。六月十二日,由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京都大学名誉教授益川敏英等各领域学者发起组成的“反对安全保障相关法案的学者会”在东京成立。该会发起人之一的日本政法大学教授山口二郎表示,安保关联法案审议的整体趋势由于三位宪法学者的违宪意见陈述发生了颇大的变化。对此自民党高层发出了“学者只会咬文嚼字,仅听从宪法学者的话,怎能保护和平之类”的发言,向学界发出了挑战,“我觉得只有接受此挑战”。山口二郎教授指出,学者对权力的批判是工作的一部分。宪法专家对宪法咬文嚼字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就好比与数学家追求一加一等于二的原理一样。对此喊停即是对学问的干涉。

  山口二郎强调,今年是战后七十年,也是“天皇机关说”后的第八十个年头,由天皇机关说所致的权力凌驾于宪法至上后,仅仅十年,日本国家就由于战争而瓦解。这是警醒的历史事实。

  山口二郎认为,学者对权力的批判是工作的一部分。战后日本的和平主义正是先人学者对当时的执政自民党政府进行了批判,而过去的执政者也谦虚的听取了意见,修正了自己的执政路线。坚持了专守防卫,放弃行使集体自卫权。由此铸造了日本的和平主义。而今,安倍政权正在试图通过宪法修正案,“我们岂能视而不见”?现在如果不进行批判,那么学界的存在意义又在何处?

        学者被指“咬文嚼字”

  日本学习院大学宪法学教授青井未帆表示:我们被称之为咬文嚼字,又被指责为守了宪法毁了国家,这是非常危险的预兆。现在政府试图做的事情,就好比是向易断的树枝施加不正当的力量,想将它折断一样。这根树枝就是立宪主义。立宪主义本身的意义就在于以法制权,我们只有通过实际行动才能完成它的意义。青井未帆强调:“如果仅仅是政府想要做就可以随便修改解释的话,那宪法就会变成废纸。在这种危机意识下,我作为宪法学者自然无法再保持沉默。”

  国立天文台名誉教授海部宣男表示:“虽然我的专业是天文学,但我难以保持沉默。”科学与民主主义是不可分的。正是因为科学所拥有的强大力量,才使它必须为实现和平与民主做出贡献。海部宣男指出,他作为科学家强烈支持对国际纷争不进行武力解决的日本国宪法精神,但现在不仅这个精神可能被遗弃,连主推这些事情的人居然不能坦言承认过去日本的侵略历史,充分反省侵略战争教训。他对此持有深刻的危机感,并有责任发出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声音。

  信州大学历史学教授久保享认为,战前日本的对中国侵略,美国的越南轰炸,这一切的谋略均以“防卫”为借口得以实施。如果认同此安保法案,日本将很难避免成为“在海外开战的国家”。大阪大学名誉教授三岛宪一指出,此次政府无视宪法是空前绝后的。因此可能引起日本国内长期存在的“到时候什么都无所谓了”,即对法条及法规的无视情绪进一步蔓延。京都大学政治学教授山室信一认为,现政府“让宪法遵从法律”这一本末倒置的作法,从根本上藐视了立宪主义。这种立法行为还能被称作为法治国家么?庆应大学教授小林节指出,该法案违宪,并将自卫队充当为美军的预备军。如果允许该安保法案通过,日本将不再为立宪国家,就此开始独裁,与世界为敌,这反而会更加危险。

        不容战争历史重演

  截至六月三十日,“反对安全保障相关法案的学者会”已获得了七千六百四十七名各界教授学者的联署支持,这些学者涉及的专业不仅有宪法和法学、政治学、历史学,还有工学、物理学、生化学等。同时该会还获得了一万二千二百六十四名普通市民的赞同声援。该会发表声明,要求废除违反宪法和平理念的安保法案。声明指出,战后七十年的今天,日本正站在从“非战国”到“战争国”的最大分岔点上。安保法案提倡美国等国家在海外执行军事行动时,日本自卫队可以同时提供协助。只要使用武器,即会形成交战状态,这明显违反宪法第九条所禁止的武力行使。声明强调,当年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期间,日本学界把众多学生送往战场,这段历史令人痛悔。出于对历史的深刻反省,学界不能容许年轻人上战场的历史重演。

  美国《新闻周刊》日文版副主编长冈义博对亚洲周刊说,这么多学者并且是跨领域跨专业的专家集结在一起,强烈反对安倍政府要在国会立法通过的安保关联法案,这在战后日本历史上极为罕见,也是历史性的第一次。日本学者因为具有较强的专业精神和操守,一般不会跨出自己专业领域发表意见,由此对社会的影响力也比较大。这次日益多的各行各业的学者联合发声,一方面显示了安保法案在违宪性上的问题是比较明显的,在大是大非、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学者是有社会责任的。另一方面也是执政党轻视或者说蔑视学者“只会咬文嚼字”的专业精神,刺激了学者要用良知来反击权力的傲慢。

       “安倍近卫军”

  然而,近年来强势执政的自民党权力傲慢似乎难以收敛。一批被称为“安倍近卫军”的年轻议员近四十人于六月二十五日在自民党本部召开学习会,该会由自民党青年局局长木原稔主持并邀请了日本著名的保守派右翼作家百田尚树担任讲师。

  会上,针对有舆论反对修订安保法案和解禁集体自卫权等问题,一些议员提出了应透过掌控大企业的经团联,以削减广告等手段向媒体施压,以此减少反对言论。众院青年议员大西英男更是直截了当地说:“教训媒体最有效的手段是切断其广告收入来源。我们政治家不能说,首相安倍晋三更不能说,希望文化人士和民间人士向经团联施加压力”而百田尚树在会上指责一直坚持反对日美安保的冲绳县两家地方报纸《冲绳时报》和《琉球新报》,扬言称:“必须摧毁掉这两家报纸。”这些赤裸裸地试图封杀言论自由和打压媒体的言行被曝光后,激起社会舆论的震惊。

  为消除严重损害国民对自民党信任的不利影响,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紧急召开记者会,宣布免去组织学习会的木原稔青年局局长一职,并禁止其担任党内职务一年。同时对大西英男等三名议员处以党内警告。

  然而,日本社会舆论则对执政党内爆出如此直白打压媒体与言论自由表示忧虑,这进一步发酵了对执政自民党的不信任。《冲绳时报》和《琉球新报》发表了联合声明指出,百田声称的因为是批评性报纸所以应被摧毁的言行是极为危险的,并“迟早可能把矛头指向全国的媒体”。

  针对自民党年轻议员在学习会上主张向新闻媒体施压的言行,日本民间放送联盟会长井上弘六月二十九日发表抗议称:“这是在否认以言论和表达自由为基础的民主主义社会,难以容忍。特别是这类发言出自执政党自民党的国会议员之口,实在令人感到遗憾。”日本新闻协会编辑委员会同日也就主张对新闻媒体施压的言行发表声明,强调“不会对蔑视表达自由的发言置之不理,对此表示强烈抗议”。

  日本电视台社长大久保好男在记者会上表示:“对广告主施压以达到教训媒体的目的,这种做法妥当吗?坦率地讲,自民党到底怎么了?”

        安倍重蹈外祖父覆辙?

  日本政治评论家本泽二郎对亚洲周刊说,这次由日本数万名知识精英和学者参与的宪政之战,也可谓是战后七十年历史性的“新安保斗争”,在支撑社会主流良知和责任的学者、包括九成五以上宪法学者和半数以上日本民众的强烈反对下,如果安倍内阁仍要强行在本届国会通过违宪的安保法案,结果很可能重蹈上世纪六十年代其外祖父岸信介内阁的覆辙,因失尽民心民意支持而最终只能内阁总辞垮台。这会是历史的宿命,还是政治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