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战争与和平 >> 向日本领馆提出抗议 为平民安全四处奔走 《罗森报告》揭露日军南京暴行
向日本领馆提出抗议 为平民安全四处奔走 《罗森报告》揭露日军南京暴行
发布时间:2018-12-24 11:11:05 浏览次数:345

来源:《环球时报》2018年12月18日

文/葛元芬

  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刚刚过去,外国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杀再次受到关注,除了凭借《拉贝日记》而让人们熟知的约翰·拉贝,还有一位鲜为人知的英雄,他帮拉贝同占领南京的日军周旋,他的《罗森报告》向世界揭露了日军暴行,他就是德国驻华大使馆南京办事处政务秘书乔治·罗森。

  帮助建南京安全区

  1945年9月11日,一个名叫罗森的德国人写信给中国驻美大使,提供有关日军南京大屠杀的线索。他在信中写道:“写此信的目的是希望中国政府能注意到在德国驻华大使馆和领事馆发现的关于日本侵华的丰富材料……有许多从1937年11月到1938年6月期间我在南京写的报告。”这些《罗森给德国外交部的报告》(简称《罗森报告》)后来成了揭露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重要资料。

  《罗森报告》从日本盟国(注:日德两国于1936年11月签署《反共产国际协定》)一名外交官的角度记载了日军对南京的血腥屠城。1937年11月底,侵华日军逼近南京,德国驻华大使奥斯卡·陶德曼于11月25日离开南京前往汉口,临行前,他委托政务秘书罗森组建留守班子。陶德曼不愿迎合国内那些纳粹新贵,他没有命令罗森同日军合作,这为南京大屠杀期间罗森同残暴的日军抗争以及如实记录日军暴行创造了条件。

  罗森时年42岁,出身德国政治世家。1921年,他进入德国外交部任职。1933年,希特勒上台,具有犹太血统的罗森被打发到中国。就这样,4年后,“政治流放者”罗森见证了日军的“中世纪式暴行”。在日军逼近南京之际,他帮助德国商人拉贝等人组建起保护中国平民的南京安全区,他把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秘书长张群提供给德国大使馆的官邸交给拉贝,作为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总部办公场所。

  日军攻入南京城前夕,以罗森为首的德国大使馆留守小组受邀登上南京附近长江上的英国轮船。12月13日,南京沦陷,丧心病狂的日军展开长达六周的血腥大屠杀。在大屠杀初期,德国外交官罗森等人在英国轮船上亲眼目睹了日军滥杀中国人。12月24日,罗森在发给德国外交部的报告中称,经过下关时,他们看到“很多堆尸体,尸体穿的都是平民服装”。在另一份报告中,罗森披露了日军对八卦洲中国军人的大屠杀。他在英国军舰“蜜蜂”号上避难期间,日本海军少将近藤来找英国海军将军霍尔特,声称要“清除”掉南京下游小岛八卦洲上的3万中国军人,所谓“清除”其实就是杀害毫无防卫能力的人,日军除了用机枪杀害中国人外,还有许多其他特殊杀人方式,比如用汽油把人烧死。罗森提出的返回南京请求遭到日本方面拒绝,不得已,他只能先去上海。1938年1月,罗森等人终于返回南京。

  同杀人犯们的斗争

  罗森返回南京后大屠杀仍在进行,他立即揭露日军暴行,回击日军所谓的“秋毫无犯”宣传。他在1月15日发回德国国内的报告中说:“日军放的大火在日军占领一个多月后还在燃烧,凌辱和强奸妇女与幼女的行为仍在继续。日军在南京的所作所为为自己竖立了耻辱的纪念碑……这些妇女身心受到严重损伤,她们先遭到轮奸,然后不是被刺刀杀害就是被其他物件打伤。

  罗森告诉德国外交部,日军每晚都冲进设在金陵大学内的难民营,日军不是把妇女拖走强奸就是当着家属的面当场施暴。他还发现,日军常在池塘里处死中国人或抛尸水塘,造成南京众多水塘被尸体污染,而南京穷人依靠这些水塘的水生活。有一次,罗森又和拉贝一道乘坐拉贝的汽车离开大使馆,日军本乡少佐严厉警告拉贝并让他转告罗森,不要再在没有日军宪兵跟随的情况下外出。日军不想让罗森等人知道南京大屠杀的规模,免得在国际上对日本造成不利影响。

  杀人、强奸、抢劫、放火……日军无恶不作,尤其是日军的变态行为折磨着罗森。出于人类的良知,罗森向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馆发出强烈抗议,随后他又多次在日本外交官面前提起日军暴行,要求日本官方约束自己的士兵,不料招致日本方面怨恨。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馆官员福田笃泰反而质问沙尔芬贝格(德国驻华大使馆南京办事处行政主管):“美国人和英国人对日本有敌对情绪这点我知道,但为何连德国人也这样呢?”愤怒的罗森告诉拉贝和沙尔芬贝格:“同(德国驻上海总领事)菲舍尔在上海对待松井(指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的态度一样,我也不打算和这些杀人犯坐在一起。”

  考虑到日德同盟关系,日本方面极力拉拢罗森,日本军方和总领事馆多次安排宴会款待他,企图获得他的好感,进而在南京实现“日德亲善合作”,但他一直坚持要求日军停止暴行。日本人将软硬不吃的罗森贴上“反日派”标签,罗森也毫不示弱,他在2月10日的报告中希望德国元首希特勒能观看美国传教士约翰·马吉冒着生命危险拍摄下的日军屠杀中国人的纪录片。

  遭纳粹“清洗”

  尽管罗森等德国外交官在南京极力抗议日军暴行,但德国国内政局却在偏着倒向日本的方向发展。1938年1月27日,对华友好的德国国防部长维尔纳·冯·勃洛姆堡元帅下台,另一位“亲华人士”康斯坦丁·冯·牛赖特也于2月4日辞去外交部长职务。狂热的纳粹分子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出任德国外交部长,他反对外交部之前的“亲华”政策,2月21日,他训示德国驻华外交官,德国将承认伪满洲国。不久,同情中国抗战的陶德曼大使被召回德国。拉贝回国后写信给希特勒,希望希特勒能劝说日本人停止任何不人道的暴力行径,没想到他却遭到盖世太保逮捕和审讯,盖世太保不允许他再披露日军在南京的大屠杀。在这种政治形势下,罗森仍然向德国外交部揭露日军的虚假宣传,他在3月4日的《罗森报告》中写道:“日本人带来了漂亮的彩色宣传画,一个和蔼可亲的日本人手中端着饭盒,他的肩上坐着一个中国孩子……遗憾的是,这类彩色宣传画与现实不符。”

  最终,1938年6月,纳粹对外交系统的“清洗”轮到了罗森,为了避免损害德国同日本军部的关系,他被召回德国接受审查。罗森明白自己犹太血统加上在南京同日军作对回国后肯定会有麻烦,于是他先滞留英国首都伦敦,后来又去了美国,在多所大学任教。沙尔芬贝格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他对日军暴行的揭露使他成为日军的眼中钉。他死于食物中毒,据推测,他是被日本人毒死的。

  二战结束后,罗森返回西德。1961年去世,享年66岁。在2009年上映的中法德三国合拍影片《拉贝日记》中,详细描述了罗森在营救平民方面做出的贡献。